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隱秘的掛壁公路險峻秀美,可以自駕,而且不要錢!

在太行山的深處,有一個叫「穽底村」的地方,地理環境非常特殊。四周陡峭的大山高聳入雲,把整個村子圍了起來。別看這里偏僻得有點與世隔絕,但有一條非常險峻而又繁忙的掛壁公路——穽底掛壁。

從穽底大隊出來就開始上山了,一路爬升,不一會兒就已經能看到峽谷的壯麗景色了。又繞過幾個彎,終於見到了穽底掛壁公路!

以前自駕也走過不少地方,開過很多自稱是「掛壁公路」的地方,但說實話,真正在懸崖峭壁上這麼生鑿出來的,這還真是有生以來頭一次見!

頭頂上是高聳入雲的絕壁,腳底下是山勢陡峭的深淵。就在這懸崖中間,楞是挖鑿出了一條隧道來!

光是看著這條掛壁公路,手心就已經暗暗出汗了。一想到馬上要開車穿越,還真有些緊張。隧道入口處的路基有很多巨大的落石,看樣子是從上面坍塌下來的。

在這些巨石中,我發現兩塊上面仿佛有字,像是一塊碎掉的石碑……這字體,怎麼感覺這麼眼熟,早上老板展示去年十月份照片的時候仿佛隧道入口的洞頂上是有字的。

可是剛才在這入口處仿佛一直沒有找到這幾個大字,難道……我再放大一看,天吶,碎石上面正是「天路入雲」的「雲」字!

這下子我就更緊張了!不僅僅是因為要穿越一條在萬丈峭壁上開鑿出來的隧道,而且,它還在不斷坍塌中!至少可以證明,大約6個月以前洞頂處的巨石現在已經全部崩塌掉進了下面的亂石坡中。

所以我剛剛開到這里以為是因開鑿技術限制導致凹凸不平的洞頂,其實……原本是平的!難怪這里到處都立著禁止停靠的牌子!是夠危險的,需要盡快通過。

這時候天也越來越陰霾,前面一股巨大的水氣壓頂而至,也說不清是雲還是霧。

這條隧道全長大約1500米,每走一段,就有一個挖鑿出來的窗口。說起掛壁公路,很多人可能馬上就能想到郭亮,其實每條掛壁公路背後都有一個感人的故事。不過,郭亮現在實在是太火了,而且那里已經被開發成了景區,想看不僅要交門票,還不能開自己的車,只能坐景區的觀光車上到郭亮村。

經過各種探聽,得知這一帶有七八條掛壁公路,所以我才毅然決然地深入這大山溝溝。果然,這條路雖然險峻,卻也真真地讓人體驗到了太行山之雄偉。

這里位於太行山河南和山西交界的地區,不論從山西平順還是從河南林州,開進來都要40多公里的山路。40公里路要開將近倆小時,可以想像,過去這一帶得有多與世隔絕!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所以這條公路走的人少,自然也就不存在收費問題了。

據說以前這山里的人們如果想要出山只能走一條「哈嘍梯」,一條穿越崇山峻嶺的步道。叫「哈嘍梯」倒不是因為他們跟世界接軌得早,而是因為這條路實在上下太陡太多爬升,所以想走這條路的人都要不斷發出「哈嘍」、「哈嘍」的喘息聲,因此得名……聽到這里,我其實很想知道當地人打噴嚏是不是會發出「Sorry」「Sorry」的聲音。

繞到山對面的路上也有些景點,不過看樣子更像是開發到一半放棄了的——也許因為到這里的遊人太少了吧。

這塊巨石叫飛來石,看它奇特的屹立角度,應該是一塊隕石。石頭背面有人修葺了石階,頂上還建了座小亭子。

這時候的天氣已經完全變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山谷里。總之頭頂上的雲霧越壓越低,時而還會變成雨落下來。

彎處,見前面幾株桃花開得正艷,滿樹的粉色,在寒冷的山坡上顯得格外漂亮。

一路下撤到快進掛壁公路時,山谷間的霧已經完全變成了細雨,把地面灑得像是打了潤滑油,下山的時候稍快一點感覺就容易打滑。

又進掛壁,畢竟剛才已經闖過來一次,心里沒有那麼緊張了。剛說來張自拍吧,對面忽然傳來轟隆隆的巨響我第一反應是完了塌方了我天窗都沒關!

響聲由遠及近,越來越大,細聽倒不像是坍塌的樣子。最後在前面的拐彎處,一輛大卡車出現了!大!卡!車!

我去,在這麼恐怖的地方,還要會車嗎?!對面還是個大卡車!

卡車見到我,仿佛絲毫沒有要減速的意思,沖著我就開了過來。要是剛才上來的時候會車也就罷了,要知道,中國是靠右行駛的,剛才會車我是貼牆,再不濟也就是把車門蹭花而已;可現在,我是在懸崖那一側,這要是一不留神,我就成天外飛「包」了,想到這我不禁握緊了方向盤……

卡車司機看樣子是輕車熟路,到了跟前往崖壁方向一打輪,就完成了錯車。可是因為他貼里面太近,卡車後面高出來的掛鬥硬生生撞在突兀出來的巖石上,發出一聲巨響!

有一瞬間我真感覺整個頭頂上的巨石會像洞口那塊「天路入雲」一樣塌下來!

不過,就算不塌也感覺整個洞頂的大石頭都搖搖欲墜的,被這些卡車天天這樣蹭來撞去的不掉下來才怪!心有餘悸的我趕緊加速離開了這條掛壁公路。

通過今天親見掛壁公路,我更加感嘆太行山的雄偉和艱險,要在這絕壁上開鑿一條隧道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說到這我就不得不提一下開篇時候提到的那位愚公,說實話這也就是過去戰國時期的人思想比較簡單,才能塑造出愚公這麼個形象來。要擱現在就不太會出現愚公移山的故事了,太行山上鑿條隧道都費那麼大勁,還移山?愚公移民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