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孟晚舟,外交部今天回答了10個問題

外交部網站1月22日消息,22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

問:來自十幾個國家的前外交官和學者今天發表了一封致中方的公開信,要求中方釋放最近在中國被拘押的兩名加拿大公民。請問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注意到你提到的這封信,應該來自加拿大和它的幾個盟友。一共是7個國家的前外交官,還有幾個國家的學者。這些人至少犯了兩個錯誤:

第一,將從事研究和正常中外交流的人等同於兩個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被中方國家安全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的加拿大人。這對廣大致力於中外正常友好交流的人士是一種極大的不尊重。

第二,干涉中國司法主權。公然喊話施壓,要求中方釋放正由有關部門依法偵辦的兩個加拿大籍公民,這是對中國司法主權和最起碼的法治精神的不尊重。

我願再次強調,中方歡迎外國公民,不管是前外交官、學者還是普通老百姓,到中國開展正常的友好交流活動,只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沒有任何可擔心的。

問:去年12月開始,蘇丹多個城市爆發反對總統巴希爾的抗議活動,聯合國認為蘇丹政府針對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請問中方對此持何看法?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官員最近在安理會呼籲考慮減少對蘇丹的制裁,請問中方的出發點是什麼?是否認為某種程度上減少制裁會加劇蘇丹政府對抗議者的鎮壓?

答:蘇丹是中國的友好國家,我們尊重蘇丹政府按照自己國家的法律處理好相關問題。希望蘇丹政府妥善處理有關問題,保持國內和平穩定。

至於你提到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官員的表態,中方一貫認為制裁本身不是目的,希望任何國家都能保持和平穩定。

問:據報導,加拿大駐美大使接受採訪時表示,美方已通知加方將就孟晚舟案正式提出引渡請求,加拿大不喜歡美國司法對付孟晚舟,受罰的卻是加拿大人。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方已多次就孟晚舟事件表明嚴正立場。任何一個具有正常判斷力的人都可以看出,加方從一開始在這個問題上就犯了嚴重錯誤。孟晚舟事件顯然不是一起普通的司法案件。加美任意濫用他們之間的雙邊引渡條約,對中國公民的安全和合法權益構成了嚴重侵犯。我們敦促加方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切實保障她的合法、正當權益。我們也強烈敦促美方立即糾正錯誤,撤銷對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不向加方提出正式引渡要求。

問:如果美方就孟晚舟案正式提出引渡請求,中方認為加方是否應該根據美加兩國的引渡條約繼續司法程序?

答:我認為任何國家,不只是加拿大,都應該真正地尊重法治精神。但是正如中方多次表明的嚴正立場,孟晚舟事件從一開始就是個嚴重錯誤,它顯然不是一個普通的司法案件,而是美加之間對雙邊引渡條約的濫用。

問:加等國前外交官致中方公開信中提到,他們認為在中國從事政策研究和外交工作不僅不受歡迎,甚至包含風險。你剛剛表示,中方歡迎外國公民到中國開展友好交流活動,只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你是否擔心人們並不這樣認為?

答:你知道在中國有多少經常往來於中國和其他國家、從事關於中國的研究和促進中國與其他國家相互了解合作的學者和外交官、前外交官嗎?顯然這個數字遠遠不止康明凱和麥克兩人,遠遠超過公開信中這七個國家的前外交官和幾個國家的學者。所以他們完全不能代表從事中外正常友好交流的人的心聲。

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只要不違反中國的法律法規,在中國的安全和自由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這些人是在刻意製造一種恐慌情緒。他們在中國受到任何威脅了嗎?他們願意把自己等同於那兩個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被中國有關部門依法偵辦的人嗎?如果不是,他們就是故意在犯偷梁換柱的錯誤。

這些人刻意公開發聲施壓,是不是希望中國14億人民也發封公開信給加拿大主管人呢?我想中國人民的正義之聲一定比這一百多人的聲音更加響亮。

問:加拿大前安全情報局局長呼籲加方禁用華為。他提到,中方對待兩名加拿大公民的做法有理由讓人懷疑,中方如能接觸到加拿大通信設施,可能會對此濫用。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不想再對這種無稽之談發表評論。

我看到有外國網友諷刺說,美加現在如此打壓中國高科技公司,擔心中國公司進行「間諜」活動,以至於擔心中國製造的叉子都可能是間諜。這樣一種荒謬的邏輯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我們一直說,安全問題必須要用事實說話。迄今為止,美國、加拿大還有他們的幾個所謂盟友,在世界範圍內極力想製造出一種使用中國高科技通信設備就會被中國監聽監視的恐慌,但他們有任何證據嗎?!沒有。如果沒有證據的話,希望這些人最好就此打住,不要再發表讓天下人都覺得很荒謬的言論。

問:如果美方正式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會進行報復?

答:關於這個問題,早在去年12月9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時已經表達得非常清楚了。美方所作所為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性質極其惡劣。中方對此堅決反對。我們敦促美方務必高度重視中方嚴正立場,採取措施糾正錯誤做法,撤銷對中國公民的逮捕令。中方將視美方行動作出進一步反應。

問:你說加拿大和美國濫用引渡程序。你認為他們出於什麼動機?為了達到何種目的?

你是很資深的記者了,你難道不是明知故問嗎?

任何一個有正常判斷力的人都能夠看清這個事件的本質。這種赤裸裸對中國高科技企業進行無理打壓的行為,將被歷史證明是極其錯誤的。我相信公平和正義終將到來。

問: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是否會影響中美經貿談判?

答:我已經說過了,這起事件是一個嚴重錯誤,我們要求美方立即糾正錯誤。

問:有人認為,如果加方不立即釋放孟晚舟,可能會面臨嚴重後果。美方如果引渡孟晚舟,是否同樣會面臨嚴重後果?

答: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一個國家同樣如此。我們希望無論是加方還是美方,都能認識到這個事件的嚴重性質,並採取措施糾正錯誤。

問:中方似乎在拘押兩名加拿大公民的問題上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如果其他國家對中方加大外交施壓,中方是否準備承擔相應後果?

答:關於這個問題,我前幾天就已表明,不存在中方面臨越來越大壓力的問題。即便是剛才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提到的這封公開信,七個國家也就是加拿大和它的六個盟國的一些前外交官加上幾個國家的學者,他們不能代表國際社會的主流聲音。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國家、多少人?中國就有14億人民,正義之聲在中國一邊。

我希望這些前外交官和學者要明最起碼的事理,尊重最起碼的法治精神。如果連這點實事求是的精神都沒有,怎麼去搞研究?他們搞出來的研究結果能符合事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