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時代的安納托利亞文明

在民族遷徙浪潮中還有一支被稱為盧維人的印歐民族,他們進入了半島的西部和南部,建立了一些小國,例如赫梯文獻中常常提及的阿爾紮瓦王國。盧維人所使用的盧維語既有楔形符號形式也有象形符號形式,而在赫梯王國滅亡後,盧維文化及其象形文字延續到了鐵器時代,並對敘利亞北部地區產生了重要影響。近年來隨著盧維語及其相關文獻研究的深入,國際上已經有不少學者將其稱為盧維文明。

胡里人建立了米坦尼王國(公元前1500年—前1250年),其鼎盛時期囊括了半島的東南部、敘利亞北部和兩河流域北部,他們所用的語言是楔形符號書寫的胡里語。米坦尼王國趁著赫梯人與亞述人的衰落之際發展成為古代近東的強國之一,但隨著赫梯人和亞述人的再度崛起,米坦尼王國被不斷蠶食,胡里文明也隨之衰亡。

哈梯文明、赫梯文明、盧維文明以及胡里文明一起構成了安納托利亞文明的整體,它們雖在時間上偶有重合,地域上分布不同,但在赫梯文明的主導下形成了多文化並存、多文明融合的形態。一方面,赫梯人在對外征服以及政治統治中,吸收了被征服和被統治地區的文化,例如赫梯王國先後吸收了哈梯人、盧維人、胡里人等民族文化,其都城也因此出現了同時使用八種語言書寫文獻的「國際化景象」。另一方面,各文明之間也相互交流和學習,例如盧維文明下的阿爾紮瓦王國國王就曾用赫梯語給埃及法老寫信,而赫梯人征服胡里人之後,赫梯王國的文化又一度呈現出胡里化的傾向。因此,安納托利亞諸文明是在自覺或者不自覺的過程中完成了文明間的交往與互動,它們不再單純地屬於某一個民族的文明,而是經過消化、融合、再創新等一系列過程後的文明,也因此更具開放性和創新性。

從總體來看,安納托利亞諸文明在東西方早期文明的交流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媒介角色。首先,古代兩河流域文明通過亞述人的商業活動傳播到安納托利亞半島。自公元前2000年開始,亞述人在安納托利亞半島建立了名為「kārum」的貿易據點,他們在兩河流域與安納托利亞之間從事著錫、羊毛和金銀銅等物品的商貿活動。赫梯王國建立後,歷代國王的征戰以及政治外交等活動也加強了兩河流域與安納托利亞之間的聯繫,例如穆爾西里一世攻占巴比倫、蘇皮魯流馬一世迎娶巴比倫的公主。因此,不少來自亞述和巴比倫的書吏、工匠和醫生等頻繁地出現在赫梯王國的文獻中。此外,胡里文明在兩河流域文明與赫梯文明之間也發揮著媒介作用,兩河流域的一些文化首先被胡里人學習,之後再間接地影響了赫梯人。

其次,古代埃及文明也對安納托利亞半島產生了重要影響。古埃及的法老們曾與胡里人和赫梯人在敘利亞地區發生利益衝突,最為典型的即是埃及與赫梯之間的卡疊什之戰以及戰後所簽訂的「銀板條約」。埃及與赫梯之間的「戰或和」都大大地促進了雙方的文化交流。我們在考古遺存上就發現了不少雙方文化交流的例證,赫梯王國的斯芬克斯雕像明顯就是向埃及人學習的結果,而在雙方的外交書信中也多次記載了埃及法老曾派遣醫生前往赫梯王國的事件。

除了古代東方文明,來自西方的文化也對安納托利亞半島產生了重要影響。作為印歐民族中的分支,赫梯人、盧維人等民族都自帶了印歐文化的烙印。有學者認為印歐民族遷徙的路線之一是從巴爾幹半島經由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進入了安納托利亞半島,倘若這一觀點得以進一步證實,那麼在其遷徙過程中,必然會把西方的文化帶入安納托利亞。國內外學者的研究已經證實,赫梯王國文獻中出現的「阿黑亞瓦人」很可能就是希臘文獻中的「阿卡亞人」,即荷馬史詩中所指的希臘人。以阿黑亞瓦人為代表的西方邁錫尼文明對半島西部進行了軍事騷擾,並與赫梯王國爭奪過阿拉西亞地區(今塞浦路斯島)的控制權,不過戰爭、政治外交等活動在客觀上促進了雙方的交往與聯繫。

安納托利亞諸文明不僅學習和借鑒了東西方文明的優秀成果,隨著自身文明的發展,還對東西方文明施加影響。首先,哈梯文明、赫梯文明和胡里文明都對東方文明存在著一定程度的影響。哈梯人的冶鐵、石料建築等技術不僅通過亞述人的商業貿易得以外傳,還被後來的赫梯人繼承、改造並通過軍事和外交等手段傳播到了兩河流域、敘利亞乃至埃及等地區;赫梯人和胡里人的戰車、馴馬等軍事技術以及宗教文化也在相互融合後對古代東方文明產生了影響。其次,胡里文明和盧維文明對安納托利亞文明的西傳發揮著重要作用,不少西方學者將出土於赫梯王國都城的胡里人文獻《庫馬爾比神話》視為古希臘《神譜》的源頭。近年來,不少語言學家開始嘗試使用胡里語和盧維語去解讀克里特島出土的費斯托斯圓盤,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由此可見,東西方文明間的交往與互動自青銅時代就已經開始,盡管諸文明存在著發展程度不一、文明形態各異等特點,但在文明交往和文化交流之中,它們互相借鑒、共同成長。青銅時代的安納托利亞文明,不僅內部之間發生著明顯的交往和互動,作為一個整體對東西方文明之間的交往與互動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安納托利亞諸文明作為東西方文明之間的重要媒介,開放性地吸收了本地與外來的眾多優秀文化因素,經過自己的消化吸收後又對東西方文明產生影響。因此,古代安納托利亞文明堪稱是東西方早期文化交流的使者。

(作者:蔣家瑜,系首都師范大學歷史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