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借貸過程、捋清案情脈絡…打擊套路貸有妙招

如今的刑偵總隊三支隊支隊長張琛,曾經也是這些年輕人中的一員,他至今仍記得1994年警校畢業,剛來到「803」的心情,「五層樓,兩個熱水瓶,每天早上拎著跑下跑上,感覺腳底有風,興奮、激動」。從警24年,張琛和同事們一筆一筆地為「803」描繪著新的傳奇。

摸清「套路」,成功偵破首起「套路貸」案件

「最嚴重的,明明只借5萬塊,幾輪轉下來,一套房子就‘轉’沒了。」說起「套路貸」,張琛眉頭緊鎖,「這種詐騙形式2010年開始出現,到2016年進入高發期。」

張琛所在的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三支隊,全稱是「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打擊「套路貸」,是這兩年該支隊工作的重點。

2016年6月,上海警方接到報警,市民許女士稱自己已超額償還借款,卻仍遭惡意追債和非法拘禁。根據許女士反映:2016年4月,她向名為「上海衡燊商務咨詢有限公司」的小額借貸公司借款20萬元,後因資金周轉問題未如期歸還,隨後欠款由20萬變成60萬,開始有人上門討債,家人不得不按照其要求轉帳還款;到了6月,衡燊公司負責人陳某某又拿著一張本該還給許女士的20萬元借條,要求其還款,許女士無奈又花7萬元「贖」回借條。

專案組經調查發現,情況與許女士所說大相徑庭:衡燊公司出具了許女士本人簽字的多份借貸合同,也提供了詳細的銀行流水,顯示足額的借款確實轉入過許女士帳戶。

「證據太齊全了,簡直像特意準備好的一樣。」張琛回憶,當時他們梳理了上海公安機關接報的同類案件,特別檢索了衡燊公司相關債務訴訟,陸續找到另案中被衡燊公司起訴的市民薑某和呂某,兩人反映的情況與許女士幾乎一模一樣:薑某2016年4月向衡燊公司借款28.8萬元,虛簽70萬元借條;呂某欲借15萬元,簽下25萬借條,後被衡燊公司發現其名下房產已抵押,不僅未放款,還毆打呂某,要其拿出4萬元「賠償」。

3名被害人,互不認識,遭遇卻如出一轍。「放貸公司一切證據齊全,受害人只有一張嘴,無法為自己辯護。」張琛說,光是給薑某和呂某做筆錄就用了半個月時間,「很多細節被害人記不清了,我們只能更細化問題,讓被害人回憶每次簽借款合同的場合、在場人員和借款方式等細節,還原整個過程。」

專案組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梳理被害人與嫌疑人之間的帳目往來,排摸涉案人員與相關公司的關聯,犯罪團夥的作案手法、組織架構漸漸浮出水面。在環環相扣的套路中,張琛和同事探清了衡燊公司的真實面目,「‘套路貸’實質上就是以放貸為餌,通過所謂‘擔保’‘抵押’等方式行詐騙之實。」

成功偵破首起「套路貸」案件後,張琛總結經驗,與各公安分局交流,並主動與檢察院、法院溝通研商,會同市公安局法制部門出台《本市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見》,形成打擊「套路貸」的「上海經驗」,全國推廣。

抽絲剝繭,從看似正常的行為中找出疑點

在「803」,刑警們最常說的是「勇者無畏、智者無敵」。出任務、鬥歹徒,勇字當頭;找線索、破案子,智字打底。

「‘套路貸’之所以能‘套’到受害者,因為犯罪分子把借款流程設計得非常縝密。」張琛說,他們利用受害人借款的急切心理,以無抵押快速放貸為誘餌,通過「虛增債務」「製造銀行流水痕跡」「脅迫逼債」「虛假訴訟」等各種方式哄騙、威脅,有的還雇用法律顧問,一步步誘使被害人簽下虛高借款文書。

為了摸清犯罪團夥的手段,專案組拜訪過金融辦、銀監局,和檢察官、法官也常坐下溝通。除此之外,甚至還到一些民間借貸人士那里「取過經」。「通過全面的了解,才能從看起來‘正常’的行為里,找出反常的地方來。」回憶打擊「套路貸」的這幾年,張琛覺得,要想「智者無敵」,沒有別的什麼捷徑,「就是熬。」

「夜里開案情分析會,太困了,就抽煙。」辦案時,每有進展,大家就要分析討論,一討論,就是十幾個鐘頭,「打開會議室的門,里面煙霧繚繞,跟浴室一樣;再拉開窗簾,哦,天亮了。」

智慧,是這樣「熬」出來的;成績,也是這樣「熬」出來的。

自2016年9月起組織開展嚴厲打擊「套路貸」違法犯罪專項行動以來,截至2018年10月底,全市共打擊316個「套路貸」違法犯罪團夥,抓獲1770餘名違法犯罪嫌疑人,為人民群眾挽回經濟損失超過12億元。專項行動開展後,發案率逐年下降,2017年「套路貸」案件 新髮案降到了個位數,2018年截至11月底沒有 新髮案。

「破案是團隊工作,需要大家齊心協力」

在廣播劇《刑警803》中,主人公劉剛,有勇有謀、剛強睿智,是十足的警界英雄,總能在關鍵時刻破案追兇、匡扶正義。

張琛,看上去好像也是這樣的人物:表情嚴肅、不茍言笑、目光犀利。但在張琛看來,個人英雄形象只存在於藝術作品中,「真實的世界里,破案是團隊工作,需要大家齊心協力。」在「803」,幾個支隊有明確分工:一支隊破命案,二支隊破搶案,三支隊掃黑,四支隊緝毒,五支隊追逃,六支隊街面偵查……「最重要的是互相配合、支援。」張琛說。

十幾年前,在上海的閔行、松江一帶,有線索說,一棟樓里聚集了近百人,從不出來,裝了幾十部電話,形跡可疑。

幾經偵查,張琛和同事們發現,在樓里聚集的人疑似從事電信詐騙。「那時候,大陸還沒怎麼出現電信詐騙,對於我們來講也是新型案件。」在幾個支隊和屬地警力的密切配合下,犯罪團夥被一舉抓獲,警方破門而入的時候,團夥的辦公桌上還散落著「劇本」。「詐騙分一線、二線、三線,每層樓都是一個‘單位’,一步步把受害者套進去。」張琛說,「如果沒有各個支隊間的緊密協作,像這樣的大案很難迅速偵破。」

在張琛看來,團隊協作不代表個人的價值被掩蓋,不論在隊伍里的分工是什麼,只要用心用力,一樣會有成績。

在「套路貸」最猖獗的時候,每天有大量的市民到刑偵總隊報案,三支隊里有位老警員專門負責接待,「有的受害人,一進來就跪下,這位老同志就一個一個勸慰,給他們打氣。」張琛說,有一陣子,他生病住院了,來過的受害人聽說後,一遍遍打聽他在哪家醫院就診。

「大概有二三十個市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個病房,就一層一層、一間一間地找,想去探望一下,道一聲感謝。」說到這里,張琛停頓了一下,「兒子說覺得我很神秘,因為他睡覺的時候,我在工作,我睡覺的時候,他去上學了。有時候覺得挺虧欠他的。」接著他又說,「但是警察幹成這位老同志那樣,也值了。」

巨雲鵬

巨雲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