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令宇宙都絕望的定律,被任正非帶去了華為

成為會員▲收聽音頻

到公眾號回復「早茶」,領取每天精神食糧

口述 / 吳曉波(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前些天,跟巴九靈的同學聊天,他們問我:「吳老師,你能不能用一個詞來概括整個宇宙客觀存在的規律?」我給出的回答是——熵增定律。

什麼是熵增定律呢?

1854年,一位叫克勞修斯的德國人,首次提出了熵增定律的概念。他認為在一個封閉的系統內,熱量總是從高溫物體流向低溫物體,從有序走向無序,如果沒有外界向這個系統輸入能量的話,那麼熵增的過程是不可逆的,最終會達到熵的最大狀態,系統陷入混沌無序。

因此,熵增定律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令人絕望的物理定律,因為我們的宇宙也是一個封閉的系統,而封閉系統總是會趨向於熵增,最終慢慢達到熵的最大值,出現物理學上的熱寂,變得像沙漠一樣。

熵增定律不僅可以用來概括整個宇宙的運行規律,也可以用來解釋企業的運行規律。

在中國,把熵增定律引入到企業決策和經營的人是華為的任正非。

企業在創業階段,每個人都齊心協力,從混亂中殺出一條血路,這是一個從無序到初步有序的過程;

而企業進入到成長階段,不斷做大做強,將從初步有序變得更加有序;

但企業一旦到了成熟階段,盈利模式達到穩定狀態,就會出現很多新問題,比如部門之間各自為戰、組織結構越來越臃腫,創新能力不斷下降等,又從有序慢慢地回到無序,這就是熵增的過程。

在悲觀的任正非看來,企業就是一個小宇宙,熵增定律很難被突破,所以他認為華為遲早有死亡的那一天,我們要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唯有在企業內部形成一個灰度管理和容錯的機制,來盡量減緩熵增的速度。

在半個多世紀前,彼得·德魯克也曾提出過相似的觀點。在《創新與企業家精神》一書中,他認為企業面對組織的僵化和效率的下降,唯一可以對抗的辦法就是建立一個能和外界不斷進行能量和物質交換的開放系統,不斷從外部世界吸取能量,進而做到反熵增的目的。

亞馬遜的創始人傑夫·貝索斯,用自己的管理經歷,為我們提供了三條抵抗熵增定律的經驗:

第一,抵制形式主義。隨著公司發展壯大,很容易出現形式主義,即工作流程沒有為結果服務,只是走走過場。所以貝索斯一直堅持「以客戶為中心」的原則,積極適應外部趨勢的變化,快速做出決策。

第二,兩個披薩原則。亞馬遜有60多萬員工,但是大多數團隊都非常小,一般不多於10個人,兩個披薩就能解決夥食問題。

因為貝索斯認為,過大的團隊會限制個體發揮,導致創新停滯。而小團隊能夠讓每個員工的創意不被流程和龐大的架構所扼殺,公司就能擁有高度適應力,可以根據市場和用戶的情況隨時作出反應。

第三,建立開放系統。亞馬遜會把現金流源源不斷地投入到一些全新的領域,比如AWS雲服務、FBA物流體系等等。貝索斯認為,如果亞馬遜只是停留在原來的主營業務上,企業最終會走向死亡。而進入新的領域,新的挑戰將會激發團隊的戰鬥性和創新能力。

在過去的十多年裡,亞馬遜的反熵增策略一共幫助它完成了三輪顛覆。

第一輪顛覆了書店,亞馬遜市值超過所有線下書店市值之和;第二輪顛覆了沃爾瑪,亞馬遜市值超過了美國前十大零售店的市值總和;第三輪顛覆了雲計算行業,IBM、惠普、戴爾等計算機巨頭的市值總和,加起來都不及一家亞馬遜。

事實上,無論是社會、企業,還是個人,其發展壯大的過程都是反熵增的過程。首先要放棄自己原有的舊思想、舊架構,把自己置身到一個變化的大環境中。然後與外界交換能量,源源不斷地注入活力,使自己從無序走向有序。

今天,這篇文章的話題來自「每天聽見吳曉波」的音頻。【點擊此處,立即收聽】

本周吳老師聊了聊以下幾個話題

點擊圖片,就可搶先試聽哦

金立深陷資金鏈危機,原因之一是其董事長劉立榮涉賭欠債。

本期音頻,吳老師講了講賭博是如何讓人失去理性的。

輕度抑鬱者並不存在過分消極的認知偏向,他們只是對自己的缺點、對現實的風險有更加清晰和深刻的認識。

本期音頻,吳老師講了講什麼是抑鬱現實主義。

從假領頭到定制化,襯衫這40年來的變化,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縮影。

本期音頻,吳老師講了講襯衫的進化史。

90後是一群更有獨立精神和自我主見的人,他們對困難和前輩的忍耐度明顯在下降。

本期音頻,吳老師講了講90後的職場觀。

點擊按鈕,成為會員

即可收聽所有音頻

音頻策劃 | 劉若蘭| 音頻經營|何海東

音頻主編 | 孟 潔|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