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在浙江衢州留下的青春江湖夢:俠之大者 為國為民

中新網衢州10月31日電(記者 周禹龍)30日晚,浙江衢州一中,一名班主任走進教室。「我們的大師兄走了。」說完這句話,整個教室噤若寒蟬。「刷刷」的刷題聲瞬間消失,學生毛哲源從題海中抬起頭,有些迷茫。

「金庸先生真的逝世了。」毛哲源的心情變得悵然。一個月前,他才剛剛將《射雕英雄傳》從頭到尾讀了一遍。

黑夜下的點點燭光,寄托著哀思,也照亮瞭無數人被金庸俠義江湖浸潤的青春 吳昊斐 攝
黑夜下的點點燭光,寄托著哀思,也照亮了無數人被金庸俠義江湖浸潤的青春 吳昊斐 攝

毛哲源第一次接觸金庸,是在小學四年級,他讀了小說《笑傲江湖》。父親告訴他,這是一本「躲在被窩裡打手電筒都要看完的書」。

從那以後,「大師兄」的小說陪伴了他很長一段時間,從飛雪連天射白鹿到笑書神俠倚碧鴛,這些小說構成了毛哲源對江湖全部的認知。

長大後的毛哲源漸漸明白,「江湖」終究只是一個夢,讀透了金庸小說,自己也不會武功。「正如書中寫到,令狐沖最後踏遍了華山五峰三嶺,各處幽谷,都沒有找到風清揚的蹤跡。」

一旁的李佳鵬則摩挲著《碧血劍》的封面,喃喃自語,「不知道‘大師兄’有沒有完成走遍中國各省市的願望。」

“我們的大師兄走瞭” 吳昊斐 攝
「我們的大師兄走了」 吳昊斐 攝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金庸每年都要外出旅遊,世界上未到過的地方已所剩無幾。

李佳鵬說,我希望自己能跟大師兄一樣,永遠保持赤子之心,並在他所熱愛的世界中繼續冒險。

學生劉芷邑特地去了趟校史館金庸展區。眼前背景牆上「大師兄」氣定神閒的照片,讓她看紅了眼眶。

「感覺一個永遠年輕的人,就這麼走了。」劉芷邑不想相信,我心中的金庸,就像令狐沖,看似不羈,可是很有責任心,正所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其實,被所有衢中人視為「大師兄」的金庸,因工作繁忙,很少回母校。但這並沒有妨礙兩者之間的感情。

金庸首次回訪母校,是在2004年10月。81歲的他,才思敏捷勝過年輕人,所作的演講被暴風雨般的掌聲一次次打斷。

“我們的大師兄走瞭” 吳昊斐 攝
「我們的大師兄走了」 吳昊斐 攝

至今,衢州市作家協會主席許彤還記得一個細節,「面對輪流攀上人字梯拍照的一中小記者,金庸不厭其煩地一次次地向小師弟小師妹們綻放如花的笑靨。」

那次回訪,金庸說的最多的就是「好好讀書」。衢州一中老師回憶,金庸對學生說:「因為在衢州讀過書,所以我是真心稱呼你們為師弟、師妹。想想我們當年讀書的艱難,你們要好好讀書。一方面揚衢州一中的名,另一方面也為祖國作貢獻。」

「好好讀書」這4個字,金庸說了數次,這是一位學長對學弟學妹們的殷切期望。

那次回訪,金庸還題下28字:「溫雅豪邁衢州人,同學少年若兄弟。六十年中常入夢,石梁靜巖夜夜心。」落款為:「少年時負笈衢中,師長教誨,同學勉勵,常自懷念。今訪母校,見規模大張,日思昔日,不禁悲喜交集也。金庸甲申秋。」

30日20點左右,港媒發布消息證實:筆名為「金庸」的武俠小說泰鬥查良鏞於當天下午逝世,享年94歲。

隨後,母校衢州一中為金庸發唁電沉痛哀悼:「……衢州一中全體師生對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向先生的家人表示誠摯的慰問。大師兄,一路走好!」

晚自修下課後,衢州一中學生自發來到金庸樓前,為「大師兄」金庸哀悼。

黑夜下的點點燭光,寄托著哀思,也照亮了無數人被金庸俠義江湖浸潤的青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