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清華北大,它才是中國最牛的大學

最近一部紀錄片火了。

不僅豆瓣評分高達9.3分,還吸引了全國各地大學生前來打卡。

不管是清華北大還是技工藍翔,都畢恭畢敬不敢造次。

原因無他,因為這片講的是中國歷史上最牛的大學:

《西南聯大》I 2018

豆瓣:9.3

《西南聯大》

適用人群:青年學子、中華同胞們

推薦理由:傳奇名校,風骨長存

時 長:50min*5

推薦指數:★★★★★

觀看地址:CCTV

《西南聯大》由徐蓓導演,央視首播,講述了這所「中國歷史最牛大學」的故事。

一共五集,一集50分鐘,處處彰顯著央視特有的精致典雅與嚴謹考究。

導演為拍此片走訪兩年,採訪了49位曾經的西南聯大學子,他們中最小的年齡都已90歲。

但相比精致考究的手法,更吸引人的還是這所學校背後的傳奇故事。

1938年,一個腿有殘疾的年輕人來到雲南昆明,一家六口人住在不到20平米的廂房裡。

本就擁擠不堪,而在這間廂房中,還住著另一戶八口之家。

兩家14個人擠在這小小的房間中,連基本的生活起居都像一種折磨。

(當年學生宿舍,一間住40人)

(百度數字復原當時的宿舍)

那時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今後會被無數後人學子稱頌。

腿疾青年當年28歲,剛從英國劍橋大學歸國,名為華羅庚。

而另一戶人家的男主人稍大,39歲,名為聞一多。

他們當時想的,只是將眼前的學校辦好辦強,哪怕住的差一點也沒關係。

那座學校,就是西南聯大,而這裡像他們這樣的老師,比比皆是。

炮火中誕生「最牛大學」

1937年11月,華北淪陷。

國家危急存亡時刻到來,無數青年學子振臂疾呼,救亡圖存。

而當時中國最頂尖的三所大學也岌岌可危:

清華、北大被日軍占領,南開則被炸毀。

於是,在梅貽琦、蔣夢麟、張伯苓三位校長帶領下,中國教育的火種集體南下。

(左起清華校長梅貽琦、北大校長蔣夢麟、南開校長張伯苓)

他們的第一站是湖南長沙,在這裡建立臨時大學。

但由於是緊急行動,根本沒時間準備,老師學生們都只能倉皇出逃。

聞一多除了手稿什麼都沒拿,朱光潛則假扮成商人逃出城。

廣大學子就更坎坷,很多人身無分文,只能一路乞討南下。

可是到了長沙局勢依然緊張,日機連續轟炸,逼迫臨時大學只能繼續向南。

先是來到雲南蒙自,待到校舍建好後又遷往昆明。

一波三折之後,1938年4月,臨時大學終於落腳,改稱為:

國立西南聯合大學。

一分錢難倒大教授

彼時的西南聯大,在戰火中艱難辦學,完全是一窮二白。

建築學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婦負責設計校區,精心設計了一個月,一個一流大學的雛形躍然紙上。

然而方案剛提交就被否定:學校不可能拿出這麼多經費。

(百度數字復原當時的校舍)

接下來就是改方案:高樓變矮樓,矮樓變平房,磚牆變土牆…

幾乎每改一次,林徽因就要落淚一次,梁思成也是又氣又恨。

最終,校舍大部分建成了茅草房,只有少數幾間屋子有鐵皮屋頂。

(百度數字復原當時的教室)

不光建校舍的「大錢」拿不出,學校連日常生活的「小錢」都緊巴巴。

校長梅貽琦為給老師學生發補貼,幾乎變賣所有家產,夫人韓詠華被迫去賣米糕。

老師學生們更是挖野菜、做小生意,餓肚子是常態。

同時日軍侵略也威脅著師生的安全,最多的一次,有27架飛機轟炸昆明。

但即便這樣,沒人覺得這學校差,因為梅貽琦先生說過:

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乃有大師之謂也。

當時的西南聯大,匯聚了幾乎大半個中國的頂尖學者和國學大師。

沈從文、吳晗、馮友蘭、華羅庚、陳岱孫、金嶽霖、李賦寧、吳有訓……

文史哲理化生,精英之多,覆蓋了大部分學科。

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堅持辦學,聯合到底。

在他們身上,你看不到斤斤計較的窮酸氣,只有為國為民的氣節風骨。

群星閃耀,大師輩出

雖然條件艱苦,但西南聯大的教學質量卻一點不低,學生考核更是十分嚴格。

辦學八年期間,西南聯大共招收8000多名學生,順利畢業的只有3000多人。

對比現在,當時的聯大畢業生含金量不知高了多少。

也是這批畢業生,成了新中國科學文化屆不可或缺的人才:

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8位‘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一百七十多位兩院院士、上百位人文大師及學術著作名篇無數。

因此,西南聯大被成為「中國教育界的珠穆朗瑪峰」。

(楊振寧、李政道獲諾貝爾獎)

不光學生成長成才,就連老師們也在頂尖精英的交流中大有所成。

華羅庚在小樓裡寫出學術專著《堆壘素數論》,還解決了十餘個世界性數學難題;

王力出版了中國現代語言學奠基之作《中國現代語法》;

吳宓用英文寫就了《世界文學史大綱》、陳寅恪寫出了《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

「艱難困苦,玉汝於成。」

環境雖然簡陋破敗,卻無法遮蔽文化之光的閃耀。

1946年,三校復原北返,僅存八年的西南聯大圓滿完成了它的使命。

它為中國培養出了一大批學術大師、興業之才和治國棟梁,延續了中華民族文化血脈,保存了知識與文明的火種。

(現代的學子在聯大舊址)

它是時代的信仰,更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雖然聯大已經成為歷史,但聯大精神,值得保護與傳承。

我們剛剛看到的數字復原圖,正是來自去年西南聯大建校80周年之際,百度團隊的科技獻禮。

他們在梁思成關門弟子、大陸著名古建築專家郭黛姮教授團隊的指導下,經過數月嚴謹考證,將當年由梁思成和林徽因設計的西南聯合大學舊址原貌通過百度大腦AI技術做到1:1的數字復原,並通過AR、VR等場景交互方式,將西南聯大舊址呈現在百度app、百度百科中。

用戶可以做到與西南聯大校門、紀念碑、720°全景看校園等交互,以幫助聯大校友更好的寄托對母校思念之情。

(來自上觀新聞)

當91歲的林宗棠老先生戴上VR(虛擬現實)眼鏡時,他喃喃著:「像,真像…」

跨越大半個世紀,西南聯大居然再次出現在世人眼中!

此舉既圓了西南聯大老校友重回母校的夢,也讓西南聯大的精神得到更好的沉淀與傳承。

值得一提的是,完成這一數字復原項目的,同樣是一批懷抱理想的年輕人。

由於年代久遠,西南聯大的校舍細節已模糊不清。

但他們還是查閱了大量史料,採訪了許多曾經的聯大學子,力求「一窗一樹皆有據」。

這次復原,也成為目前存世的西南聯大校舍唯一完整、權威的數字化復原成果。

在上下求索中,這群年輕人復原西南聯大的意義已經超越建築本身。

這讓我想起,梁啟超在一百多年前寫下的《少年中國說》: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

年輕一代已經就位,新的傳奇似乎拉開了帷幕。

細數中國教育史,大學數不勝數,但西南聯大的傳奇只有一個。

就像馮友蘭在《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文》中的感嘆:

「聯合大學之終始,豈非一代之盛事?曠百世而難遇者哉。」

中興業,須人傑。

八十載時光飛逝,曾經風華正茂、懷抱救國之志的莘莘學子逐漸老去。

但那些奮鬥在各自崗位的青年們,依然在廣闊天地中貫徹著聯大堅韌不拔的精神。

新的一代又粉墨登場,而那段光輝歲月,將永遠在歷史長河中閃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