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薪令、流量洗牌、爆款公式失靈,影視寒冬下,年輕演員的生存法則

作者|申敏

最近,一張易烊千璽的囚服照喜提熱搜。光圈下的他顛覆了往日的陽光形象,寸頭、皮膚黝黑,被刀削過般棱角分明的臉龐,嵌入一雙淒涼的淚目,悔恨之情從照片中緩緩流出。

這是易烊千璽在新片《少年的你》中扮演的叛逆男孩北野的劇照,一邊臉上隱約疊合著一個女孩模糊的輪廓,她是女主角周冬雨。該片入圍了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單元。從主演陣容來看,的確契合了「新生代」的內核。

周冬雨、易烊千璽,一個是金馬影後,一個是以專業排名第一的優異成績考入中戲、正在影視領域大展拳腳的頂級流量。Ta們將攜手在響徹國際的世界三大電影節上展示年輕華人演員的風采。

這場東方荷爾蒙在異國他鄉的遊蕩之旅,預示著屬於年輕演員的時代正在來臨。這些國民度高、流量大、且在光影舞台上鋒芒畢露的年輕人們,被視為中國影視圈的新生力量與希望之光。

然而,如狄更斯在《雙城記》里寫到的,「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句話正暗合著此刻發生的一切。互聯網搭建的快車道,讓Ta們年少成名,可高速發展助長的物質誘惑卻落下文化斷層與精神倒退的「病灶」。

限薪令、流量洗牌、網劇造星、爆款公式失靈……諸多外因擠壓下的畸形影視市場,以「演員」標榜自身的年輕人們要如何自處?這些附著於大環境下的不可控變數,使Ta們的演藝道路迷霧環繞。2019年,等待他們的是殘酷換血,還是歷久彌新?

1

破土而出的新生代們

短短32秒,沒有一句台詞,僅憑被血漬染紅的雙目便傳遞出一個徘徊在死亡邊緣的年輕靈魂的掙扎與倔強。在電影《少年的你》首支曝光的預告片里,易烊千璽的表現著實驚艷。被圍困的青春下撕扯的成長,歲月在年輕男孩的臉上刻下了道道粗礪痕跡。

正在中戲接受專業表演學習的易烊千璽,從《青雲志》的小七、《思美人》的少年屈原、《我們的少年時代》的成志超,到即將播出的《艷勢番之新青年》的阿易、《長安十二時辰》的李泌,每個角色都記錄著他的成長與蛻變。

與易烊千璽同屬於組合TFBOYS的王源,雖然初心做音樂,而且報考了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但表演方面也沒松懈。他參演王小帥導演的新片《地久天長》同樣入圍了本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戲份不多,卻被稱讚「表演非常有質感」。

其實早前在《青雲志》《爵跡》里,王源就已嶄露頭角,接下來的待播影視作品有根據網文大神天蠶土豆IP改編的玄幻巨制《大主宰》和好萊塢大片《極限特工4》,均為頭部資源。

早於二人一步接受表演系統訓練的王俊凱,剝離TFBOYS的隊長頭銜,以個人身份闖蕩影視圈,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國師張藝謀電影《長城》里的驚鴻一瞥,《解憂雜貨店》里極具爆發力的天台爭吵戲,而本色出演放蕩不羈北京小爺的《天坑鷹獵》更是圈了一波路人粉。目前王俊凱正在拍攝陸川新片《749局》,戲份吃重,這將成為他下一部等待觀眾檢閱的作品。

盡管表演的藝術境界通過後天努力可以達成,但如果有天賦加持那便是錦上添花。如果說三小只是靈性正待開發,那麼在影視領域早早交出沉甸甸代表作的劉昊然和吳磊,則如同「為演戲而生」的幸運兒。

去年春節檔口碑票房齊飛之作《唐人街探案2》,以及《最好的我們》《瑯琊榜2》等多部口碑佳作里都有劉昊然的身影。今年他還將陸續有《九州縹緲錄》《雙生》等影視劇面世。

吳磊的2018年也過得豐富多彩。小螢幕有《沙海》《鬥破蒼穹》,大銀幕有《影》《阿修羅》,可謂多點開花。童星出身的吳磊演技自然毋庸置疑,加上早幾年爆款劇《瑯琊榜》里的小飛流一角,為他奠定了堅實的國民基礎與好感度。不過今年暫無庫存,而且截至目前也未有下一步影視作品的新動向,看來吳磊在經歷了去年口碑的冰火兩重天之後,體會到了演員信用度一旦耗盡、就再難挽回的道理,於是正在放慢腳步、調整戰略。

反觀年輕女演員方面,憑借《後來的我們》《動物世界》兩部影片大放異彩的周冬雨,堪稱90後女演員的代表人物之一。日前曝光的《少年的你》預告片中,身著校服的她讓人眼前一亮,與易烊千璽的對手戲也可圈可點。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幕後之王》也看到了她的活躍身影。至於今年開機的新作品,還未官宣,但周冬雨首度擔任出品人兼特出的電影《陽台上》將於今年上映,或許可以期待一下。

童星出身的楊紫,頂著這把名叫頭銜的雙刃劍,既享受著觀眾緣的紅利,卻也遭受著選角的瓶頸。從青衣向花旦轉型過程中,流量成為她破局的利器。三年前《青雲志》《歡樂頌》撕開缺口,去年誕生的王炸之作《香蜜》,讓楊紫的人氣達到新高峰,走出了一條演技與流量並重的花路。今年待播的都市勵志劇《蜜汁燉魷魚》也被提上日程。

這些貼著流量標籤的年輕演員們,無論是從小在片場摸爬滾打的「天才」童星,還是後來步入表演殿堂的潛力股。不可否認的是,新生代們的演技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空間。但相比技巧的磨練,一顆對表演的敬畏之心,才是演員得以維持長久生命力的根本。

2

黑暗降臨,光亮何在?

這些在影視圈闖天地的年輕人們,有的流量加身,有的演技打底,有的全能發展,看似前景光明,然而現實卻暗潮洶湧。具有敏銳洞察力的人能捕捉到瞬息萬變中潛藏的危機,繼而尋求那顆續命的「長壽丹」。

信息狂轟濫炸著大眾生活的每個角落,時間被碎片化,曾經可貴的留白如今被斑斕色彩填滿。互聯網革命帶來進步的同時,也滋生了諸多亂象。當明星的一天24小時被切割成無數個小塊,每個單位時間都能被不同的通告行程賦予具象化的價值。

寵兒們一旦成為稀缺資源,天價片酬、偶變投隙的影視爆款公式、耍大牌,全都接踵而來。這些行業頑疾讓影視從業者們的寒冬雪上加霜,刺骨的疼痛終於逼得產業鏈上的各方玩家不得不抱團反擊。

從三大視頻網站和正午陽光、慈文等六家頭部影視公司聯合響應國家倡導的限薪令,到愛奇藝、優酷接連關閉前台播放量顯示,信誓旦旦要切除數據作假的毒瘤、戳破明星身價的泡沫。再有剛過去的偶像元年為影視行業輸送的一批新鮮血液,正好與一些中小體量網劇「喜新厭舊」的用人法則一拍即合。

種種肅清影視行業亂象的舉措,猶如揮出的幾記重拳,砸在那些言行出格、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卻仍不知悔改的「固執者」身上。

限薪令落地之後,5000萬被視為一條安全線,也成為一個分辨「真假演員」的過濾器。

曾經那些動輒過億片酬的年輕演員們有的開始審時度勢、被迫自降身價,畢竟聊勝於無,持續的曝光度才是人氣的加固劑,而片方也終於有了相對富裕的資金得以投入內容製作;有的則是為了熱衷的表演夢想,在合理的範圍內自願調低片酬,為藝術讓步;但有的人卻依舊冥頑不靈,原本就抱著玩票的心理在拍戲,既然這條圈錢之路又辛苦、又障礙重重,還不如轉戰音樂、商演、代言等相對輕鬆一些的領域。

曾經屢試不爽的IP+鮮肉=爆款的模式在觀眾回歸理性之後也失了靈,無形中讓一些忽略演技修煉的年輕人丟了工作機會。表象是行業正在經歷優勝劣汰的陣痛,內里卻是影視市場良性秩序的重塑。加之,視頻網站發力自制劇,新人成本低又好用,如果「劇帶人」奏效,還能造出幾顆新星,何樂而不為?從某種意義來說,這些新人演員替代了曾經那些業務能力不強卻因粉絲經濟被眾星捧月的人。

去年兩檔爆款偶像養成類網綜打造的新晉頂流讓固有的流量江山震動洗牌,一批節目孵化的新偶像,已經將觸角伸向了影視領域。楊超越的《長安諾》與程瀟的《天醒之路》日前殺青,孟美岐的新電影《藍色生死戀》定檔今年情人節,陳立農的處女作《軒轅劍》正在熱拍。

韓國限定男團WANNA ONE的人氣成員賴冠霖解散回國後,與芒果娛樂達成合作的超大陣仗簡直超越了此前的EXO歸國四子,以《初戀那件小事》的一番打開宏偉影視版圖的篇章。暫且不論新偶像們的演技如何,其自帶的高人氣與「小透明」級別的片酬就足以獲得影視操盤手的青眼。

況且,男偶像身邊簇擁的追星女孩在為愛發電做數據方面從來不服輸。影視作品的比拼就是男流量粉絲與年輕男演員的battle,在刷數據、互撕抹黑對方等常規操作下,或許新偶像們最終不是憑演技實力打敗年輕男演員,而是用了一些譬如用粉絲戰鬥力反敗為勝的「勝之不武」手段。這也讓公平競爭,變成了一句空喊的口號。

女演員的戰場同樣硝煙四起。去年多位95、00後小小花崛起,斬獲金馬獎最佳女配的「天才少女」文淇憑借與王俊凱搭檔的《天坑鷹獵》圈了一波粉;入圍金馬最佳女配的張子楓從孩童時期便展現出過人的表演天賦,還有李蘭迪、張雪迎正來勢洶洶。

若假以時日潛心錘煉,難保她們的演技不會與已經站穩腳跟的年輕女演員相匹敵。所以後者需要時刻保持危機感,不斷進化升級自己的業務水平等核心競爭力,方能穩住一席之地。

另外,視頻平台關閉前台播放量,失去了這一維度的數據參考,勢必會對流量演員的身價估值產生一定影響。

比如以往在項目前期籌備階段,通常看演員陣容和主創班底,資方基本就決定了是否參投。但現在被寒冬籠罩的影視公司都很謹慎,為控制風險,即便是有頂級流量王俊凱主演的新片《749局》,北京文化也是在看了導演陸川拍攝的素材之後才決定參投,印證了流量光環的褪色與內容為王的回歸。

每個與影視圈沾邊的人都躲不掉寒冬的黑暗時刻,外部環境對以演員自居的年輕人們造成劇烈衝擊,為Ta們的前途裹上了陰霾。興許「以不變應萬變」才能打破僵局。

3

突圍之道

這些正在影視領域打江山的年輕演員們,如何在紛繁難測的時代洪流中,尋覓突圍之道?清晰的自我定位、優質的影視作品、良好的沉穩心態,都是安身立命之本。

斑駁陸離的影視圈,紙醉金迷早已見怪不怪,局中人稍有不慎就會被卷入誘惑的漩渦,沉淪、失足而背負罵名。被視為異類的初心堅守者,實則是在明確的自我認知指引下腳踏實地前行。

一旦立下做演員的決心,就需要屏蔽外界雜音,鑽研演技。正如周迅在《表演者言》第二季所言,「生活里演員就像八爪魚,必須眼耳鼻舌身意都打開,誠實地面對所有事情。」演員,是呈現生活萬象的載體。倘若每時每刻都與人間隔絕,怎麼能汲取創作靈感,又如何能把對生命喜怒哀樂的感知化入角色?更遑論打動觀眾了?

所以,與其把大塊時間花在綜藝等其他領域耗損自身的神秘感,倒不如安安靜靜生活,適當保持與觀眾的距離,才不至於在表演時讓觀眾出戲。

其次,用作品霸屏以累加人氣的效應已經出現適得其反的跡象。如果沒有出彩的角色加分,給觀眾帶來的只有審美疲勞,甚至會把對角色的不滿遷怒於演員。因此,多演戲不如演對戲。

尤其對那些演技過關的年輕演員,選作品和角色的眼光非常重要。角色與自身的匹配度、作品與自己能否相互賦能,都是首要考慮因素。這時,找專業的經紀團隊做項目評估就顯得十分必要,切忌把事業話語權都托付給親戚,以免得不償失。畢竟演員的黃金時期有限,再好的苗子也經不起折騰,錯過了好時光,換來的唯有曇花一現。這方面,國民牆頭劉昊然可謂是一個正面教材。自己有想法,公司也支持,選擇作品眼光毒辣、精準狠,達成了演員與作品的互相成就。

最後,需要保持良好心態,戒驕戒躁。不因外界迷惑,不被欲望支配,時刻保持清醒頭腦與危機意識。慶幸的是,一些年輕演員們在感受到流量的生存危機後,早早就領悟了沉淀的力量。易烊千璽曾說,「在外界看來,我還是小孩,所以會對我比較包容。但是越往後走,就肯定得用實力說話了,因為我會變成一個大人」。不盲目追求流量而做一些折損名譽的事,潔身自愛,才是最好的保護傘。

演員,入戲,演繹的是虛擬烏托邦里的故事;出戲,則卸掉角色外殼回歸真實的生活。Ta們在虛實世界的交匯處往返穿梭,體驗著別人的命運,再對照自己的人生。聰明的人,會調整行動軌跡趨利避害。麻木之人,就只是純粹的角色扮演。

不可否認,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他人的認可,然而成功的鮮花不可能永遠綻放。誰也不是常勝將軍,總會遭遇滑鐵盧,這才符合峰谷交錯的人生曲線。盡管大勢不可逆轉,但未雨綢繆卻能及時止損,找到新出路。

紛紜雜沓的外因編織了一張密實的網,牢牢困住了固步自封者,卻為不甘後人者提供了養精蓄銳的機會。如今影視圈改朝換代的颶風正在襲來,曾經的美好畫卷出現了裂痕。只有能在縫隙中頑強生長的人,才能擊潰周遭的瑣碎,不輕易落入世俗而隨波逐流。

而那些將表演當成終身職業的年輕人,會在一次次耗盡身心的肉搏戰中,挖掘表演的意義,感受演員的價值。Ta們,永遠不會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