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檔氣質最特別的崽!《廉政風雲》貢獻了最燒腦的故事結局

納蘭驚夢/文

火熱異常的電影賀歲檔,《廉政風雲》看起來是最特別的那個。因為對於真正愛好電影的觀眾而言,這部由麥兆輝自編自導的犯罪懸疑電影足夠燒腦,也足夠過癮。如果帶著父一家人共進電影院觀賞,說不定對最後的故事結局會碰撞出不一樣的看法。

盡管敘事上有些繁復,但「渣渣輝」飾演的做帳高手許植堯直到最後才逐漸顯露出做假高手的真面具,而結局連續反轉留下了的懸念,更是給予了觀眾巨大的想像與解讀空間。

如果借用諾蘭神作《盜夢空間》的夢境理論來解讀《廉政風雲》,就會給電影推演出多層級的結局。

第一層的結局,即最表象的結局,張家輝飾演的大會計許植堯出於廉潔的公允之心,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好友陳敬慈(劉青雲飾)廉政公署要員的身份便利,既檢舉了隱藏在香煙走私案的大老虎,同時也將洗白的贓款捐獻了社區醫院,完成了自己兒時所做的承諾。如果從這個結局解讀,張家輝有本身就是所有操盤手的巨大嫌疑。

第二層的結局,則是建立在確實有未出場大BOSS的基礎之上。《廉政風雲》里有交代,涉案的年代投資涉及洗錢的金額高達二十七億美金,而許植堯捐給社會醫院幾個億,中間還約有二十億的金額不明去向。所以或許存在著這樣的可能:許植堯「背叛」了與陳敬慈的約定與信任,也背叛了幕後大BOSS,為的就是贓款不用被充公,而變成自己能夠獨吞的私人利益。所謂的完成兒時承諾,亦不過是掩飾良心不安的借口。是否具有合理性,也需要觀眾發掘更多細節來印證猜測。

第三層結局,則是根據許植堯的原始動機所推演出來的可能性。根據回憶交代,許植堯陳敬慈其實是同學好友關係。早在大三的時候,許植堯就立志要考上廉政公署。而嘻嘻哈哈沒個正形,忙著調戲別人馬子的陳敬慈看起來對考廉政公署並不熱心。然而天意弄人,心心念念要考廉政公署的許植堯落榜,從此改換人生跑道考了會計證做會計,陳敬慈卻歪打正著加入了廉政公署。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比陳敬慈差,為了一雪沒有考上廉政公署的前恥,許植堯最初的動機與後期的轉變都存有巨大的疑問。譬如他故意將自己臥底身份透露給陳敬慈的老婆,也是廉政公署的江雪兒,掀開了陳敬慈違規操作的蓋子,逼得陳敬慈不得不主動辭職;譬如他留給陳敬慈的優盤,也成為了洗錢的工具之一,也有可能成為陷陳敬慈於危險境地的證據。至於到底是無心之舉還是有意為之,到底是不是他出於對陳敬慈的嫉妒,也需要觀眾尋找更多的證據來印證推測。

第四層結局,則是堪稱最大的一局棋。許植堯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掩護真正的大老虎,他只是一顆煙霧彈。畢竟,電影到最後也沒有交代大老虎是誰,大老虎的結局是如何,甚至連年代投資洗白的二十億去向何處也沒有交代,這顯然也為後來的續集埋下了巨大的伏筆。

《廉政風雲》最後留下的結局無疑是開放式的,關於結局也必然還有更多的解讀。但是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明確——這一集其實沒有完結,導演也必然不止只拍一集。縱觀能叫「風雲」的,至少拍三部起步:發哥的經典之作《監獄風雲》拍了三部;同樣是麥莊聯手的《竊聽風雲》也已經拍了三部,目前正在緊鑼密鼓的籌拍第四部;《澳門風雲》口碑再爛,照樣也是已經拍了三部。這一部起名為《廉政風雲:煙幕》,顯然有著更多的寓意,從結構上來說,這集更多的是進行人物的交代,並且布置下疑陣,按照之前的結局推測,接下來的幾部應該還會有更大的網。

為拍好《廉政風雲》,充分展現反腐案件背後不為人知的利益糾葛和複雜人性,麥兆輝與莊文強主動跑去以神秘著稱的廉政公署「喝咖啡」,研究稅務犯罪,只為掌握第一手資料。就像許植堯和陳敬慈開篇的對話一般,貪腐之大之深,浩如煙海。所以難怪莊文強會說,《廉政風雲》所刻畫的「腐」相較之下更深入,雖然在廉政公署「喝咖啡」吸收了那麼多知識點,但依然只接觸到了案件的皮毛。相信在之後的系列作品里,必定解開一個更加驚人與龐大的貪腐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