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枉為天災、瘟疫負一切責任,歐洲為何總拿猶太人做替罪羊

猶太人的歷史概括起來只有兩個詞,一個是「苦難」;一個是「奇跡」。公元前2000多年,中東閃米特人中的一支牧羊部族越過幼發拉底河來到迦南地區,在首領亞伯拉罕的帶領下建立了自己的家園,當地人將他們稱為「希伯來人」,即「渡河而來的人」。

古猶太人駕馭土地的能力非常有限,迦南地區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他們被迫逃到尼羅河三角洲一帶。因為不堪忍受埃及法老的折磨,又重返迦南,這就是著名的「出埃及記」。

大衛王時期,猶太人擁有的土地不斷擴張,北至黎巴嫩,南到埃及,西起地中海,東到約旦河西岸的廣大地區都被他們納入了版圖。猶太人在這里創造了高度發達的文明,然而很快卻又遭到了亞述、新巴比倫、波斯、馬其頓以及羅馬帝國的入侵。

公元135年,羅馬皇帝下令嚴禁猶太人進入耶路撒冷,猶太民族從此失去了他們「流著奶和蜜」的迦南,民族的悲慘命運也就此拉開序幕。

在近兩千年的流散歷史中,猶太民族的苦難都離不開「宗教」二字。基督教雖然是猶太教的分支的,但他們信奉的《新約》和耶穌基督卻被猶太教所否認,基督徒也長期遭受猶太教的打壓與迫害。

公元4世紀後,隨著羅馬帝國將基督教奉為國教後,基督教逐步在歐洲取得了主導地位,而他們對猶太教的報復也逐步展開。基督教認為是耶穌的弟子猶大出於貪財,出賣了救世主耶穌。在基督教經年累月的鼓吹下,歐洲人民對猶太人有著一種強烈的宗教復仇情節。

中世紀時,羅馬教皇發動了八次旨在「解放聖墓」和「消滅異教徒」的十字軍東征。十字軍雖然以宗教的名義,把敵人鎖定在穆斯林身上,但在「攘外必先安內」的口號下,同為異教徒的猶太人也遭到了嚴重的迫害,財富被掠奪一空。

長期以來,猶太人都被視為「異教徒」、「惡魔的子孫」,他們不可以擁有土地,不可以從軍,更不能當官,猶太人大多以工商業為生。由於基督教禁止信徒放貸吃息,猶太人只好幹起這些「骯髒」的職業。猶太人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很快積累的大量財富,但卻又被進一步醜化為「吸血鬼」、「寄生蟲」等。

除了來自基督徒的報復外,猶太人有著一種天生的宗教自豪感。他們堅信自己是「上帝的選民」,與上帝保持一種特殊的關係。猶太教通過這種觀念強化了自身的凝聚力和生命力,這也是為什麼猶太人散布世界各地,卻很少有民族能將他們同化的原因。

​然而這也使得猶太人具有強烈地排外性。恐怕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都不希望他們的土地上住著一群永遠自我隔離,且永遠高高在上的的外來民族。

當歧視猶太人成為常態後,但凡出現天災人禍,猶太人都是「罪魁禍首,尤其是14世紀,猶太人竟然要為席卷歐洲的黑死病負一切責任。到了近代,政治家們又將猶太人視為轉移社會壓力的最好替罪羊。

1881年3月,沙皇亞歷山大二世被刺身亡,俄國政客指責猶太人參與了陰謀,從而在東歐掀起了一股反猶高潮。到了納粹時代,希特勒又巧妙地把迫害猶太人與擴軍備戰結合在了一起,因而對猶太人實施了種族滅絕式的大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