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曾想,一座小山城能藏著數量如此驚人的世界遺產?

今年秋年,花花跟隨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波蘭嚮導畢達博士,在波蘭度過了一段非常深刻的時光。說深刻,是因為此前第一次到波蘭正值隆冬,夜長晝短遊覽時間本就有限,兼之能找到的波蘭相關的中文旅行資訊也不多,所以無法看得真切。這次旅程趕上了這個國家一年最美之一的時間,而且走的路線基本與我的第一次旅程重合,更能為我答疑解惑看得真切。

畢達博士

雖說是路線基本重合,但上次旅程我剛好有一個心心念念的地方因為時間關係沒能去成,這次竟然湊巧夢想成真,那便是紮卡帕內ZAKOPANE了。想去紮卡帕內的原因有二:據說這裡可以滑雪,據說這裡有很多世界遺產。這次一看,發現我還是天真了——要去紮卡帕內的原因,還有很多!

紮卡帕內位於波蘭最南部,和斯洛伐克接壤。從波蘭文化重鎮克拉科夫出發,途中穿過起伏的山巒,一路都是秋收的田野景色。大概2小時車程來到紮卡帕內附近的小鎮。畢達告訴我們,有驚喜。

紮卡帕內有一項世界遺產,為什麼說一項而不是一個,那是因為這一項世界遺產是「紮卡帕內的木質教堂」,而在紮卡帕內山區,這樣的木質教堂為數不少:造型精致、年代久遠、保存良好。

車在盤山公路的某處拐進草地停了下來,我一看,對面已經經有不少遊人,還有一座看起來小巧卻工藝繁復的教堂。畢達說,這是要帶給你們看的第一座。這些木質教堂大都擁有超過500年甚至還有些超過800年的歷史。因為深入山區這裡氣候比較乾燥而得以傳世。成為世界遺產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些木質教堂承載和展示了這個地區人們最傳統的建築和藝術表現手法,非常珍貴。

陽光灑進教堂的內外,聖潔優雅。

這是花花自己很喜歡的一座木質教堂,需要穿過蜿蜒的小路,也會路過好幾座暫新的教堂。這裡有一大片墓地,不顯陰森卻覺可愛。墓碑上擺上各種小巧的花朵和玻璃提燈,有一種童話般的詩意。陽光灑下來,我恭敬而好奇地閱讀著我僅能辨認的一些文字,靜謐的四周讓我就像走進了歷史。

這一座教堂的內部更加古樸些,據說已經超過了800年歷史,是這片地區最有名的木質教堂之一。壁畫被小心保存著,室內不能使用閃光燈。清新的木香味讓人心安靜,這裡卻是是一個適合與自我對話的地方。

走進紮卡帕內的小鎮中,這座波蘭的「冬天之都」顯得越來越有活力和魅力。極少能看到磚石建築,房子都像約定了一般全由木材建造。尖頂、小窗戶、鮮花,這不就是童話裡才有的場景嗎?

畢達話不多說先把我們帶到了另外一處他的「私藏景點」,就在塔特拉山埋腳下,竟然也是一片墓地!這裡是不少故鄉在紮卡帕內的波蘭名人的長眠之地,有兒童文學作家(於是墓碑上擺放著很多由兒童敬獻的小燈),有在二戰中為了搶救平民犧牲的戰士。讀著他們的墓志銘,眼眶竟然發紅了起來。

仔細看看這些墓碑上形狀各異的耶穌和聖母雕像,也和別的地區看到的不一樣。畢達告訴我,這是紮卡帕內地區人民獨特的雕刻方法,放眼波蘭甚至全球,僅此一處。

晚餐在紮卡帕內鎮中心步行街的一家歷史悠久的餐廳進行。我一直好奇木房子裡面的裝潢,這家餐廳給了我很好的解答。和戶外所見步調統一的紅木質調,讓室內自然地籠罩著溫馨的色彩,兼之這家餐廳還屬於高雅端莊帶點奢華的,因此在此用餐能收獲滿滿的儀式感。

山區盛產各種梅子,在這裡能喝上最傳統的紮卡帕內自釀美酒,好杯中物的我當然不能錯過,梅子清冽香甜,餐前開胃餐中解膩。因為有純淨的高山融水和地下水,紮卡帕內也出產極好的本土啤酒,推薦品嘗。

波蘭本地名菜「羊肚湯」是必點的,畢達告訴我山區人民的配方和華沙大不一樣,他們波蘭人說這是「奶奶的手法」,你能吃到質樸的祖傳風格,當然,也確實是我在波蘭吃過最好的羊肚湯,風格更接近清湯而不是濃湯,更適合中國胃。牛肉Tartar絕對不可錯過,要知道波蘭是歐洲低調卻不可或缺的肉類出口大國,波蘭生牛肉才能吃出波蘭牛肉最純正的味道;至於不能吃生的朋友,牛排必點!

小酒小調,飽餐一頓,燭火昏黃,在這個散發著冬日氣息的美好小鎮,這樣的晚上值得記憶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