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保監會:截至9月末小微企業貸款餘額33.04萬億元

王兆星介紹,經過近幾年的不懈努力,大多數銀行和保險機構已將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作為中長期發展戰略的重要支撐點,各有關部門也不斷強化多方聯動配套的政策「組合拳」力度。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質量、深度、廣度和效率都有了一定提升,融資成本開始下降。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末,小微企業貸款餘額33.04萬億元,有貸款餘額的戶數1791.58萬戶。其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餘額8.93萬億元,同比增長19.80%,較各項貸款同比增速高7.17個百分點;有貸款餘額的戶數1601.01萬戶,同比增加406.71萬戶,階段性完成了貸款增速、戶數「兩增」目標。主要商業銀行(包括5家大型銀行、12家股份制銀行、郵儲銀行)三季度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23%,較一季度下降0.70個百分點,融資成本得到了控制。保險服務也得到了有效改善。2018年1-9月,信用保險和貸款保證保險累計為50.27萬家小微企業提供融資增信服務,使其獲得銀行貸款658.50億元。

「對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採取的這些金融服務措施,實際上也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和間接地對大陸的經濟、穩定投資、穩定信心、穩定市場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王兆星說道。

談及當前資本市場的波動,王兆星表示:「隨著相關政策的不斷落地,經濟從現在的規模、數量向高效益、高質量發展的轉變,大陸的資本市場一定能夠做到健康發展。應該對大陸資本市場充滿信心。」

「融資難」、「融資貴」出現新特徵

那麼,民營企業出現的「融資難」根本症結究竟在何處?王兆星在會上指出,這存在著多方面的因素。除了金融有效供給方面還存在著一定差距外,民營企業本身在發展當中也有需要進行結構調整和升級的方面。

「目前,部分民營企業,包括一些大中型民營企業,遇到了資金周轉的困難、資金鏈緊張的困難和新的融資困難。這確實有金融供給有短板、有不足的原因,但是也有個不得不承認的原因。就是一些民營企業在過去一段時間脫離主業的大肆擴張,大肆在國內和國際收購,而且完全是靠借債擴張、杠桿收購,並且是脫離主業的。如此大規模的擴張,如此大規模的高杠桿借債擴張和收購,就導致了對資金的饑渴,導致了負債率的高攀。一旦市場出現重大變化,馬上就會遇到資金鏈的斷裂。不能按期償還貸款,就會出現違約的情況,進而形成金融風險。」他說。

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補充道:「根據我們調查分析,這一輪民營企業反映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新的一些特徵和成因。所謂‘融資難’,我總體判斷,主要不是難在民營企業經營出現大面積實質性的變化,實際上是民營企業特別是大中型民營企業經營有進一步分化,有的是發展中的問題,有的企業可能會被市場出清;不是難在銀行體系的斷貸壓貸,而是難在流動性的壓力。主要集中在直接融資和表外融資管道受阻,包括發債困難、股權質押融資等帶來的一些風險,使個別民營企業的存量融資到期無法正常接續。實際上,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融資餘額是增長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穩定的,並沒有出現抽貸、限貸等歧視性措施。

所謂‘融資貴’,也不是貴在銀行尤其是大型銀行的管道,而是貴在各種新金融、類金融、民間融資等管道,這些社會融資管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個企業的債務成本。所以總的來看,解決這一輪的‘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帶有鮮明的階段特徵,我們要分清楚難在哪裡,貴在哪裡,才能夠分類施策、分類指導。」

提高風險識別判斷和管控水平 成為解決融資難一劑良方

針對這一系列新困難,運用市場化方式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才是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行之有效的良方。王兆星表示,除了在監管政策上鼓勵、引導銀行業金融機構改善和加大對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支持,同時也指導銀行保險機構,要從發展戰略、市場定位方面,把民營經濟、小微企業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要把改進民營企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發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會、高管層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具體包括民營企業、小微企業在貸款時,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在加強風險識別判斷和提高風險管控水平的基礎上,不斷降低對抵押擔保的依賴。更多地依托企業良好的信用記錄、市場競爭能力、財務狀況等,發放更多的無擔保、無抵押的貸款。

另外,銀行要在加強內部風險管控、推進流程再造等基礎上,大幅度縮短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貸款的響應和審批時間,提高貸款審批時效,及時滿足企業資金需求。

在建行董事長田國立看來,銀行要解決對於小微企業的風控機制問題應轉變思路,由過去的負面清單制轉變為正面清單,「誰合格誰過關」,做到整體放量。

王兆星提到,要改進銀行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融資服務,還應該在金融需求和供給兩側同時發力,綜合施策。這其中,既要改革,也要創新。

從需求側來講,銀行應該篩選出切實有效的貸款需求。有效貸款需求,是指企業的產品是有市場的、技術是有競爭力的、經營管理也是好的,能為大陸經濟的結構優化、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做出貢獻。相反,如果企業的經營管理粗放,產品缺乏競爭力,技術也落後,在轉型升級過程中可能被淘汰,有些甚至可能是「僵屍企業」,這些就不在有效貸款需求範圍內。

從供給側來講,要下功夫增加有效供給。一方面要增加金融供給者。既要充分發揮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規模大、覆蓋廣、管理先進等傳統優勢,同時也必須發展一些貼近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小銀行機構,共同形成一個更加活躍、適度競爭、富有效率的市場,提高供給的有效性。另一方面,既要依靠一些傳統的手段、方法和機制,同時也必須依托現代信息科技推進金融供給的持續創新。

保險的風險管理功能也在為解決民營企業和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

數據顯示,前三季度,保險業累計為全社會提供風險保障達到5746萬億元,同比增長97%,累計賠款和給付支出9129億元,對實體經濟的發展和緩釋風險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人保董事長繆建民在會上舉例道,中國人保為15000多家出口企業提供出口信用保險,保障金額超過1700億元,有效地保障了他們應收帳款的安全。另外,還為5700多家建築工程企業提供建築工程履約保證保險,可以釋放建築工程企業的保證金占用負擔,緩解他們在經營管理中流動性資金的壓力。

此外,在傳統的保險股權投資、債權投資、發行保險資管產品的基礎上,在監管支持下,中國人保還拓展了「支農支小」業務,為農戶、農業企業、合作社提供小額的融資支持。「比如在河北阜平,利用‘政融保’模式,由地方政府提供擔保增信、農業保險兜底、保險融資支農,為3000戶農民增收脫貧做出了貢獻。另外,通過設立科技基金的投入為為55家小微創新型科技企業提供投資、融資、保險支持,其中有9家企業已經在新三板上市。」繆建民說道。

據了解,下一步,銀保監會將繼續推動相關政策措施盡早落實落地,其中包括進一步激發銀行基層機構人員服務民營企內生動力,降低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貸款抵押的依賴,更多地根據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財務、誠信和管理髮放更多的信用貸款。同時,也要提高貸款時效,縮短貸款審批時間,更好地滿足民營企業資金需求。為了更好地支持銀行保險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支持,監管還將要求銀行保險機構進一步建立和完善相關的盡職免責機制,幫助銀行機構及其員工敢貸願貸,支持民營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