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讚為「陳柏霖版黃渤」,他早晚是國民男神

(本文由Sir電影原創:dushetv)

那個不得不說的人來了。

在後台,他已被吹爆。

誰?

不賣關子——

章宇

從無人知曉,到眾人皆知,他只用了半年時間。

一人,出演了可能是2018年度前三的華語片——

《我不是藥神》《大象席地而坐》《無名之輩》。

但對於章宇成為新晉少女男神這件事,Sir還是有幾分詫異。

因為他不屬於任何一種偶像的常見款式,小鮮肉、健美型男、陽光大男孩、儒雅大叔……

章宇難以歸類。

只有一個共同點,他的三個角色,都挺磕磣

換句話說,他本不像是有偶像緣的人。

《我不是藥神》裡的黃毛。

或者,乾脆可以叫他——

黃狗

狗,是導演塑造這個角色時,特意加入的意象。

一次,程勇在黃毛的宿舍裡發現,黃毛收養了一條流浪狗。

兩條「狗」,相依為命。

但這裡的狗不是罵人。

而是告訴你,黃毛就像狗一樣,沉默寡言,單純執拗,而且——

認人。

對生人,他警惕而兇狠。

但一旦相熟,他可以托付性命。

但黃毛又不像一般寵物狗那麼乖巧溫順,而是如電影路演時,印在章宇T恤上的——

野狗。

他從來沒覺得自己完全屬於誰——

你要是給我遮風擋雨、有口飯吃,我自然懂得報答;

但你若嫌我礙著門臉了,那得,我打哪來就回哪去唄。

就說那場喝酒散夥戲,程勇把話說死了,黃毛一句不回,倒酒,喝幹,啪一下捏碎酒杯,走人。

《我不是藥神》講了一堆人的憋屈:病人的憋屈,病人家屬的憋屈,小老板的憋屈……

可要說憋屈,誰又比得上被家人趕出門,無依無靠的黃毛?

恰恰就是這個最憋屈的屌絲,活得最有性格,死得也最有性格。

黃毛最勾人的魅力,也來自於這種反差感——

在他猥瑣的外形和垂死的病軀內,是洶湧的生命力。

《大象席地而坐》。

這回他飾演的於城扮相精致多了。

衣品時尚,頭髮打蠟,鬍鬚有型。

但這也只是第一眼。

但再多看一眼,你恐怕沒有多少好感。

他睡了朋友的女人,朋友一氣之下跳了樓。

而他還若無其事地把責任推給女人,自己則繼續沒心沒肺下去。

活活一個……衣冠禽獸啊。

在《大象》,章宇的演法是:

眼睛總是睜不開,行動老是黏巴巴。

被人拉扯、毆打,都是跟著力道拖一把,然後在外力的慣性下,身體晃動兩下。

大寫的「沒意思,隨你便」。

為什麼他會渣?

其實他是一個渣而自知、自責的渣男。

他只是在要拿起意義和責任時軟了手腕,只抓住了一把虛無。

但他軟成了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嗎?

在《大象席地而坐》中,於城有兩個動作,一點都不軟。

一次是狂奔向墜樓的朋友,另一次是沖向著火的廚師。

兩次都是為救人。

在一萬個不在乎的背後,他還是藏不住那一份在乎。

到了《無名之輩》,章宇扮演的同樣也是個矛盾體。

想要當悍匪,卻當了蠢賊。

豁出命想要討一份尊嚴,尊嚴卻被打翻在地。

沒有文化,外號偏偏叫眼鏡。

眼鏡給癱瘓的女人擺姿勢、拍寫真。

他承諾殺死她,完成了一系列動作,最後卻只是送了她一幅畫。

人糙,心細。

章宇演的,只不過是屌絲、渣男、劫匪,最後還是成為了觀眾眼中的男神。

不信嗎?

你看他不知道多少次被當成了——

陳柏霖、黃渤、孔劉、金城武……

同時能夠像這幾個人,也真是很神奇的事

那麼章宇到底特別在那?

Sir看過一張照片,太能代表他——

這是在《我不是藥神》出品方壞猴子影業拍下的。

照片裡的孫悟空和章宇,是不是宛如分身?

翻看他的其他照片,你也時常能捕捉到這種猴態。

對。

這就是一個有著七十二變的演員。

章宇的微博簽名:

一個偽大的、呈實的、奸牆的、睪傷的人。

真誠與戲謔。

正經與粗野。

他好像總是一個能夠切換自如的「雙時態男人」。

他可以臟,可真性情,可以放飛自我。

可以舔著一塊牛糞,還用詩的語言寫道,「和大草原完成了口交」。

但你為什麼還是不嫌他臟?

看他演過的角色就懂了。

哪怕角色看著再寒磣,他的眼裡也總是透露著「真」。

所以Sir欣賞章宇。

不論剃了莫西幹頭還是黃毛,留鬍子還是不留鬍子,穿衣服還是不穿衣服。

他就是那個,一眼能認出來的章宇

Sir電影原創,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關注:Sir電影

微博搜索關注:毒舌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