董明珠、papi醬、馬薇薇:女人成功的秘密其實很簡單

作者|電影夫人

1月16日,格力電器宣布:董明珠成功連任董事長。

當日格力電器股價報收39.31元,漲幅1.37%。

有人說,董明珠就是格力的靈魂,是格力的形象代言人。

更有網友坦言,如果董明珠不再擔任格力電器董事長,就再也不買格力空調了。

無疑,董明珠已經成了格力的定海神針。

但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成功的背後,她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她坦言為格力付出所有的個人樂趣和時間。

她沒有朋友,兒子從幼兒園到研究生畢業,也從未去學校看過一次。

她也曾因為不肯違反公司規定,幫哥哥批發空調以賺取回扣,而收到了哥哥的絕交信。

2016年12月,董明珠在接受《面對面》採訪時,自曝人生最大的轉折點是丈夫去世。

如果丈夫還在世,不會同意自己去珠海打拼,自己也不會走上現在的路。

如果她和大部分女性一樣,有丈夫和家庭需要照顧,即使性格再強勢、工作能力再突出,她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中國職場的現狀是:工作崗位的金字塔尖端永遠是男性的領地。

女性想要上位,困難遠比我們想像的大。

就像安妮·海瑟薇主演的電影《實習生》中所演繹的,家庭、工作的雙重壓力與挑戰,往往讓女性舉步維艱。

本片特別優秀的部分在於,它從男性的角度,解答了困擾女性的問題:家庭和事業真的可以平衡嗎?

70歲的退休老人本·惠科特(羅伯特·德尼羅飾演),具有40年的行銷經驗,曾經是一家電話簿生產公司的VP。

這個精力充沛的老頭,正發愁退休生活太無聊,就發現了一家叫做「合身網」的招聘啟事——招收高齡實習生。

憑著豐富的經驗和認真的準備,他得償所願進入了這家公司。

「合身網」是在網上賣女生衣服的公司。

在本的眼中,這個公司很新潮,忙忙碌碌充滿朝氣。

他恰巧被安排為公司創始人朱爾斯(安妮·海瑟薇飾演)工作。

朱爾斯剛剛創辦「合身網」18個月,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員工人數也從當初的25名迅速發展到現在的220名。

當本在一整層的開放辦公室里尋找老板的身影時,發現朱爾斯是個年輕時尚、妝容精致的女孩。

此刻的她正一邊騎單車一邊打電話——因為這樣可以節約鍛煉身體的時間。

她凡事親力親為,充滿幹勁,甚至犧牲睡覺和吃飯的時間來工作。

看來,不管在哪,創業都是表面上光鮮亮麗,內里遍布荊棘的苦差事,尤其是對女性創業者而言。

首部記錄當下中國創業者的紀錄片《燃點》,跟拍了14位創業者,其中只有2位女性:「網紅」Papi醬和首屆「奇葩大王」馬薇薇。

明顯的人數差異顯示了女性在創業這塊領地上沒什麼存在感,更不要說跟拍她們兩位是因為攝制組認為「需要有女性視角」而已。

Papi醬在巔峰時期,個人IP估值近3億,但互聯網是一個更新速度殘酷到不近人情的地方,現在她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火了。

馬薇薇憑借《奇葩說》爆紅以後,也走上了創業之路。

從一線網紅藝人到公司的創始人,身份的巨大轉變使她面臨著艱巨挑戰。

她說自己的團隊幹勁十足,但是對於未來的方向很迷茫。

而朱爾斯也一樣不可能一路高歌猛進,她遭遇到了事業上的第一個考驗:投資人對她的能力產生了懷疑,要安排一個職業經理人給「合身網」。

這等於給朱爾斯空降了一個CEO。

而諷刺的是,投資人不信任朱爾斯的原因,不是因為她做的不好,是因為她做的太好了。

9個月就達成了5年的工作目標!導致編程、運輸、庫存各個方面都跟不上公司的發展速度。

朱爾斯親手創建了「合身網」,公司就像她的孩子。

此刻,要她把自己好不容易奶大的孩子,拱手交給別人養,失落和不甘讓她想不通。

她坐在辦公室里哭,下班的時候,那個戴著墨鏡遮住哭紅的眼睛,故作堅強的背影,讓人心疼。

但朱爾斯還是被迫接受了這個安排,她要親自去面試投資人安排的CEO候選人。

恰好本發現了朱爾斯的司機偷偷喝酒,於是本替代了朱爾斯的司機,讓他更加近距離地觀察這個女創業者的生活。

朱爾斯坐在車上,依舊忙忙碌碌:她要同時打電話、處理郵件,還要在電話里照顧老媽的情緒。

工作和家庭,讓她沒有一刻松懈的時候。

第一個面試者,用朱爾斯的話來說,是傲慢的大男子主義者,肯定會以完全死板的方式經營公司。

這個面試者,被她直接拒絕了。

其實,朱爾斯拒絕的,並不是對方的大男子主義。

她在內心深處,還在抗拒把公司交給別人。

本送朱爾斯回家,發現原來朱爾斯早已結婚,丈夫照顧孩子和家庭,是一名「顧家爸爸」。

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對本說:我喜歡自家的房子,它看上去讓人很開心。

這表明了在朱爾斯的心里 家庭的重要性。

而她一回到家,就陪女兒玩,給她洗澡,甚至在女兒的床上累得睡著了。

晚上,丈夫對她發出了抱怨,怪她在家里的時間太少了,說自己也很需要私人時間。

丈夫也認為,找一個CEO幫朱爾斯工作是一件好事,可以解決他們的「家庭問題」。

第二天早上,朱爾斯送女兒去幼兒園的時候,被幾個全職媽媽集體diss。

她們對職場媽媽的偏見是:你除了工作,什麼都不會幹吧?!

朱爾斯在工作上的專注和投入,不僅承受來自家庭的壓力,還要面對社會觀念的不理解。

似乎努力工作,反而成了她最大的錯誤。

她上班路上又去了倉庫,親手指導包裝人員,該怎樣將包裝盒里的棉紙疊好。

她說,要讓客戶收到貨物的時候,感覺像是拆開一個禮物。

這不是朱爾斯第一次親身去解決這些看似細小的問題。

電影一開頭,就是她在客服部,用無比的耐心和超強的責任心親自處理了發錯衣服的問題,確保重 新髮貨,收到了客戶的好評。

在本的眼中,朱爾斯所做的這一切,是多麼可貴,她對待自己的工作,不是僅出於責任感,而是出於熱愛。

朱爾斯面試了第二個CEO,她依舊不滿意,因為對方輕蔑地說合身網是「小妞網站」。

而本在陪伴朱爾斯的女兒參加同學生日派對的途中,發現朱爾斯丈夫出軌了。

他糾結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朱爾斯的時候,恰巧要陪同朱爾斯去舊金山面試第三個候選人。

面試前夜,朱爾斯卸下了女強人的鋼盔鐵甲,對本傾訴,她知道丈夫出軌了,這讓她又自責又苦惱。

本才知道他發現的秘密,原來朱爾斯早就知道了。

在這種情況下,朱爾斯還能保持平靜,一直在堅持投入工作,是多麼不容易。

朱爾斯此時,只是一個脆弱的女人,她甚至給丈夫出軌找理由:是因為自己太忙碌太成功了,挑戰了丈夫的男子漢地位,他才出去找馬子的。

她天真地以為是自己導致了這一切,如果她把在工作上的精力拿出來回歸家庭,就可以挽救這種局面。

她哭的像個孩子,說如果離婚的話,自己會忙於事業可能沒有男人願意娶她。

那麼她將來死了,只能自己孤零零一個人躺在墓地里。

對死後孤獨的懼怕,是因為現實中朱爾斯已經深深感到了孤獨。

工作的難題,家庭的困境,讓她左右為難。

她想盡一切辦法,想要平衡事業和家庭之間的矛盾。

姚晨在去年的星空演講上說:只有女人被問到你要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而男人,永遠都不用面對這個問題。

他們要成就事業,就可以百分百全力以赴。

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根本就沒有辦法平衡,只有顧此失彼。

有網友說朱爾斯是因為創業,才遇到這樣的問題,不代表普通職業女性的狀態。

完全不對!普通職場女性,同樣難逃此類命運。

已婚女性,幾乎都要承擔大部分的家務和育兒的責任,所以才有喪偶式育兒和守寡式婚姻的說法。

即使是沒有結婚的年輕女孩,像電影中朱爾斯的助理,畢業於名牌大學,專業和工作相稱。

但她為了得到認可,每天要工作16個小時。

所以,隨著女性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年輕女孩開始選擇不婚。

因為她們和男性一樣,對做到自我價值有追求。

有人說:以前女人討論要不要生孩子,後來討論要不要結婚。

現在厲害了,女孩子連戀愛都不想談了,覺得那是浪費時間。

其實這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問題,人性沒有性別差異,男女都想要在事業上全力以赴。

為了平衡家庭與事業的矛盾的朱爾斯,違心說服自己,接受了第三位面試者。

然而她並不高興,也沒有如釋重負,她只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保證家庭的完整。

但是在本的眼中,這種處理方法只是朱爾斯的一廂情願。

一旦有別人開始插手公司事務,朱爾斯將失去公司決策的決定權。她的公司,會慢慢被蠶食。

本對朱爾斯說:合身網成功的原因,就是你對公司有那種奉獻精神,那是你的夢想。

而你要放棄夢想,指望丈夫停止婚外情,我看不出那怎麼相抵。

朱爾斯從本的話里,得到了啟示,決定不再需要CEO。

她的丈夫,也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妻子的付出,對出軌追悔莫及,請求朱爾斯的原諒。

當然,電影中的大圓滿結局,不一定總能出現在現實中。

也許人生永遠無法圓滿,但當你做出選擇的時候,你要保證,未來不會為自己放棄的東西後悔。

本告訴朱爾斯,不要妄圖靠犧牲自己去成全什麼。

無論是犧牲事業回歸家庭,還是全心追求事業成功,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要什麼。

對,選擇至上原則是:選你想要的,並為之不懈奮鬥。

做自己的主角,生命才會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