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夏姬傳》:以嚴肅筆法「再現春秋現場」

中新網北京12月29日電 (記者 高凱)柳岸「春秋名姝」系列之《夏姬傳》日前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評論家認為,柳岸在這部新作中以嚴肅筆法「再現春秋現場」,改變了以往此類作品中「紅顏禍水」的宿命性寫作方式。

柳岸“春秋名姝”系列之《夏姬傳》日前由作傢出版社出版 小度 攝
柳岸「春秋名姝」系列之《夏姬傳》日前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小度 攝

《夏姬傳》研討會28日在中國作家協會舉行。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白庚勝,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作家出版社社長吳義勤,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邱華棟,中國作家協會創研部主任何向陽,作家、評論家胡平、張陵、劉慶邦、朱秀海、賀紹俊、張檸、興安、李雲雷、嶽雯等與會研討。

柳岸,本名王相勤,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有小說集《紅月亮》《八張臉》《燃燒的木頭人》等優秀作品。

此次的《夏姬傳》,柳岸將創作目光鎖定在春秋時代傳奇女性夏姬身上,夏姬是春秋時期鄭國公主。史載她三次成為王后、先後七次嫁給別人為夫人,共有九個男人因為她而死,「殺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國兩卿」。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賀紹俊指出,夏姬是十分受通俗小說青睞的一個歷史人物,然而柳岸選擇了以嚴肅小說的方式來顛覆大眾對夏姬的看法,打破了人們常識性的東西。

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作家出版社社長吳義勤同樣指出柳岸此次在人物塑造上的成功,他表示,盡管史料記載有限,但柳岸豐富了一個女人從不諳世事到飽經風霜的性格成長史。作品做到了對人性的尊重,首先關注的是作為人本身的合理性、自然性與社會性,讓夏姬這個人物充滿張力,既不是臉譜化的符號,也沒有符號化的定位。

中國作家協會創研部主任何向陽提出《夏姬傳》在歷史現場感營造上表現得頗為出色,「是在追溯歷史記憶早期的源頭的這樣一些女性的生命狀態和狀況。」

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中心主任何弘指出,對春秋時代的書寫是具有挑戰性的,尤其是對春秋時期的女性進行闡釋尤為困難,柳岸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來構造人物的內心世界,她找到了一個合理的邏輯,改變了「紅顏禍水」的宿命性寫作方式,以春秋時代的社會變遷折射出女性命運的變遷,用夏姬複雜的經歷串聯起了一段歷史。

對於夏姬這樣一個充滿傳奇的歷史人物,柳岸在《夏姬傳》中的刻畫可以說既嚴謹又充滿了可讀性。

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邱華棟指出,《夏姬傳》書寫春秋時代的女性,在題材上是十分亮眼的。網路文學關於夏姬的作品很多,柳岸的《夏姬傳》打破了網路文學與傳統文學的界限,是傳統文學在題材上的拓展與想像,同時作品在敘事上又結合了網路文學與傳統文學的特點。

評論家張陵由此具體談到了歷史小說的歷史觀、思想基調以及傳奇性等問題。他指出歷史小說與古裝電視劇不同,歷史小說承擔的任務更多,它要提煉哲學、社會思想等問題,反映歷史觀,構建自己的思想基調,並能夠把歷史人物轉換為經典文學形象,尊重文學創作的傳奇性。

著名作家劉慶邦指出《夏姬傳》在處理嚴肅文學與通俗文學、審美和批判、人物與歷史等之間的關係上較為巧妙。柳岸用嚴謹的歷史觀、通俗的表現形式塑造了一個極具爭議的女性形象,作者對人物的審美在前,對社會的批判在後,以人物的元素來承載歷史。

《夏姬傳》是柳岸「春秋名姝」系列的第二部,第一部《公子桃花》於2016年出版,柳岸當日透露,剩餘兩部《文薑傳》《西施傳》計劃分別於2019年、2020年出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