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途中他為紅軍籌集10萬斤糧食,說再苦再累也不能讓戰士餓肚子

長征途中他為紅軍籌集10萬斤糧食,說再苦再累也不能讓戰士餓肚子

長征中,天天行軍作戰,爬山越嶺,指戰員們非常勞累,長征以來的兩個多月中,有頭疼發燒的,有腸炎腹瀉的,有腿腳腐爛的,還有腰酸背痛的,病號增加很快。這是長時間緊張、勞累的總爆發。還有隨隊的傷員需要治療。時任九軍團後方部長的張令彬不顧自身傷痕累累十分疲勞,強打精神,組織後方部直屬醫院和衛生部的醫護人員,全力以赴地開展醫療救護工作。缺乏治療外傷的藥物,就用鹽水沖洗傷口;沒有夾板固定骨傷,就用木頭、竹片自己製作代替;沒有紗布和棉花,醫護人員就撕掉自己的被子,煮過以後用來為傷病員擦拭傷口和消毒,自己睡覺時則用稻草禦寒。在前一段轉戰途中,張令彬帶領後方部人員在一些土豪劣紳家收繳了一批大煙土,經軍團首長同意,用這些煙土與藥店交換了不少藥品,另外還留下一些配制成鴉片酊,用以治療腹痛和腹瀉等症,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場。與此同時,張令彬還大力抓了指戰員的營養補充工作。好在當時湄潭的物價便宜,一塊銀元可以買90多斤米或20多斤豬肉,豆制品則可以自己做。為了便於大家購買一些急需的生活用品,還向全軍團每個幹部戰士發了4塊銀元當零用錢。經過短期的休息,夥食得到改善,醫務人員對傷病者抓緊診治,加強清潔衛生,使指戰員的體力得以恢復,健康狀況好轉。「寧願自己不吃飯也不能讓戰士餓肚子。

為過草地,總政治部發出通知,要求每個人出發前,自帶半個月即15斤左右的糧食。因此,全軍上下展開了籌糧活動,將紅軍駐地劃分為毛兒蓋和黑水流域兩個籌糧區域,並在毛兒蓋、蘆花城設立糧委,分別由楊至成、賈拓夫負責主管。

張令彬率軍後方部隨一方面軍先頭部隊來到毛兒蓋,吃了不少苦頭,終於為部隊籌集了不少糧食,並在基家寨建立了發放站,為陸續到來的部隊進行配給發放。四方面軍的三十軍擔任後衛,到的比較晚,當負責糧秣工作的肖永正帶著一個營和各師派的運糧隊及挑夫共2000多人,還有幾百匹騾馬,來到基家寨領糧時,糧食已經分發完了。張令彬心里非常著急,當即把肖永正帶來的2000多人安排到一個逃跑的大土司家里。這個土司的宅院非常大,有幾十間廳堂樓閣。安置妥當,張令彬立即召集部屬緊急商議解決辦法。

這時天已黑了下來,但來領糧的2000多人還沒有吃晚飯。張令彬對大家說:「哪怕我們自己不吃飯,也不能讓來領糧的戰士們餓肚子。」他帶頭把分給自己的20斤糧食倒出來,又派人去機關炊事班借來幾百斤糧食,後方部人員見了,也都把剛分到的糧食拿出來,一起送給來領糧的戰士和挑夫做晚飯。隨即張令彬又與大家商量出突擊籌措糧食的辦法,決定後方部人員全體出動,分為四路去「化緣」,在一兩天內為三十軍籌集10萬斤糧食。

在新中國成立後,張令彬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7年7月14日於北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