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挑戲眼光,我只服潘粵明丨毒藥頭條

自從前年《白夜追兇》結束後,我就日思夜想,《白夜追兇2》到底什麼時候出呢?

不為別的,就想看那可愛又迷人的潘老師演戲。

不久前,聽說《古董局中局》中有他出演,於是激動地去追劇。

結果,發現登場不到三分鐘,他就領盒飯了。

這盼了一年多,沒有盼來《白夜2》,卻盼來了另一部作品。

要說潘老師挑戲眼光也是絕,這看完第一集,我又上癮停不下來了 ——

《鬼吹燈之怒晴湘西》

Candle In The Tomb: The Wrath Of Time

盜墓題材可算是這幾年影視作品中的常客。

這主要是靠了《盜墓筆記》和《鬼吹燈》這兩塊金字招牌IP。

不過前者的作品質量一直堪憂。

一毛特效加雷人劇情,讓書迷和影迷都早已心涼透底。

而《鬼吹燈》的改編則相對較好。

從《尋龍訣》到《精絕古城》都是叫好又叫座。

但也有翻車的時候,比如前年的《黃皮子墳》和去年的《雲南谷蟲》。

而這一次的《怒晴湘西》可算是鬼吹燈系列中實打實的精品之作。

豆瓣8.4,是系列改編作品評分最高的第一部。

契合原著、製作精良、演技在線。

網友的評論一致叫好。

無論是從攝影、美術、還是特效都極具原著小說中的驚悚懸疑的氣氛。

這可不是瞎吹,先上圖為證。

老熊嶺荒涼詭異的運屍攢館。

猙獰恐怖的耗子二姑。

山崖峭壁間的古墓陵宮。

食肉化骨的毒蜈蚣。

帶有年代感房屋的布景,以及細節講究。

實地取景和實景搭建。

但是,單是賣相上有品質,還不足以讓人上癮。

故事內容還原才是重中之重。

在前幾部《鬼吹燈》中,故事都是以胡八一、Shirley楊、王胖子的鐵三角組合為主角,也就是傳說中的摸金校尉。

看過原著的都知道,鬼吹燈系列其實將盜墓分為四個門派。

分別為:摸金、發丘、搬山、卸嶺。

在《怒晴湘西》中,搬山和卸嶺兩大門派第一次展現給觀眾。

時間也從80年代回到了20年代的民國時期。

故事講述了卸嶺派當家陳玉樓和搬山派首領鷓鴣哨,在湘西瓶山共同探墓尋寶的傳奇經歷。

有了新人物,新門派,當然盜墓探寶的手段也有新花樣。

潘粵明飾演的陳玉樓,天生五官敏銳,一雙夜眼能夠尋視暗物。

還能聽山辨龍。

而以他為首的卸嶺派,講究人多力重,江湖稱為卸嶺力士

出門盜墓要不僅要成群結隊,而還要裝備齊全,金絲甲,蜈蚣梯統統要派上用場。

高偉光飾演的鷓鴣哨,性格孤傲,身手不凡。

另外他還是shirley楊的外祖父。

他代表的搬山派,講究奇門道術,江湖稱為搬山道人

他們獨來隱居,他們探墓不為錢財,為了尋丹求藥,找到解除族人詛咒的雮塵珠

探墓的工具有鑽天索,行動起來比較瀟灑。

兩集不到,各種門派絕學,探墓神器相繼登場,讓人眼花繚亂。

同時劇情節奏也是一點不拖泥帶水。

開篇簡單說明背景,陳玉樓為救濟百姓和湘西軍閥羅老歪聯合去探元墓。

不到半個小時,主角就集結去盜墓了。

小說中,鷓鴣哨出場在中段,而劇集為了人物碰撞火花,直接將劇情提到開頭。

但是相應的,原著中攢館驗屍,二姑耗子,貍子碑,工兵掘子營……等劇情一個沒拿下。

15分鐘一驚嚇,25分鐘一驚喜,35分鐘的劇情塞得滿滿當當。

《怒晴湘西》還是沿用了《黃皮子墳》的主創。

導演費振翔,監制管虎。

《黃皮子墳》的撲街主要還是應為劇情人物和原著的偏離。

特別是阮經天一口台灣腔的胡八一,讓人十分跳戲。

這次在選角上,可以說相當成功。

原著中的鷓鴣哨,清高孤傲,少言寡,但是認為正直善良,是小說中的吸粉王。

這個角色不多的台詞,只要動作和眼神,於是交給顏值在線且深情的高偉光。

同時人物造型上也不像以前那樣高貴冷艷,而是布衣粗麻,滿臉胡渣的江湖糙漢。

去掉裝X范的演技,高偉光這一次的出演確實不尷尬。

陳玉樓的親信紅姑,愛恨分明,火爆脾氣中帶有一絲女孩的傲嬌。

此角色總制片人梁靜(管虎的老婆)欽點要辛芷蕾來出演。

而她出演也是駕輕就熟,除了角色與自己性格相貼切,也和辛芷蕾用心思考也有關。

小說中的陳玉樓,精熟與機械手段,同時「望、聞、問、切」的下乘之術也更是了然於胸。

而潘老師的陳玉樓,雖然和原著中的形象相差甚遠,但是也是演出了自己的風格。

這個角色其實並不討喜,身為卸嶺魁首,他才能過人,人事圓滑,但也狡猾善變、虛榮,拿腔拿調。

而潘老師的操作,可以叫做穩中帶皮,胸有城府的同時,還帶出一絲可愛。

開始一生長衫,手拿扇子,看上去就是豪傑英雄。

盜墓路上,帶上LED的眼鏡,又是一個帶有書生氣的富二代。

自從看了《白夜追兇》,潘老師演什麼都帶有一點分裂的風格。

月黑風高,在黑熊嶺的攢館,眾人被跳動的棺材驚嚇。

陳玉樓先嘲笑手下膽小。

然後,偷偷拍了拍胸口,緩了一口氣。

不小心中了貍貓毒,動彈不得,險些喪命。

在鷓鴣哨的救助下逃生,回去還要硬撐裝個X,說是小伎倆。

發狠時,嘴角一歪,胸有成竹。

遇到危險時,慌得一批,嚇出雙下巴。

但是,關鍵時刻出手救兄弟時絕不不猶豫。

在潘粵明的節奏變化下,陳玉樓的形象變得立體且複雜。

一面虛榮圓滑的陳瞎子,一面是重情重義的陳把頭。

更值得一提的是。

多才多藝的潘老師不光為本片獻聲演唱,做策劃,同時還提筆獻字

片頭「怒晴湘西」四個字,正是出自潘老師之手。

其實比起前幾部《鬼吹燈》系列,這部《怒晴湘西》算得上是外傳。

年代的久遠,讓該劇成為這眾多作品中最有江湖氣息的一部。

盜墓者,心系天下蒼生。

探寶者,尋救家族之難。

江湖道義,家國情懷,亂世豪情隨著劇情的展開,都一一表達了出來。

由於《怒晴湘西》是周更,一口氣刷完前幾集,催更就成了日常。

陳玉樓探元墓又遇見的什麼困難?

鷓鴣哨要找的雮塵珠究竟在哪兒?

追劇的辛酸,有誰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