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系公司紮堆IPO:年內已投出14家,總市值超萬億,自身股價卻遇滑鐵盧

此前有一篇火遍朋友圈的文章《騰訊沒有夢想》,文章認為騰訊已經失去了創新能力,變成了一家「純粹投資驅動的撒錢公司」,回看騰訊過去幾年,其瘋狂在社交、電商、出行、文娛、遊戲、新零售等多個領域布局,但如果高速增長的投資業務被拿來證明騰訊「失去了夢想」,似乎有些武斷,事實上「流量」與「資本」早就被圈定為騰訊的核心能力,通過投資或並購的方式,確保自己不失去未來。

在2018年即將結束之際,互聯網公司上市再次掀起小高潮,這其中我們都能看到騰訊的身影,時報君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在港股和美國市場提交上市申請的互聯網公司有近40家,其中騰訊系公司數量有14家,且多被稱之為「獨角獸」。

日前,由騰訊內部孵化出的另一獨角獸企業「騰訊音樂」上市進程已經敲定,將於12月初開啟國際路演,12月12日紐交所上市。

騰訊系互聯網公司掀起年底上市小高潮

三家幾乎同時IPO的公司背後都有騰訊的身影。

12月6日,樂逗遊戲母公司夢創天地(股份代號:1119.HK)在港交所上市,發行價為6.6港元,募集資金淨額為7.45億港元。

招股書顯示,騰訊自2013年投資夢創天地後一直是夢創天地除管理團隊之外最大機構股東,IPO前騰訊持股20.65%,iDreamSky Technology持股18.71%,IDS Partnership持股為4.90%。

騰訊與夢創天地的合作包括:雲計算方面,創夢天地通過全面整合騰訊雲的技術提升經營能力與用戶體驗;IP原創及經營方面,創夢天地對騰訊的暢銷漫畫《我是大神仙》進行動畫改編,並與閱文集團成立合資公司,聯合開發IP;數字娛樂方面,創夢天地與騰訊視頻合作開設好時光影遊社;遊戲方面,創夢天地利用微信和QQ等社交平台獲取新用戶,騰訊發行創夢天地的遊戲如《全民冠軍足球》,創夢天地參與發行經營騰訊的《禦龍在天》。

大洋彼岸,與夢創天地同日上市的還有蘑菇街,蘑菇街此次IPO共計發行475萬股ADS(美國存托憑證),並為額外的71.25萬ADS提供超額配售權,每股ADS的首次公開發售價格為14美元,共募集7647.5萬美元。

招股書顯示,IPO前,騰訊為蘑菇街最大股東,持股為18%,高瓴資本持股為10.2%,Trustbridge Partners IV,L.P(摯信資本)和貝塔斯曼分別持股為8.2%。IPO後,騰訊依然為蘑菇街最大股東,持股17.2%,擁有4%投票權;高瓴資本持股9.8%,擁有2.3%的投票權。

而一拖再拖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簡稱騰訊音樂)IPO終於有了最新進展,12月3日,騰訊音樂更新赴美上市招股書,擬發行8200萬份ADS,招股價區間為13-15美元,擬籌資12億美元,估值介於220億-250億美元(約合1515億-1721億人民幣)。時報君從一接近騰訊人士獲悉,騰訊音樂將於12月初開啟國際路演,12月12日紐交所掛牌上市,其中騰訊持股59%,為最大股東,擁有61.5%的投票權。

騰訊系「全家桶」,股價遭遇滑鐵盧

▲▲▲

高速增長的投資業務一度成為外界拿來證明騰訊「失去了夢想」的佐證,如果從近兩年騰訊財報來看,「流量」與「資本」早就被圈定為騰訊的核心能力,通過投資和並購的方式,確保自己不失去未來。

今年稍早時候,騰訊官方宣布的所投資公司數量「超過600家」,但內部人士稱接近750家。騰訊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根據公允價值計算,騰訊對關聯公司(上市的和未上市的)的投資額為人民幣2142億元。

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騰訊投資企業的數量超過紅杉資本,投資收益占到騰訊總利潤約1/3,2016年和2017年,騰訊投資收益分別占據其利潤的7%,22%,截至2018年9月底第三季度,騰訊其他淨收益為人民幣88億元(約合12.7億美元)。

時報君根據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掀起的內地公司赴港股、美股上市浪潮中,其中有14家公司頻繁閃現騰訊的身影,其中包括映客、小米、美團點評、同程藝龍、華興資本、海底撈、夢創天地,赴美上市的愛奇藝、嗶哩嗶哩、虎牙、優信二手車、拼多多、蔚來汽車、趣頭條、蘑菇街以及即將上市的騰訊音樂。剔除還未上市的騰訊音樂,騰訊參股的企業合計總市值達到11029億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騰訊參股的赴港上市公司自上市以來股價均出現下跌狀態,其中映客跌幅最大,達到49.53%,接近腰斬;美團點評自上市以來跌幅為25.67%;小米、華興資本股價跌幅分別為18.81%、17.41%。

以下為騰訊持股的港股上市公司:

赴美上市的企業也好不到哪去,除了愛奇藝、嗶哩嗶哩、蔚來汽車以外,其餘個股股價均出現下跌,其中趣頭條自上市以來股價跌幅達到72%,優信股價跌幅達到61.12%。

以下為騰訊參股的赴美上市公司明細單:

如此多的騰訊投資企業都選擇在2018年年底之前上市,一位香港中資券商分析師向時報君分析稱,流量紅利時期已過,微信用戶數增長已經非常緩慢,天花板在2018年呈現,利用流量講故事的企業必須趕在流量枯竭之前上市套現。同時也是騰訊自身業務布局的需要,在核心業務遊戲遭遇下滑後,短期內已經不可能有第二個類似王者榮耀的爆款遊戲出現,快速變現投資業務可能也是公司的一個戰略。

記者採訪多位投行人士綜合觀點來看,騰訊近些年對外投資帶來的回報遠不止於收割IPO紅利。

「騰訊不是財務投資者,也並非是賺快錢」,上述中資券商分析師指出,騰訊大量對外投資主要有兩個意義:一是戰略布局,騰訊就是一個連接平台,通過強大的流量入口參股介入到各個賽道中;二是騰訊支付業務的落地,也就是說騰訊每參與一個場景就意味著微信支付有了一個新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