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農民打水,發現井壁上立著一陶瓷,考古專家因此找到秦始皇兵馬俑

1974年的春天,臨潼縣西楊村的農民像往常一樣去井口打水,打上來的水與往日一樣甘甜可口,不同的是桶里面總有一些陶俑碎片,巴掌大小,看著像瓦片,但仔細一瞧有感覺與自家房屋上的瓦片不太一樣。

對這些碎片,村民們都摸不著頭腦,村里的老人認為這是瓦神顯靈,連忙拿一塊回家供起來;有的村民則認為則是瘟神留下來禍害西楊村的邪物,就是因為這些瓦片,村里才這麼窮。村長看著村民們各有說辭,也拿不準主意,於是把這事上報到縣里。縣里派人下來查看,雖然看不出端倪,但看著像文物,於是讓文物局派人過來認一下。文化局的趙康民下來一看,似乎瞧出些端倪,他讓村民們把所有的瓦片都拉回文化局,自己經過幾天幾夜的拼湊,竟然拼出兩個陶人出來。

這事兒在臨潼縣引起不小的反響,縣主管馬上層層上報,一直到中央政府終於得到批示:封鎖現場,保護文物。

不久,一支由考古學家袁仲一帶隊的考古小組進駐西楊村。進村之後,袁仲一一行人先不急著破土挖坑,首先將散落在村民家中的陶片都集中起來,然後再向村民打聽相關的奇聞異事。

其中村里的長輩和萬春說,他小時候,父親到井里打水看見過一支怪物,怪物趴在井壁上一動不動,但是井里的水卻越來越少,父親認為是那怪物把水給喝了。

於是糾集一幫人把怪物給撈了上來,結果撈上來一看,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個大瓦罐,村民為了泄恨就把瓦罐給打碎了。

袁仲一判斷,井壁上的怪物可能就是陶俑。於是讓和萬春帶自己到井邊察看,袁仲一觀察了一番,在地上畫了個叉,命人在此鑽探。

沒想到,鑽到四五米深時,就探出許多陶俑碎片。此後考古小組以此為中心向外擴展,沒想到挖出一個長約兩百多米,寬約五十多米的大坑。其中出土五百多件陶俑和二十幾屁陶馬,這就是秦皇兵馬俑的一號坑。

一號坑出土後不久,袁仲一憑借多年的考古經營判斷,如此完整的一號坑絕對不會這麼「孤獨」,因為他認為古人修墓很講究對稱,所以一號坑肯定不會單獨存在。於是他命人以一號坑為中心擴展勘探範圍。終於在一號坑的東北方向不遠處的一顆杏樹下面發現了陶俑碎片。

隨著挖掘工作的深入,長124米寬98米的二號坑橫空出世,總面積六千平米的二號坑共出土陶俑、陶馬近一千五百件。

既然在一號坑東北方向出現二號坑,根據中國人天圓地方的原則,一號坑的正北方和東面都應該會有陶俑坑。

果不其然,在一號坑的東面又發現了三號坑,三號坑規模較小,約五百平米,出土文物較之一二號坑也不多。

不過令袁仲一感到奇怪的是,一二三號坑都符合古代戰場上的行軍列陣之法,但是不完整,此陣法還缺少一塊,理論上應該就是四號坑,但考古隊繼續擴展發掘範圍,始終未能發現四號坑。

多年以後袁仲一依據三號坑的規模推測,可能是秦末農民起義,秦國抽調大量修陵勞役去鎮壓起義軍,導致耽誤了工程,再加上秦朝的轟然崩塌,可能四號坑根本就沒來得及修築吧,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三號坑相較一二號坑規模相去甚遠,當然這也只是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