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浙江情緣」:點點滴滴匯成故鄉情

中新網杭州10月31日電(范宇斌 郭其鈺)有人曾經問金庸:「人生應如何度過?」老先生答:「大鬧一場,悄然離去。」10月30日,一代武俠小說泰鬥查良鏞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

金庸生於浙江海寧,先後在海寧、嘉興、麗水、衢州等地求學。他六歲進學堂讀書,1936年考入浙江省立二中(今嘉興一中)。次年,日軍鐵蹄逼近,師生們踏上艱難的南遷之路,抵達麗水碧湖。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1940年,金庸從浙江省立臨時聯合中學退學,進入浙江衢州中學繼續學業。兩年後,衢州淪陷在即,金庸的中學生涯就此結束,他踏上西去湘西重慶的流亡求學之路。

20世紀40年代,他移居香港,其後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享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讚譽。

雖然金庸成名於香港,在那裡成就了他的事業,但他一直惦念著故鄉浙江。20世紀90年代起,金庸曾經多次回到故地探訪,留下了不少流連忘返的身影。

六歸浙江海寧不忘故裡

金庸曾六歸故裡嘉興海寧。對於海寧而言,他一直是故鄉的驕傲。離開故鄉的70年裡,金庸無時無刻不情牽海寧,「如果一個人離開家很久,在外邊住的時間一長,對故鄉懷念的感覺就越深……總想老了,再回到這個地方來住。」晚年的金庸曾如此感慨。

1992年12月,金庸首度返鄉,他回到母校海寧市袁花鎮中心小學,將海寧市政府給他祖傳房產的1.64萬元補償款贈給母校建立圖書室。

時隔兩年之後的1994年,金庸再次回到故鄉,這一年,他留給故鄉的是回憶與母親一起觀潮的畫面。在自己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中,他曾如是描寫:「己牌時分已到達海寧城的西門安戌門。他離家十年,此番重來,見景色依舊……回憶兒時母親幾次攜了他的手在此觀潮,眼眶又不禁濕潤起來。望著大海,兒時舊事,一一湧上心來……」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千山萬水隔不斷赤子的返鄉步伐,此後1996、1997年、2003年,金庸連續多次返鄉。每逢回鄉,金庸總不忘回母校走一走。

金庸生前最後一次返鄉是在2008年,那一年,已經84歲的金庸,腳一沾上故鄉的土地,就樂得像個孩子。

衢城留下青春「江湖夢」

30日晚,金庸年少時期曾就讀的衢州一中(原衢州中學)在其官方微信上發文悼念,題為「大師兄,一路走好」。衢州一中「金庸樓」前,「師弟師妹」們自發點燃蠟燭紀念金庸。

「我是你們的大師兄。」2004年10月28日,81歲的金庸首次回到母校,對著台下的學生說「你們才是我真正的師弟師妹」。

金庸曾在衢州中學度過了他難忘的高中時代,也留下了他屬於少年人的「狂」。

他在衢州寫下過《一事能狂便少年》《人比黃花瘦——讀李清照聞偶感》,因文筆犀利,見解獨到,在當時引起了小小的轟動。

1942年5月24日,日軍攻陷金華,衢州危在旦夕,學校決定停課疏散,畢業班也就提前草草畢業。學校還給學生發了流亡學生證明,一張小獎狀大小的紙,上面印著「衢州中學」的公章。

但金庸並沒有就此屈服。他與其他衢州同學、朋友一行八人,帶著隨身衣物和路上吃的炒米,擠上西去的火車,繼續亂世求學夢。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金庸在衢州一中。 衢州一中 攝

雖在衢州中學不到兩年,金庸始終記得少年時代求學、生活過的地方。

他首訪母校題下28字:「溫雅豪邁衢州人,同學少年若兄弟。六十年中常入夢,石梁靜巖夜夜心。」

大俠已逝「浙江情緣」不斷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短短14個字,卻是幾代人的青春共同記憶。

金庸的武俠江湖世界勾起了無數人心中的武俠情結,金庸與浙江寧波的緣分也來自於他的武俠小說。

因為拍攝《神雕俠侶》,才有了如今的象山影視城,金庸在此見證了象山影視城開城。2005年1月,象山影視城開城儀式暨《神雕俠侶》電視劇象山開機儀式上,他被聘為「象山神雕俠侶影視城城主」。

在寧波天一閣,金庸曾於1994年4月留下題詞「天一閣名甲海內,為全祖望、黃黎洲諸名儒舊遊之所,小子心儀數十年矣。今得登臨,想像先輩風範,瞻仰四明文教,誠慰平生之願」。2013年7月,他親自修訂的家譜經其族人捐獻給天一閣館藏,這一再被傳為佳話。

作為文化界名人,1999年,在好友、時任浙江大學黨委書記的張浚生促成之下,金庸欣然應邀擔任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受聘成為浙江大學教授。

除了與浙江大學的緣分之外,其實更早始於他與杭州的緣分。

如今在浙江檔案館,藏有一份杭州東南日報社的全宗檔案,內有金庸1946年與東南日報社簽下的一份「東南日報社職工保證書」,與一份他離開報社時候的「辭呈」。兩份檔案原件,講述了金庸走向文壇的起點,正是從杭州開始。

第一份工作在杭州,第一份愛情也在杭州。金庸與第一任妻子杜冶芬,正相識於1947年的杭州,當時金庸因工作而與杜冶芬的弟弟杜冶秋認識,也由此邂逅了17歲的杜冶芬小姐。

杭州是金庸一生最愛的城市之一,西湖在他的作品中頻頻出現。他也曾耗資千萬在西湖邊興建雲松書舍,並在其會客雅聚的「耕耘軒」門上書有「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曾想過在西湖邊養老,他說,「年紀大了,但最憶是杭州。」

浙江麗水,也曾留下金庸的故事。

「不知何以為報!」這是金庸2004年到訪麗水龍泉,被大家的熱情所震撼和感動。龍泉之行,金庸饒有興致地參觀了龍泉市博物館,並揮毫潑墨、欣然題詞:「凝翡翠兮聚碧玉,得古銅兮鑄長劍。中華古文化,龍泉得其二。瓷劍兼文武,龍泉皆有之。」而為浙江大學龍泉分校舊址題詞留念時,金庸筆下一瀉,竟有些感傷:「今來舊址憶故人,不見前輩心耿耿。」

金庸逝世第二天,他的「鐵桿粉絲」馬雲在微博上悼念:「俠者已逝,來者當追,江湖路遠,俠義長存!」

如是,這一段錢塘緣,畫下句點卻又永不消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