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之「路」書寫開放新故事

中新社昆明2月10日電 題:雲南之「路」書寫開放新故事

作者 陳靜

10日上午7時35分,在昆明遊玩了3天的胡琳結束了春節假期,乘坐D8656次列車從昆明出發,踏上歸途。約2小時後,她將抵達大理,隨後轉乘汽車,下午1點就能到保山,稍作休整後,準備開始新一年的工作。

資料圖:大理至瑞麗鐵路大保段的瀾滄江特大橋。中新社記者 宋吉河 攝

「同樣的路程,10多年前只能坐大巴,大約需要12個小時,如今6小時就已足夠。」胡琳說,「遺憾的是保山還未通火車,正在建設的中緬國際通道大瑞鐵路預計2022年全線通車。到時候,回家就更快了。」

地處中國西南邊陲的雲南,與緬甸、越南、老撾接壤,山地、高原面積占國土總面積的94%。自古以來,複雜的地形地貌使雲南交通發展緩慢,制約其經濟發展。為了克服這一困難,雲南這片土地上孕育了馬幫文化、茶馬古道、滇緬公路等傳奇故事。

雲南省保山市副市長薑濤介紹,早在2400多年前,中國先民開辟的南方絲綢之路(蜀身毒道)經過騰沖進入緬甸,抵達印度、伊朗、阿富汗等國家,一直是中國通往南亞各國條件最優、路程最短、輻射人口最多的國際商路。依托這條古道,騰沖得以較早的開放和開發,素有「極邊第一城」之稱。

胡琳提到的昆明—瑞麗—緬甸一線,正是近代中國的「抗戰輸血管」——滇緬公路。為保證抗戰物資順利從緬甸運至中國,滇西20萬民眾10多個民族在9個月時間里,用血肉築成了滇緬公路。

昆明市博物館內「飛虎隊紀念館」展示的資料顯示,日軍切斷滇緬公路後,由美國將軍陳納德率領的「飛虎隊」開辟了雲南至印度的空中走廊——「駝峰航線」,繼續提供抗戰物資。這是世界戰爭空運史上條件最艱苦的運輸航線之一,時至今日,在高黎貢山連綿的群山中,還遺留著當時飛機墜毀的殘骸。

關於「路」,雲南人有著說不完的故事,也抱有更大的期待。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步伐的邁進,「一帶一路」建設的提出,雲南從經濟發展的「末梢」轉而成為對外開放的「前沿」。過去要歷經千難萬險才能抵達的地方,如今已成為坦途。

雲南省交通投資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從明介紹,當前,雲南正加緊建設「七出省」(分別通往成都、重慶、貴陽、遵義、興義、百色、芒康)「五出境」(分別通往泰國曼谷、越南河內、緬甸皎漂、印度雷多)的公路網路。2016年底,滬昆高鐵正式通車,雲南成為連接中國腹地和南亞東南亞國家的陸上交通樞紐。

彼時「飛虎隊」的主要基地和司令部——昆明巫家壩機場,在2012年退出歷史舞台。新建成的昆明長水國際機場,截至2018年底,已開通連接東盟10國、南亞5國首都及重點旅遊城市航班,南亞東南亞通航點達34個,位列全國首位。

中、老、緬、泰四國建立定期聯合巡邏執法機制,不斷改善通航條件。2017年5月,雲南本土旅遊公司推出了「瀾湄水路+昆曼公路環遊金三角」的旅遊線路,瀾滄江—湄公河一線已經成為發展旅遊的「黃金水道」。

曾經被交通所「困」的雲南,如今成為中國面向南亞東南亞國家開放的窗口。隨著海、陸、空三路交通的不斷建設,雲南將繼續書寫對外開放、與周邊國家合作共贏的新時代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