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敗走台灣,最恨的三個人,只有一個是中國人

中國有「蓋棺論定」之說。人死之後,其歷史地位基本就確定了。但重要的歷史人物往往「蓋棺」而不能「定論」,蔣介石即為一例,在他過世之時,海峽兩岸對他的評價有著天壤之別。

他過世30多年了,無論在政界還是學界圍繞他的爭論從未停止過:在台灣,對他的評價經歷了從「神化」到「醜化」的過程,甚至掀起過一些政潮;在大陸,對他的評價則經歷著從「漫畫」到「寫實」的過程。現實政治的演變與檔案材料(尤其是「蔣中正總統檔案」與「蔣介石日記」)的不斷開放,使得有關蔣介石的研究成為持續的「熱點」。

在蔣介石的日記里面,第一個他表示憎恨的人就是馬歇爾。蔣介石認為馬歇爾這個人雖然是美國的將軍,但是這個外國人根本不了解中國的戰爭和他們作戰的一貫風格,空有 將軍之名。蔣介石認為馬歇爾每次都 阻擾 自己的作戰策略,才會導致杭州的失守。

第二個蔣介石憎恨的人就是史達林。史達林這個人有點自大,覺得不管任何事情都要有他的指揮才能成事。蔣介石認為,整個戰爭的失敗並不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或者是計劃不完善,而是因為史達林每次都想要 插手或是指揮戰事,才造成了他們的失敗。

至於第三個蔣介石憎恨的人就是李宗仁。蔣認為,如果他不是被逼下野,中共就不會獲勝,所以他在1949年5月的《上月反省》中大罵:「桂李投機取巧爭權奪利寡廉鮮恥忘恩負義。」 當然蔣介石也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的過失所在:1949年2月1日,蔣介石在故鄉溪口寫道:「為政二十年對於社會改造與民眾福利著手太少,而黨政軍事教育人員,更未注意三民主義之實行,今後對於一切教育,皆應以民生為基礎。

亡羊補牢未始已晚也。到該年年底,蔣介石在台北草山的革命實踐研究院曾總結出國民黨軍隊失敗的原因:「我們此次失敗,並不是被共匪打倒的,實際上是我們自己打倒了自己。」因為「我們的軍隊」是「無主義、無紀律、無組織、無訓練、無靈魂、無根底的軍隊」,「我們的軍人」是「無信仰、無廉恥、無責任、無知識、無生命、無氣節的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