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中東丨埃爾多安的2018:「復蘇」進行時?

對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而言,2018年似乎是萬物「復蘇」的年份。

2018年的元旦,埃爾多安正準備自己4天後的新年首次外訪——到法國巴黎為修復土歐關係探路。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視覺中國 資料圖

由於過去兩年發生的未遂政變、「總統制」公投,土耳其與歐盟的關係降至冰點,這場讓埃爾多安寄予厚望的外訪,最終只換來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土耳其存在巨大分歧」的冷淡回應。

除了冰冷的土歐關係,土耳其與盟友美國跌入谷底的關係、在敘利亞庫爾德問題上受到的掣肘,還有即將到來的「總統制」下首場大選,都為埃爾多安的新年投下陰霾。

然而,當2018年的日曆翻閱到最後一頁,埃爾多安的境遇已然發生了巨大變化——成功贏得大選、與美歐關係回暖、與俄伊(伊朗)達成伊德利卜停火協議。更重要的是,12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土耳其隨即向土敘邊境增兵。

「埃爾多安似乎已經取得了俄羅斯和美國雙方的信任,這並不容易。」 伊斯坦布爾商業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哈桑·巴里斯·亞爾欽(Hasan Basri YALÇIN)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毫無疑問,埃爾多安(今年)在外交政策方面取得了成就。」

翻盤節點:卡舒吉事件

在沙烏地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內被肢解的記者卡舒吉,就像是一記猛錘砸向土耳其已冰凍僵化了兩年的外交局面。

2016年7月15日的未遂軍事政變以及隨後發生的一系列抓捕行動,加之去年的「總統制」公投,使得土耳其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徘徊於冰點。

今年的前9個月,這樣的寒意始終籠罩著土耳其。

盡管埃爾多安在今年6月的大選中成功連任,成為土耳其「總統制」下的首任總統,但勝利的喜悅並未能維持多久。

長期以來,土耳其經濟過度的經常收支赤字和外幣債務,加之埃爾多安非正統的利率政策觀念及其對該國央行的干預,一直受到外界詬病。今年的選舉過後,埃爾多安任命自己女婿為財政部長,更加劇了國內外的反對聲音。

問題暴露的導火索出現在8月,由於土方扣押美籍牧師布倫森一事,美土兩國從口水仗升級為相互制裁,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條「向土耳其加征關稅」的推特,直接誘使土耳其里拉一夕暴跌約20%,該國金融市場的脆弱性即刻顯現。

與土耳其貨幣匯率一同下降的,還有國際社會因土耳其內政外交政策而動搖的投資信心,以及對該國債務違約、經濟通脹的擔憂。

除了國內經濟的不穩定,在外交方面,土耳其雖然與俄羅斯、伊朗打得火熱,卻與傳統西方盟友漸行漸遠——埃爾多安對法國的新年首訪沒有達到預期效果,7月底公布了10月對德國的訪問同樣未獲得多少期待,與北約盟友美國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土耳其內外交困的局面在卡舒吉事件發生後迎來徹底翻盤。

當地時間10月2日下午,長居美國的沙烏地記者卡舒吉為取得與土耳其未婚妻結婚所需相關文件而踏入沙烏地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隨後音訊全無。一周後,土耳其媒體開始不斷援引官方消息「爆料」,並爆出骨鋸分屍等挑戰現代文明和人類思維底線的案件細節,將沙烏地政府,尤其將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推向國際輿論旋渦的中心。

「這次,土耳其的情報部門表現出色。如果不是他們(的信息),土耳其或許會因為一名記者在這里失蹤,反過來被指責為一個非常不安全的國家。」亞爾欽表示。

英國《衛報》直言,卡舒吉事件是沙烏地這一地區競爭對手送給埃爾多安的「大禮」。

借助這份從天而降的「大禮」,土耳其一邊站在道德高地敲打沙烏地,要求其嚴懲「兇手」,另一邊借機拉近了與美歐國家的心理距離。

與此同時,土耳其並未對沙烏地窮追猛打,而是小心地保持著微妙的平衡,為這位地區對手,更為有意維護與沙烏地合作的美國特朗普政府,留下談判與妥協的空間,以期緩解土耳其的內外壓力。

卡舒吉事件發生後,美土兩國不僅迅速就被扣押的美籍牧師布倫森問題達成一致,年底,特朗普更為埃爾多安送上一份超級大禮——宣布在3個月內從敘利亞「全面」且「迅速」地撤軍。

自2015年以「反恐」為名向敘利亞前線派駐地面軍事人員後,美國一直通過直接支持盤踞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武裝力量「人民保護部隊」(YPG)來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並對敘利亞局勢施加影響。然而,後者卻被土耳其視為國內分裂組織庫爾德工人黨(PKK)的延伸,欲除之而後快。

美國徹底地從敘利亞撤出,無疑是將敘利亞庫爾德人直接暴露於土耳其及其支持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之下。就在美國撤軍的消息宣布的同一時間,土耳其就高調增兵邊境,並公開自己的野心——在土敘邊境全線建立安全區。

外交上的突破,連帶著今年中期里拉暴跌帶來的經濟陰霾也迎來改變。據土耳其「自由每日新聞」網站消息,土耳其統計局12月28日公布數據稱,土耳其當月的經濟信心指數環比走高,其中,民眾對該國零售業、服務業和實體部門的信心指數推動了向上的趨勢。

面向2019:再秀存在感

持續兩年內外交困的土耳其,在2018年的最後3個月迎來復蘇的萌芽。土耳其似乎正如埃爾多安所期待的那樣,在地區事務中縱橫捭闔。

在新的一年即將到來之際,敘利亞無疑成為埃爾多安再度施展拳腳、大秀存在感的「秀場」。

12月29日,土耳其外長、防長及情報機構負責人赴莫斯科商討敘利亞局勢的最新進展。同時,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也證實,俄土兩國正針對在敘利亞的行動密切協調。

在主管人層面,埃爾多安表示將很快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就美國從敘利亞撤軍一事面對面會商。俄羅斯副外長稱,圍繞敘利亞問題的俄土伊三國主管人峰會將於明年1月上旬在俄羅斯舉行。

另一方面,土耳其也不忘趁熱打鐵,強化與美國來之不易的回暖氛圍。據土耳其《沙巴日報》(Daily Sabah)報導,圍繞美國撤軍後的敘利亞事務,土耳其高級官員將很快組團赴華盛頓。此外,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計劃於明年1月訪土。

不僅如此,就在特朗普宣布撤軍後不久,埃爾多安本人更是迫不及待地高調向其發出訪土邀請。

「特朗普與埃爾多安之間,將就美國撤軍一事展開協商,兩國也將在軍事行動上相互協調。」在亞爾欽看來,嘗到伊德利卜停火協議等協商途徑「甜頭」的土耳其,將試圖為美國撤軍後的庫爾德問題尋找一條和平解決方案,「當然,土耳其也會告知俄羅斯其戰略決策。」

「今年,土耳其新選了總統,將為土耳其未來5年帶來較為穩定的國內政局。」 亞爾欽樂觀展望道,在外交上,土耳其未來還將採取多方結盟的策略。「土耳其將不再僅僅依靠與西方盟友的單邊主義外交,因為過去已經向我們說明了這並不可靠。如果只依靠一方,你將沒有回旋餘地。」

埃爾多安的大國平衡之術,正等待著時間的檢驗。而「復蘇」的暖意之下,歷史遺留下的沉疴會否引來一場「倒春寒」,仍值得埃爾多安時刻警醒——從1923年建國之後就走「脫亞入歐」路線的土耳其,回身投入地區事務會否「水土不服」?未遂政變後兩年多來與美國結下的寒冰要如何消融?歐盟對土耳其「入盟」的重重顧慮又該如何一一化解?就土耳其國內而言,長期「外債依賴型經濟」頑疾如何管控風險?未遂政變後帶來的社會撕裂與不安又該如何消弭?以上種種,無不考驗著已執政16年、負面健康狀況流言纏身的埃爾多安的「第二國父」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