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有益 │ 人像自己的父親,更像自己的時代

美國首屆國會前期所用的會議廳

編者按

首屆聯邦國會是美國歷史上最富有成效的一屆議會,但同時也召開於風雨飄搖之時,奴隸制的幽靈始終盤桓在國會的上空,它將階級矛盾、南北方、東西部、虛弱無力的聯邦與各自為政的諸州,憲法與反憲法等問題糾纏在一起;國會內部也充斥著個人偏見和地區之間的不信任、內部交易,以及平庸之輩的怠惰。混亂、偏見、敵視、不睦籠罩著國會中形形色色的利益團體。最近被翻譯成中文的《首屆國會》一書就為讀者講述了其中的細節。

《首屆國會》的作者福格斯·M. 博德維奇(Fergus M. Bordewich ),生於美國紐約,是一位閱歷豐富、著述頗豐的歷史學家、作家、記者、書評人。曾任伊朗《德黑蘭雜誌》編輯、聯合國新聞發布官、中國新華通訊社顧問。2015年,擔任耶魯大學「萊曼」奴隸制、奴隸反抗和廢奴研究中心評獎委員會主席。

弗格斯·M.博德維奇

本期開卷有益,我們有請該書的責編講解《首屆國會》這本書。

解讀書籍

《首屆國會:美國政府的創造,1789—1791》

[美]弗格斯·M.博德維奇 著 濮陽榮 譯,紙間悅動·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8年9月

1789—1791年,國會議員們展開了漫長的討價還價。謙遜寬容的華盛頓,雄辯實乾的麥迪遜,頭腦精密、富有卓識的漢密爾頓,性情剛烈、信奉共和的格裡,堅定的反聯邦主義者麥克萊……這些來自不同地域,擁有不同個性,秉持不同政治立場,代表不同利益的建國者縱橫於各利益團體之間,極盡遊說之能,盡顯政治風采,將政治智慧與政治手腕運用得爐火純青,雖偶有私心,但仍將公眾利益與憲法的崇高性置於私利之上。最終,在一片混亂與分歧中,各利益團體在重大問題上達成妥協,《權利法案》《聯邦稅收法案》《司法法》《國家銀行法案》相繼簽署,憲政運作機制在無序中循序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