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學家董佳家:師從諾獎導師 樂觀擁抱「不確定性」

中新網上海12月7日電 題:青年科學家董佳家:師從諾獎導師 樂觀擁抱「不確定性」

作者 鄭瑩瑩

「路遙知馬力,科學家最寶貴的動力就是興趣」,40歲的青年科學家董佳家說。他有一個牛「導師」——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夏普萊斯教授(Karl Barry Sharpless)。在董佳家的眼裡,導師便是一個以興趣為生的人。

董佳家在美國斯克裡普斯研究所的夏普萊斯教授實驗室呆了6年,2015年回到中國。在董佳家現在的辦公室裡,還貼著一張導師曾贈予他的剪報——一張「六角恐龍」的報導。

「真的有這種生物,它看上去有六只耳朵,我用它來提醒自己:世界上什麼奇怪的事情都有。」他說。

董佳家是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員。他於2006年在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之後作為高級科學家加入白鷺醫藥技術(上海)有限公司,進行新藥研發工作;再後來由於在新藥研發項目上的突出表現,被推薦加入夏普萊斯教授的實驗室。

董佳家說從事科學的人,誠如導師夏普萊斯教授所說的,需要擁抱「不確定性」,而且要非常享受這個探知的過程。

「科學沒有標準答案,科學的核心精神就是去發現未知,而非尋找確定的目標。」他說。

他的導師夏普萊斯教授就是這樣一個愛打破陳規的人,夏普萊斯教授最先提出點擊化學(Click Chemistry)的理念,顛覆了傳統的合成化學。

「在化學領域,最難的不是怎麼合成,而是合成什麼」,董佳家說。在美國斯克裡普斯研究所工作期間,董佳家與夏普萊斯教授一起開創了第二代點擊化學核心理念,並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德國應用化學雜誌(Angew. Chem. Int. Ed。)的封面發表了第二代點擊化學理念的奠基性論文「Sulfur(VI) Fluoride Exchange (SuFEx):Another Good Reaction for Click Chemistry」(六價硫氟交換:點擊化學的另一個好的反應)。

董佳傢指導學生 鄭瑩瑩 攝
董佳家指導學生 鄭瑩瑩 攝

師從「大師級導師」,董佳家說,最重要的是學做人,以及學術態度。董佳家說,談做人,「他(導師)很牛,卻很謙虛,總是說自己不知道什麼,不說自己知道什麼,人非常謙和。」講學術態度,「他非常嚴謹,我在美國跟他發表了一篇文章,前後改了幾十次,寫了三、四年,都以為快發不出了,後來發出來了。」

董佳家說,導師主張的是「不著急,沉下心來慢慢做」。這樣的科學態度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甚而影響他現在所帶領的團隊。

他表示,中國的科研實力和國際先進國家相比,還有差距,「我們不能盲目自大,但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國還處在‘學步’階段,需要給科學家們多一點時間,多一些耐心。」

在董佳家看來,科學是雞,技術是蛋,中國現在趕超的更多是技術,還需要培育科學的土壤。

「科學的魅力在於,只有你想不到的東西才有意義。第一個發現蘋果掉下來的有意義,但接著發現柚子、香蕉掉下來,就沒有太大意義了」,在他看來,「跟風科學」意義不大,最難的是第一個發現的人,而中國缺的正是有原創性的科學發現。

董佳家看好點擊化學領域,他說,「這個領域新,機遇很大。」

他喜歡一個詞:serendipity,翻譯成中文,大意是「意外發現新事物」。他說,在人們歸納的邏輯球裡,一切皆是已知,而科學發現不會遵循已知邏輯,科學家們需要去發現的是未知。

科學的路還長,他說,既然選擇這條路,就要樂觀擁抱「不確定性」。

「‘做得開心’比‘做什麼’更重要,不是嗎?」末了,他反問記者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