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在西湖邊的「書房」:一夜清風過 書香留世間

中新社杭州10月31日電 題:金庸在西湖邊的「書房」:一夜清風過 書香留世間

作者 張煜歡 江楊燁

沿著杭州西湖向靈隱寺方向西行,在杭州錢塘十八景之「九裡雲松」起點旁,康熙帝禦筆西湖十景「雙峰插雲」之碑側,曲徑通幽處,一間書舍坐落於此。「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如果不看門庭上這幅囊括了金庸14部武俠小說名字的著名對聯,旁人很難將這座書舍與金庸聯繫在一起。

雲松書舍外觀。 張煜歡 攝
雲松書舍外觀。 張煜歡 攝

30日,武俠小說泰鬥金庸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31日,記者來到金庸在杭州出資建設的雲松書舍,探訪這座金庸在西湖邊的「書房」及那些風雅往事。

進門處,一捧菊花擺放在書舍石碑前。

據石碑上記載,雲松書舍於1994年10月奠基並開始興建,建成後又由香港公司裝修。整個雲松書舍占地3200平方米,建築面積1100平方米,耗資1400餘萬元(人民幣,下同),均由金庸一人承擔。其修建雲松書舍的初衷為「以供藏書寫作和文人雅集之用」。

金庸先生好友、浙江大學黨委原書記張浚生生前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曾介紹,雲松書舍是杭州市政府出地、金庸出資而建,包括裝修總投資大約在2000萬元以上,且均由金庸先生出資,這在20世紀90年代可謂一筆巨資。

雲松書舍石碑前擺放著一束菊花。 張煜歡 攝
雲松書舍石碑前擺放著一束菊花。 張煜歡 攝

走進雲松書舍深處,會客廳「耕耘軒」、書齋「賞心齋」和主樓「松風明月樓」分落三處,其間以回廊相連,回廊又綴以不同花式的窗框。從每一窗框下走過,呈現著蕭蕭竹林、蒼勁松樹等不同景觀。今日,許多窗框上都擺上了一盆菊花。

如此既費財力又花心思的集大雅之地,金庸僅僅停留過一個晚上。

張浚生曾透露,1996年雲松書舍建成後,金庸覺得書舍建得太美滿了,又在西子湖畔,不應由他一人獨享,應公諸於世,讓普通人都能分享美景,於是決定將雲松書舍無償捐贈給杭州市。杭州市政府也曾對金庸先生此舉予以表彰。

2002年5月,張浚生特地來到雲松書舍拜訪金庸。那一晚,金庸夫婦和張浚生夫婦入住雲松書舍「松風明月樓」,金庸與好友下棋寫字,品茗暢談,第二日即離開,此後再沒有入住過書舍。

雲松書舍中的“笑傲江湖”牌匾。 張煜歡 攝
雲松書舍中的「笑傲江湖」牌匾。 張煜歡 攝

如今,雲松書舍早已從一人之書舍成為眾人尋雅之地。據了解,平日裡書舍也會舉辦一些活動,一周前剛剛在此舉辦過一次插花交流會。

走進書齋「賞心齋」,滿櫃皆是金庸各種版本的武俠小說和文史類書籍,在書桌前,一盆精致的插花引人註目。

「插花是今天剛剛做好的,所用綠植都是從庭院中剪來的。」雲松書舍工作人員李雨霖說,豎直的這束枝葉寓意著清風亮節、正直不阿,下面搭配的花草則代表著江湖之中的俠氣,「這正是我眼中金庸先生的氣質。」

2009年,雲松書舍進行了簡單的「錦上添花」。

「大的格局、亭台設置都沒變,主要豐富了不少有關金庸先生的細節。」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靈隱管理處辦公室負責人潘高升帶記者來到賞心齋後的一處回廊,玻璃牆上齊整陳列著有關金庸的舊照,工作人員為此花了不少心思,其中一些珍貴的照片都是從香港《紫荊》特刊《金庸圖錄》中收錄而來。

1996年11月5日,金庸為雲松書舍捐贈儀式剪彩。 雲松書舍提供
1996年11月5日,金庸為雲松書舍捐贈儀式剪彩。 雲松書舍提供

此外,「松風明月樓」旁的回廊牆壁上還多出了十五部金庸小說的壁畫,從郭靖黃蓉到令狐沖韋小寶等一應俱全,栩栩如生。

從小「沉迷」金庸小說的杭州人熊逍在壁畫前靜默許久。「郭靖守衛襄陽城、喬峰拯救黎民於水火……金庸先生筆下這些人物形象的塑造,對我青少年時期人生觀、價值觀的形成產生了巨大影響,那些有關‘江湖的美好’是我一生的財富。」

深秋的杭州,桂花盛極又落。在雲松書舍庭院深處,綠蔭掩映之中,一株櫻花樹的枝頭竟綻出一枚雪白花蕾。

「花亦有感,睹景思人。」熊逍感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