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和順應城市發展新邏輯

原標題:認識和順應城市發展新邏輯
城市發展有一個自然歷史過程,有其自身規律。時隔37年後再次召開的「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已經過去3年,提出的「做好城市工作,首先要認識、尊重、順應城市發展規律」的思想,已深入地影響著大陸當前的城市實踐。從「認識、尊重、順應」的用詞邏輯來看,「認識」城市發展規律是「尊重、順應」城市發展規律的前提。而認識城市發展規律,最重要和最直接的途徑是以史為鏡,從古今中外城市發展的歷史中去歸納和總結城市發展規律。正如2019年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信祝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歷史研究院成立時所強調的,「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總結歷史經驗,揭示歷史規律,把握歷史趨勢」的歷史唯物主義思想方法,為我們認識城市發展規律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方法論基礎。因此,認識城市發展規律的問題,就可以轉化為如何從歷史中發現城市發展規律。
百年城市史折射城市發展邏輯的動態性
雖然從城市發展的歷史跨度來看,大陸的城市發展要遠比西方發達國家久遠,但自近代工業化開始的現代化城市發展而言,歐美髮達國家的城市發展史特別是近百年的城市發展史值得重點關注和研究。過去百年的城市發展史,無疑就是世界城市發展的「快進版」,在這段時期,歐美髮達國家的城市發展在不同的經濟形勢下展現出不同的特徵,在極短的時間里經歷了城市從出現、擴張、衰落、復興的城市生命周期,為我們認識和把握城市發展規律提供了足夠多的歷史經驗。
20世紀初期,隨著公路和鐵路的完善,社會等級的不斷分化,使得擁有較好經濟條件的人們,開始尋找遠離衰落擁擠的市中心到近郊或遠郊別墅區,公路網路的完善和汽車工業的發展,加快了城市發展向「田園資本主義」模式的轉變。城市發展形成了等級分化嚴重、社會隔離加劇、內城衰退加劇的新格局。從1940年開始,郊區的發展速度遠超城市內部,到60年代初,郊區居住人口已超過城市人口數,成為歐美國家城市發展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在郊區居住人口超越城市中心後,這一從20世紀初開始一直持續的無序的城市蔓延現象,在20世紀60年代達到頂峰,其結果是城市中心相對衰落,甚至淪落為貧民窟和犯罪高發地,各種城市病紛至沓來。到了20世紀70年代,進入後工業時代的歐美髮達國家城市訴求新的經濟增長點,以科技創新為城市發展驅動力的時代開始來臨。而過往城市無序蔓延擴張,就業區、生活區、娛樂區相隔離,通勤距離和時間不斷上升的舊有模式已不再適合新經濟時代。「新城市主義」應運而生,步行可達、5分鐘社區生活圈、「工作-生活-娛樂-學習」四位一體等新的城市發展理念開始興盛。內城破舊的老工業廠房開始被重新規劃利用,混合用途的建築開始投入建設使用,多種可負擔的住宅區開始開發,城市中心再次變得豐富、多元、包容。
認識創新時代正在浮現的城市發展新邏輯
到21世紀的當下,全球經濟形勢發展態勢嚴峻,城市對於經濟新的增長點的訴求,使得城市發展邏輯開始出現轉變,知識對於城市乃至國家發展的重要性被不斷強調,創新創意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城市,作為創新創意產業的載體、創新創業人才的容器,對促進創新驅動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如何構築一座能夠更好促進知識發展、產業興盛、企業家活躍的現代化城市,成為每個城市管理者都在深入思考的命題。
「城興人、人興業」的城市發展新邏輯開始浮現。創新的主體——創新創業人才及企業,作為新時代經濟的領跑者,已不再偏好「矽谷模式」——遠離生活和娛樂區域,只能依靠開小汽車抵達的工作區域。知識員工和企業更加偏好開放且富有活力的開放辦公空間,混合而可負擔的生活寓所,多元而包容的娛樂場所,以及鄰近又高質量的學習場地。工作、生活、娛樂、學習,從前分區明顯的功能區塊到如今邊界越來越模糊,以人為本的城市發展更重視融合發展,浮現出「城興人、人興業」的城市發展新邏輯:優化城市環境,吸引創新人才,激發創新活力,集聚創新產業,繁榮城市發展。而當前正廣泛興起的所謂「創新街區」現象,可被視作為城市發展新邏輯的典型實踐。
積極順應「城興人、人興業」的城市發展新邏輯
從大陸改革開放40年的城市實踐來看,內涵式的城市發展模式正在形成。以改革開放為契機,大陸各地城市在新區、新城和開發區、園區的推動下,城市空間迅速擴張,加之大規模的流動人口,城市人口規模也不斷膨脹。這個過程與20世紀50年歐美國家盛行的「田園資本主義」有幾分相似,城市中心衰落,棚戶區開始出現,郊區迅速發展,城市規模快速擴張。在這輪以開發區、新區建設為動力的城市發展中,存在不少的房產開發行為,並未很好地兼顧到所在城市的實際需求,盲目開發了大量的新區、新城。雖然地方政府進行了大規模的財政投入,推動大量郊區新城迅猛發展。但由於大陸特殊的城市地方財政安排,大陸城市政府財政相對偏向中心城區,因此,大陸城市的中心城區並未像歐美國家城市在上世紀中期那樣出現嚴重的城市空心化問題,反而在這輪發展中表現相對亮眼,中心城區人口密度雖有降低,而是在中心城區空間規模擴大的過程中,生活在中心城區人口的數量不降反升,也導致在郊區邊緣區出現了別墅區和城中村(或外來流動人口集聚地)混雜的現象。加之全球層面的產業轉移,特別是大陸在十八大後,「五大發展」理念進一步加快產業的升級換代,高污染、低效率的產業被淘汰被遷移,城市內部尤其是最充滿活力的區域,按理該讓位於生產率更優、創新度更高、產值更高的企業。但是,在知識經濟時代和創新驅動戰略推動下,如何成功推動城市發展邏輯做到與知識經濟和創新驅動戰略的有效融合,是當前我們城市地方政府亟待破解的關鍵命題。
從歐美髮達國家城市百年史浮現的城市發展新邏輯來看,城市越來越依靠知識和創新的力量,這勢必要求大陸的城市實踐主動調整主動適應,將吸引、留下和有效利用知識企業和員工上升到城市發展的戰略性高度,這樣才能走出一條富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城市發展道路。我們的城市地方政府,積極順應「城興人、人興業」的城市發展新邏輯,要強調以人為本,努力地去打造一個吸引高質量人才的城市,積極滿足創新創業人才和創新企業的不同需求,積極開發、完善、復興城市內部區域。特別地,我們城市的發展,應當是豐富、多元、包容的,尤其應當是歡迎和吸引年輕人的。這種對年輕人的吸引,可以是更多就業機會、可上升途徑和可負擔住房,也可以是豐富多彩的城市生活,因此,優化完善當前的城市更新政策,建設工作、生活、學習、娛樂融合發展的街區空間,將促進城市發展動力的改變,順應城市發展新邏輯,推動中國特色的現代化城市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