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被貶到過什麼地方,最遠的在哪?


蘇東坡一生被朝廷貶官三次,第一次是1080年,貶為黃州團練副使,貶居黃州,即今天的湖北黃岡,在黃州呆了5年後,又遷常州,又至登州,即今天的今山東蓬萊;第二次1094年,先貶定州,即今天湖北定州,再貶惠州,遠至嶺南了;第三次是1097年,貶為瓊州別駕,儋州安置,貶到海南,那已是茫茫海外的化外之地了,這是蘇東坡被貶最遠的地方。

蘇東坡第一次被貶是因為熙寧變法。宋神宗上台後,起用王安石為宰相,推行了熙寧變法。變法的目的,是為了改變宋朝當時財政困難、民窮兵弱的局面,擺脫落後挨打的境況。王安石天縱英才,立志高遠,熟悉民情,洞悉經濟,在他的主持下,推行了一系列關於政治、經濟、軍事、教育等方面的改革,並取得初步成效。

然而,由於急於求成,對推行改革的官吏過於苛責,許多官吏在推行改革的過程中便欺上瞞下,蒙混過關,甚至魚肉百姓,從中得利,因此出現了一些擾民傷民之事。特別是推行青苗法的過程中,官吏任意攤派,使老百姓受到與改革初衷相違背的傷害。因為蘇東坡當時在基層做官,看到過一些傷民案例,便對變法提出過自己的意見和建議。

但宋神宗求勝心切,聽不得半點意見,而禦史們又喜歡「觀風彈事」,看皇帝的臉色,一看皇帝對蘇東坡有看法了,立馬聞風而動,仔細研究蘇東坡的詩文,而後按圖索驥,羅織了一些罪名,特別是從蘇東坡的奏表《湖州謝上表》,還有詩歌《王復秀才所居雙檜二首》中,找到了蘇東坡一些發牢騷的句子,以譏謗皇帝、攻擊新法的罪名,彈劾蘇東坡,蘇東坡因此入獄,坐了一百多天的牢,史稱「烏台詩案」。蘇東坡出獄後,就被貶到了黃州。

其實,蘇東坡只是文人氣性,詩人品格,講話做事,喜歡付諸文墨,但說他堅決反對變法,這不符合事實。而且,他與王安石的私交一直不錯,也佩服王安石的才華和能力,1086年,王安石去世,朝廷贈王安石太傅,蘇東坡負責起草誥命《王安石贈太傅制》,他在制中說:「將有非常之大事,必生希世之異人。使其名高一時,學貫千載:智足以達其道,辯足以行其言;瑰瑋之文,足以藻飾萬物;卓絕之行,足以風動四方。用能於期歲之間,靡然變天下之俗。」對王安石的評價是非常之高的。

蘇東坡不以站隊來表達政治立場,而是通過自己的眼睛和調查了解,來以事實說話,所以,他因發表對改革看法而遭到貶官,他並沒有與王安石成為宿敵。當王安石去世,司馬光上台,盡廢新法,蘇東坡又說變法的益處和變法的好話,結果讓保守的司馬光也非常不快。

1094年,宋哲宗啟用章惇為宰相,章惇在復行新法的同時,對反對派大肆進行報復,因為蘇東坡當年對變法提出過意見,章惇因此將蘇東坡貶至嶺南惠州,為寧遠軍節度副使。蘇東坡最大的優點在於,無論怎樣的苦日子,他都能過出不錯的滋味來,以前在黃州也好,現在到惠州也好,無論環境多麼惡劣,他都優遊自樂,比如開荒種地,手抄《金剛經》,鑽研烹飪等等。在惠州,他曾作詩曰:「為報詩人春睡足,道人輕打五更鐘。」 多麼的悠閒自在!

但這卻觸動了章惇敏感的神經,他見蘇東坡過得不錯,立刻又將已經61歲的他貶到了海南,幾乎把人給做絕了。後來,章惇的結局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