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熱愛「加拿大鵝」的北京人

北京加拿大鵝的消費主力

竟然(理所當然)是中年男性

在太古里的Baker & Spice里掐著秒表坐了五分鐘,我捉到了 8 個穿著加拿大鵝的人從門口經過。

我緊了緊身上在打折村買的 MaxMara 大衣,感受到北京的一絲涼意。

早上十點鐘,吸著北京冬天清冷的空氣,我來到了京城潮流地標——三里屯太古里,想要看看傳說中排隊百米的加拿大鵝旗艦店到底有多火。

空氣質量 App 顯示,今天北京零下6 度,空氣比上海還好那麼一點,天藍有小風。打車的時候司機告訴我,在北京多霾的天氣里,這樣溫和的晴天算是冬天最舒服的時節。「前段時間零下十幾度還刮大風呢。」

雖然很久沒來過三里屯太古里,但不看地圖找到加拿大鵝的店鋪並不難,只要跟著幾個穿著Moncler 或者已經穿著加拿大鵝的行色匆匆目標明確的人走就行了。

三里屯隨處可見的大鵝廣告牌

這家加拿大鵝店鋪的市口極好,位於三里屯太古里的中心地段,對門的鄰居都是 Versace、Balenciaga、Acne Studios、Sacai 等年輕人中流行的時裝品牌。

不過這些店鋪的冷清和大鵝的門庭若市形成鮮明對比——倒是有顧客在斜對面的競爭對手之一 Moncler 和大鵝的店鋪之間進進出出,可能是在對比款式和價格。

大鵝對面門可羅雀的Moncler

均價八千到一萬元人民幣一件的加拿大鵝羽絨服到底有多火?平均每三個走出店鋪的顧客中,就有一個手上提著購物袋,不少人拖家帶口進店,買了不止一件。

「這麼貴的衣服,就買個有 Logo 的唄」

「黑標和紅藍標沒有區別,因為這(zhei)衣服比較貴,有人想顯得低調點,就買個黑標的。」一樓的導購熱情地向我介紹著。

黑標大鵝,悶聲發大財

和之前在老佛爺百貨的專櫃相比,加拿大鵝的北京旗艦店氣派很多,一樓是男裝,二樓是女裝和童裝,還有旗艦店標配的「The Cold Room」——最低零下 25 攝氏度的試衣間。

周六早上十點剛過,加拿大鵝里已經人頭湧動

我進店不久,一樓的試衣鏡前就被一群結伴而來的中年男性擠滿了,他們看來是做足了功課,什麼「遠征」「迷彩」張口就來,導購忙著找貨時,他們相互之間還要參謀一番,「這個短款收腰,顯得人精神。」「買個深色的唄,耐臟。」

一旁端著礦泉水托盤的店員在擁擠人流中顯得格外淡定,見我在旁暗中觀察,問我:「小姐您要喝口水再接著逛嗎?」

休息區有店員端著純淨水待命,的確是奢侈品標準了

中年男性們對於加拿大鵝的熱火朝天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感覺他們對身上這件大鵝的專注絕不亞於愛穿貂兒的某地女性。在一樓的結帳區,一次買走兩件甚至三件的大有人在,很多人是穿著 Moncler 等品牌的羽絨服過來的,也有自己身上已經穿著大鵝,來店里給家人買的。

走上二樓,我才發現真正的主場。雖然現在是周六早上十點半,但二樓已經擠滿了人,很多人拖家帶口來拍照打卡,一臉睡意的丈夫們抱著妻子的衣服,帶著娃坐在試衣間旁的等待區,「反正要花錢,這麼貴的衣服就買個有 Logo 的唄。」

和一樓那位熱情的導購小哥相比,二樓的導購小姑娘就牛氣許多。我告訴她我想給家人買羽絨服,希望她能推薦一款合適的,「很多碼都不全了,您先說您要什麼(型號),我去幫您找。」說完就急匆匆走開了。

旁邊一位本地口音的阿姨轉過頭告訴我一些人生經驗:「你得先在小紅書上看看別人穿的,確定你要什麼款,她才會去庫房給你找,掛在這兒試的就這麼幾件。」

我觀察了一下最受歡迎的大鵝款式,雖然時尚媒體都在鼓吹今年流行「oversized羽絨服」,但店里無論是女青年還是女中年,都對專門針對亞洲市場的收腰修身款式「FusionFit」有著整齊劃一的迷戀,看來大鵝的市場調研做得相當精準成功。

從現場試衣的「點擊率」來看,紅色、石灰色、白色等比較淺亮的顏色更受女士們歡迎,買單的男士們則出手闊綽,不忘給家里的小朋友也捎一件。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周末早上大家都在賴床,店里的年輕人相對來說試的多,買的少。一些看起來潮流打扮的年輕人結伴前來,試了試款式後便在一起小聲嘀咕:

「還是 Moncler 的好看。」

「有這個錢買件‘雪山’多炫!」(指 Supreme 和 The North Face 聯名的雪山印花沖鋒衣)

兩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姑娘上樓在店里逛了一圈,其中一個相中了短款的 Chilliwack,穿上身就不想脫了,美滋滋地在鏡子前轉來轉去,旁邊的姑娘就一個勁兒勸她:「七千四太貴了,這個價格你買件羊絨衫,穿在里面也一樣暖和。」

說到大家最關心的價格,旗艦店里每件大鵝比國外代購貴大概人民幣 1-2 千元。雖然結帳的客流沒斷過,現場還是有很多精明的顧客暗自在手機上和代購比價,盤算著過年前能不能穿上新衣服。

大街上,地鐵里,加拿大鵝隨處可見

當我從店里出來的時候,門口已經排了二十多個顧客,店鋪里面也排起了隊,店員和保安開始拉起圍擋維持秩序,外面沒進來的人也在探頭探腦,不時有路人湊上來問:「這什麼牌子啊?咋還要排隊啊?」

我問了問戴著雷鋒帽的保安小哥:「每天排隊的人都這麼多嗎?」小哥看著沒有見過世面的我說:「人多人少也沒個準的,有時候呼啦一群人沖上來排隊,走過來的人也想湊湊熱鬧,人一下就多了。」

「28 號開業晚上就排大隊了,人最多的時候就是元旦假期,隊伍排到那兒拐彎到廣場還打個卷兒,」保安小哥指了指路盡頭的轉角說,「店里的人試半天不出來,外面的人要排兩三個小時才能進店,我們每隔十分鐘就去外面喊一聲告知熱門款斷貨,那些人根本不信,堅持接著排,結果排隊仨小時,進去兩分鐘就出來了。」

這些排隊的人里除了普通消費者,當然還有給國內其他城市發貨的代購,「還有代排隊的呢。」

來北京之前,朋友告訴我「北京鵝的密度特別大,街上地鐵里隨處可見」,當我走到太古里隔壁的 3.3 購物中心時,面前戲劇性的一幕驗證了他的說法。

duang的一聲,排隊進出三里屯停車場的路上兩車追尾,所幸速度不快車沒大礙,後車司機叼著煙,前車後排女士跑下來看車屁股,兩人雙雙露出了肩上的大鵝logo。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加拿大鵝真的很流行,今年被大家吹爆的國產羽絨服品牌波司登也採用了類似的圓形 Logo,一些仿照加拿大鵝版型的小品牌,也有意將自己的 Logo 設計得與其看上去相似。

許多其他品牌的羽絨服也用起了圓標

開業爆火,大鵝究竟有什麼魅力?

在中國首家旗艦店正式開設之前,加拿大鵝把大中華區總部放在了上海,並於 2018 年 9 月正式上線了天貓旗艦店,目前已經有 42 萬粉絲,緊接著在三里屯瑜舍酒店中庭舉辦的快閃店,同樣反響熱烈。

但原本定於 12 月 15 日在北京三里屯開業的加拿大鵝中國首家旗艦店,直到 28 號才低調開業。

雖然官方通知是因為店面施工不到位,但真正的原因想必大家心里都有點數:被加拿大扣押的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孟晚舟女士到現在都沒有回國(最近新消息稱美國已經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

這些糾葛導致中加關係一度緊張,中國網友吵著要抓吳亦凡去換人,更有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喊著要抵制加拿大鵝。

就在上周,加拿大人謝倫伯格因為販毒在中國被判死刑,一來一去引起全球媒體的強烈關注,外交部領事司的官微也發布了名為《提醒近期謹慎前往加拿大》的推送,其意義不言而喻。

這間加拿大鵝中國首家旗艦店,開業時多少受到國際問題的影響,沒有任何儀式和媒體宣傳,生意卻好到爆,不但沒有人「現場抵制」,開業不到三天,店里所有的熱門型號羽絨服就已經全面售罄,討好 sales 並沒有用,想買只能等貨來。

沒在國內開店前,加拿大鵝的羽絨服就已經火遍了時髦人的朋友圈,手機里美國和加拿大地區的代購們也不約而同地刷起了大鵝。

打開Google輸入Canada,最先跳出來的不是別的,正是Canada Goose。

至於北京為什麼能成為鵝密度最高的中國城市,首先當然是因為有旗艦店的地理優勢,照我這半天的客流量觀察下來,全北京人手一鵝指日可待。

其次,先撇開北京人有沒有錢這種俗爛話題,就我上身試穿的幾件厚款而言,在上海和其他南方城市,冬天也冷不到那個程度。零下十度在什剎海上冰車漂移,大風呼呼一吹,沒件那麼厚實的羽絨服還真扛不住。

假以時日,如果加拿大鵝把店開到了零下二十幾度的黑吉遼,老鐵摟著扒蒜小妹兒也真得一人來個兩三件了。

加拿大鵝的設計初衷,是給科考隊員們提供能抵禦嚴寒的功能性「工作服」,而每間旗艦店里的標配——零下 25 度也正好是北極熊棲息地的平均溫度。

從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加拿大鵝邁出了從「工作服」到「明星同款」的第一步,CEO Dani Reiss 將他們的外套送給在高寒冷地區拍戲的劇組,讓明星導演們率先上身體會這份溫暖,一來二去這個紅藍相間的圓形 Logo 總會被小報記者拍到。

2013 年,「石頭姐」Emma Stone 在《超凡 蜘蛛人2》片場被拍到穿著一件長款加拿大鵝羽絨服,超模 Kate Upton 也穿著一件白色短款加拿大鵝外套登上了年初的《體育畫報》泳裝特刊。也就是從那時起,歐洲地區的各個百貨公司開始大規模上架加拿大鵝這個品牌,讓一部分人先明星同款起來。

石頭姐穿大鵝

Kate Upton

轉回國內,現在稍微關注時事的人,都會知道中國市場永遠是國外品牌爭奪的一塊肥肉,原因很簡單:中國人強大了,有消費能力。

一件鵝的價格確實不便宜,能像買白菜一樣隨心買,說明鄧公當年那句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經過 30 多年的努力終於成了真。

再說到買奢侈品這件事,一直以來我認為的消費觀就是「量力而行,買得起想買就買,買不起咱們換別的牌子」,至於因為國際關係需不需要「現場抵制」,那就是個人意志的自由了。

文/圖 _ 外灘君

以上內容來自「外灘TheBund」(微信號:the-bund)

已授權律師對文章版權行為進行追究與維權。

歡迎分享,留言交流。轉載請註明出處。

合作推廣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21-52993166

手機:15221044797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