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打6歲男娃成「植物人」 惡繼母被判16年

虐打6歲男娃成「植物人」 570多天後,惡繼母被判16年

鵬鵬繼母孫某

至今仍是植物人狀態的鵬鵬。右圖為出事前的鵬鵬。 受訪者提供

不會抬頭、不能翻身,不能說話,只有早上醒來時,如果有人逗他說話,他偶爾會笑一下,然後就再沒反應。這就是陜西渭南7歲鵬鵬(化名)目前的狀態。2017年3月底,意識不清的鵬鵬被送到醫院救治,將鵬鵬虐打成重傷的是其繼母孫某。

事發570多天後,昨日下午,紫牛新聞獲悉,孫某因虐待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因故意傷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合併執行有期徒刑16年。 紫牛新聞記者 楊志敏 陳勇

昨日庭審

繼母還在狡辯:

鵬鵬自己摔傷頭部

10月30日,陜西渭南市臨渭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此案。

鵬鵬的代理律師鄧學平向紫牛新聞介紹,上午9時,庭審正式開始,被告人孫某身著黑色運動服,神情沮喪。鵬鵬的生母參加了庭審,另有一名長期照料鵬鵬的護工作為證人出庭。而其生父在取保候審階段失蹤,至今杳無音訊。

庭審中,公訴人提供的證據表明,鵬鵬繼母之前有多次毆打鵬鵬的行為。自2017年3月初,孫某以被害人鵬鵬不聽管教,獨自離家為由,對被害人罰站、罰跪,後又以被害人偷其金戒指等為由,用手腳、棍棒等多次對被害人實施毆打,致鵬鵬全身多處受傷。3月29日上午,以被害人弄髒床鋪為由,對被害人頭部多次實施毆打。

孫某庭審陳述:造成今天這樣的結果,其實我內心的痛苦並不比別人少。其同時堅稱鵬鵬的頭部傷情是他自己摔傷的。

公訴人批駁孫某的說法:根據司法鑒定,被害人頭部多發軟組織損傷及皮下出血,受傷的位置集中在頭頂部等較高的位置。根據帽簷法則,一般人摔倒以後,頭部受傷的部位一般是在帽簷以下。這是根據人體的生理結構得出的一個科學依據。而本案中被害人的頭部傷情多集中在頭頂部位,摔跌是不可能形成的。

臨渭區法院審理後認為,孫某的行為已經構成故意傷害罪,其採用捆綁等方式,對被害人長期實施虐待已構成虐待罪,公訴方指控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指控罪名成立。臨渭區法院據此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孫某有期徒刑15年,以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6年。

當事方反應

「判得太輕」,

生母表示要抗訴

鵬鵬的生母柴小媛女士對16年有期徒刑的判決並不滿意,她認為孩子遭受了如此惡劣的虐待行為,孫某被判死刑都不為過,表示一定會提起抗訴。鵬鵬的代理律師鄧學平對於此次判決與柴女士持相同意見。他認為,鵬鵬現在還處於植物人狀態,根據之前相關的判例,同樣的情況是被判無期徒刑的。他表示,造成這種結果主要是法院管轄權問題,因為在基層法院不能判決無期徒刑以上的刑罰。

在庭前,鄧律師兩次申請將此案移送渭南中院一審,但都被駁回。在這次庭審中,他也提出管轄權異議,但也被駁回。鄧學平說,下一步準備向檢察院申請抗訴,或等此案判決生效後,向上級法院申請審判監督程序,爭取糾正此次量刑。

鵬鵬的爺爺趙先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孫某被判死刑都不能解氣。

事件

回顧

6齡童被繼母虐待,

腦部重傷至今昏迷

這起駭人聽聞的虐童案發生在去年3月底。當時年僅6歲的鵬鵬(化名)遭繼母孫某虐待,造成75%顱骨損傷,被送進重症監護室,一度心臟驟停,經過輾轉多家醫院救治後,一直昏迷至今。經鑒定,鵬鵬構成重傷一級。

顱腦重傷,開顱手術時淤血爆出

鵬鵬出生於2011年4月4日。出事前是個活潑可愛的男孩。親生父母離婚後,他與父親一起在渭南生活。

去年3月29日上午10點,生母柴小媛接到前夫電話:鵬鵬住院了!心急如焚的柴小媛當天中午12點,從西安趕到渭南市第一醫院,隔著重症監護室的玻璃,遠遠地望著正在搶救中的鵬鵬,柴小媛失聲痛哭。

做CT時,柴小媛才近距離看到了兒子,孩子腦袋、膝蓋、腳踝、手指、手腕……到處傷痕累累。

經過搶救,鵬鵬仍命懸一線。最後,鵬鵬被送往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3月30日凌晨,因為鵬鵬顱內淤血積壓,專家會診後決定實施雙側開顱去骨瓣解壓手術。凌晨5時,手術結束。醫生告訴柴小媛,手術時孩子腦內的淤血「嘩」地爆出,傷情十分驚人。

由於傷情嚴重,鵬鵬被送到上海治療,最終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一直昏迷至今。

醫院報警,繼母孫某被刑拘

2008年,柴小媛和前夫結婚,2015年的12月離婚。4歲的鵬鵬一開始跟隨柴小媛生活,2016年3月份鵬鵬的父親將鵬鵬帶走,不讓其見孩子,柴小媛起訴至法院,但最終未獲得監護權。

鵬鵬的父親後與孫某再婚。做鐵路道岔維修工的鵬鵬父親長時間在外工作,鵬鵬和孫某生活在一起。

柴小媛最後一次見鵬鵬是2017年1月19日,那時,前夫再婚已3個月。當時,柴小媛也問過鵬鵬後媽對他怎麼樣,鵬鵬說,後媽有時會打他,家裡哥哥也打。「前夫知道我問了這些,就跟我說,以後別想再看娃了。兩個月後的3月29日,就傳來了鵬鵬出事的噩耗。」

事發當天,孫某抱著昏迷不醒的鵬鵬來到渭南市第一醫院,鵬鵬心臟已停止跳動,搶救後重新開始跳動。

醫生在給孩子做身體檢查時,發現孩子身上到處是傷,多處化膿感染、全身腫脹發紫、嚴重貧血營養不良、膝蓋潰爛血肉模糊、整個頭顱大量淤血、顱骨多處軟組織損傷。

醫院報警。

2017年3月末,鵬鵬的繼母孫某被警方刑事拘留,同年5月初被逮捕。

◎鵬鵬現狀

還是植物人狀態, 恢復自理希望渺茫

去年11月鵬鵬從上海完成顱腦手術回到西安,護工張女士一直擔負鵬鵬的護理工作至今。她告訴紫牛新聞,鵬鵬和她孫女的年齡差不多,但是不會抬頭、不能翻身,不能說話,整天躺在病床上,讓人看著心疼。

張女士介紹,鵬鵬剛從上海回來時,在西安市兒童醫院治療,那時肢體十分僵硬。由於病痛難受,孩子整天哭啊鬧的。經過兒童醫院一個星期的專業藥物治療,肌張力緩解,晚上也能迷迷糊糊睡著了。後來在神經外科做了脊柱上的一個切除手術,肌張力進一步下降。

今年的3月7日,鵬鵬轉到西安市中醫腦病醫院康復科進行康復治療。孩子體質有所改善,以前經常感冒,現在少了;意識上的改善多少有一點,但是不明顯。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早上醒來時你要是逗他說話,他偶爾會和你笑一下,然後一整天再逗他也沒有任何其他反應,大部分時間昏昏沉沉睡覺。另外,鵬鵬癲癇抽搐比較嚴重,每天會發十幾次,有時會連續抽七八分鐘。「鵬鵬吃飯以流食為主,有時也能吃幾個餃子。」張女士說。

鵬鵬的康復醫生稱,現在鵬鵬處於植物人的昏迷狀態,將來恢復生活自理的希望非常渺茫,需要有人終身護理。

◎愛心救助

生父從未露面, 救助需要更多力量

據了解,除了鵬鵬的媽媽常來看望鵬鵬,他外婆和舅舅、舅媽也來過。鵬鵬從上海回來後,他爺爺奶奶來西安兒童醫院照看了4個月,今年3月26日,鵬鵬媽媽接手照看後,爺爺奶奶就走了。護工張女士說,她照料鵬鵬以來,從來沒有見過鵬鵬的父親。「鵬鵬的生母事發時已經再婚,最近又生了孩子,現在大約半個多月才能來一次。能陪著他的,除了我們兩名護工,剩下的就是愛心人士和志願者。」

愛心媽媽吳女士告訴紫牛新聞,自從鵬鵬出事後,很多愛心人士伸出援手。目前主要有兩方在為鵬鵬進行救助,一方是救助公益機構,主要負責籌集醫療資金;一方就是自己所在的愛心媽媽群,主要負責鵬鵬平時所需的物資。

吳女士介紹,目前她所在的物資群除了籌集鵬鵬日常所需的生活用品之外,還負擔其中一個護工的護理費用,加在一起每月花費約2萬元左右。

根據現在的情況,鵬鵬一年的費用就得70萬左右。愛心媽媽們心事重重,她們希望能有更多的愛心人士加入,一起守護鵬鵬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