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景瑜:不管演員還是普通人,先做個好人

原標題:黃景瑜:不管演員還是普通人,先做個好人

2016年,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模特變成粉絲近兩百萬的偶像明星,黃景瑜僅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彼時他就曾接受過新京報「演員新勢力」欄目的採訪。

 

2016年4月,黃景瑜接受新京報專訪。

他曾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去當兵,當特種兵。「當兵是我從小的夢想。」因為他總想保護周圍的人,骨子裡就有一股子正義感。

 

2018年,黃景瑜參演的電影《紅海行動》口碑票房雙收,開啟了他演藝事業的新高峰,「也算是圓了我兩年前許下的願望。我本身就喜歡戰爭題材的電影,也特別喜歡特種兵,能演這類角色,我很興奮,穿戴上這麼先進的裝備,在這樣一個雖然是模擬的,但是已經很接近於真實的戰場上,這就是夢想啊!」

 

《紅海行動》

而關於未來的計劃,黃景瑜稱,「這一年應該都是在拍戲。」他說,他是個沒有規劃的人,「重點是把眼前的工作幹好,不管是做演員,還是做個普通人,總之,做個好人吧。」

 

2016年3月

第一次演電視劇(《半妖傾城》飾努爾哈赤)——「稀裡糊塗拍的」

那個時候剛做演員,都還沒有經紀人。是之前公司的一個人推薦我去的,他跟我說這是於正老師的戲,我也不知道於正是誰;他們又跟我說於正老師之前拍過什麼戲,我也都不知道;大家跟我說這個戲很好,你應該去,我當時也無所謂,就覺得有空就去唄,稀裡糊塗就把戲拍完了。那個時候我剛拍完網劇,已經有很多人知道我了,但也是一個很迷茫的時期。

《半妖傾城》劇照

 

2016年5月

第一次做真人秀常駐嘉賓(參加《約吧!大明星》——「真的有發脾氣」

最開始錄的時候有點蒙,因為我之前沒錄過真人秀,不知道真人秀應該是一個什麼狀態,而且當時跟其他藝人也沒那麼熟,也都是錄節目才認識的。所以有幾次我在真人秀裡面真的有發脾氣,或者是為人家鳴不平。後來大家看到的其實還好,但我錄的時候並不知道不應該在真人秀裡面發脾氣。我也不是在工作上發脾氣,其實就是在那件事上有點急,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也是年輕不懂,傻傻的。

《約吧!大明星》劇照

 

真人秀既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同時又是綜藝節目的一種,還是要給觀眾看的,所以到現在我也沒有理解,在一個真人秀裡面我到底應該是認真,還是不應該那麼認真。

 

2016年7月23日

第一次參加拼盤演唱會(牙牙星球粉動星空演唱會)——「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我在那之前沒上過那麼大的舞台,一下子場面那麼大,真是搞得我手腳冒汗,上場前心臟都快跳出來了,特別緊張。我上一次有那種感覺還是我第一次打柔術比賽的時候,我在比賽前一天就吃不下東西、睡不著覺,但是打比賽要耗費體能,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吃東西,否則上場肯定輸,所以我強迫自己吃了一碗面,結果吃完沒多久就吐了。

 

參加牙牙星球演唱會。圖/視覺中國

上台前的緊張感跟那個差不多,有三個小時我一直在上廁所,嘴巴又幹,一直在喝水。唱完下來,覺得終於從燈光下,從那麼多人面前離開了,心裡一下通暢了,也沒力氣了。我其實是一個不太願意表現自己的人,人家上台會跟觀眾打招呼、微笑,把自己最有魅力那一面展現出來,我卻不太習慣也不太擅長,我更多地是想隱藏自己,所以我也沒有表情,就想趕緊把歌唱好,然後就下去了。如果現在再有一次這樣的機會,我想可能會比那次好。

 

2016年8月

第一次參演電影(《槍炮腰花》飾阿蒙)——「話都不會說了」

對於我來說挑戰挺大的,相當於讓一個圈外人與成熟、專業的團隊合作,走位、鏡頭、燈光,一切我都不懂。剛開始拍的時候,就是不知所措,我自己都能感覺得到我在鏡頭前有多麼緊張,手腳都不知道放哪,不知道應該什麼表情,話也不知道怎麼說。跟我對戲的又是王千源老師,公認的實力派,我壓力就更大了。

 

《槍炮腰花》主演黃景瑜、陳意涵、王千源。

源哥真是很厲害,他前一秒還在跟你聊天,一喊開始立刻就進入角色了。我是對周圍所有的環境不適應,也不相信自己是那個人物,這種狀態持續了兩天。最開始對於我來說是不合格的,大概拍到二十多天的時候我就很適應了。

 

2016年11月30日

第一次辦生日會——「當時我哭了」

第一次辦生日會,其實也可以說是長大後第一次過生日。在我印象裡除了很小的時候周歲辦過,接著就只有上初中的時候過了一次生日。一下場面那麼大、那麼多人給你送祝福,我在台上又唱又跳,覺得還挺隆重的,自己居然還能搞這麼大的事情,好有存在感,特別感動,我記得我當時都哭了。

 

2017年2月

第一次演軍人(《紅海行動》飾顧順)——「坐車坐到想砸車」

我記得很清楚,我是破五從家走的,大年初六到的摩洛哥。在那邊沒有任何公開露面的機會,我也沒怎麼回國。因為摩洛哥真的是挺遠的,交通也不太發達,從國內到那邊單程就要40多個小時,回來一趟太可怕了,後來我已經坐車坐到想下來砸車了。而且那邊沒網路,每天都要拍戲,我本身也不太喜歡發微博,所以就像蒸發掉了。

 

關於《紅海行動》

 

2017年2月1日,正是大年初五,黃景瑜登上飛機準備奔赴摩洛哥參加電影《紅海行動》的拍攝。在《紅海行動》中,他飾演一名中國特種兵,而飾演這樣的角色也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所以,他既興奮又激動。

 

摩洛哥與北京,有8個小時的時差,剛到時,黃景瑜每天夜裡凌晨兩三點就一定會醒過來,早上六七點就要開始訓練,一直到太陽落山。「然後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大家再集體到健身房訓練體能。」

 

黃景瑜在電影中飾演的顧順是名狙擊手,「對於一名特種兵來說,只有每一項技能都掌握得非常熟練後才能去申請成為狙擊手,所以最初,大家訓練的都一樣,比如手槍、步槍的操作。」練到後期,黃景瑜會專門進行一些狙擊手的訓練,「狙擊手開槍很有講究,需要配合呼吸、心跳,讓身體靜止到零點幾秒,然後扣動扳機。因為呼吸和心跳任何一點微微的浮動都會讓你打出的子彈偏離,所以訓練時會特別考慮這方面,怎麼能讓觀眾看出來你在控制呼吸和心跳。」

 

因為最初的訓練都是基本功,練多了,當初的興奮就變成了枯燥,「光掏手槍我們就練了兩天,我不懂為什麼要練兩天。」

 

導演林超賢給尹昉、黃景瑜講戲。

 

到了真正實拍,黃景瑜才發現「真的是需要花時間和槍待在一起,才能讓這把槍看起來是你的」。原本的訓練都是在廢棄的工廠裡進行的,「我只需要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趴在那裡,而且用的都是假槍。那個時候跟你講心跳和呼吸其實覺不出什麼。實拍後,要跑很遠的路、爬山,或者吊威亞從兩個樓之間蕩過去,然後立刻進入狙擊狀態,那個時候才是驗證之前訓練的時刻。」

 

戰爭場面的拍攝牽扯的部門很多,所以實拍的時候黃景瑜壓力更大,「一千多個人忙幾個鐘頭就為了你一個鏡頭。一場爆破戲,埋一次炸藥就好幾個小時,測試、調配,埋太多會炸傷人,埋少了又炸得不夠漂亮,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去開那一槍。」

 

整部電影是順拍的,也就是按照電影故事發展順序拍攝的,所以第一場狙擊的戲是在城市裡解救撤離被困的中國公民,情節相對沒有那麼緊張,「後來變成了遭遇戰,被人家埋伏,就比較狼狽了。所以我要在很狼狽的情況下,保持住狙擊手的冷酷,但又不能太冷酷了,因為已經被人家打成那樣了,如果沒有波瀾也不真實。」

 

2017年8月

第一次主演電視劇(《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飾賀蘭靜霆)——「沒那麼懵了」

之前主演的是網劇,所以這算是第一次主演電視劇吧,沒有那麼蒙了,很順利。這部戲的導演陳正道很棒,我特別喜歡他,也特別喜歡聽他講故事,所以整個感覺特別好,我對這部戲的期待很高。

 

《結愛》劇照

 

2017年12月

參加真人秀《王者出擊》——「把跟拍錄影跑丟了」

到現在我對綜藝也把握不好,像傻子一樣。我錄《王者出擊》的時候,把跟拍錄影都給跑丟了。這是多麼傻的一件事啊,人家拍不到你播什麼啊?那個錄影特意跟我說「你別跑那麼快,我跟不上,拍不到沒有意義。」

 

我後來才慢慢了解這些。其實對於綜藝節目,比如生活類的或者挑戰類的,就是比較接近真實生活的我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還是挺願意嘗試的。

 

2017年12月24日

生日會給粉絲寫信——「我喜歡臨場發揮」

 

其實2016年就寫過一封,那次給我印象更深刻。我是在生日會要開始前化妝的時候臨時起意,覺得有些話想說,後來上台念的和我寫在信上的差很多,我總是會臨時推翻自己,當時在台上那個燈光還有那個緊張的狀態,我也看不清楚信上寫的,也算是臨場發揮,按照自己當時心裡想的講了一遍。

 

2018年3月

進組拍攝電影《破冰行動》——「演正劇是我的榮幸」

《破冰行動》是一部緝毒題材的電影,也是公安部大力支持的戲,劇情中沒有那麼多感情戲,主要講的還是破案,我也沒想到我能去演這種正劇。說來也是趕巧,從《紅海行動》到《破冰行動》都是主旋律電影。我很開心,能出演特種兵、警察這類正能量的形象,我感到特別榮幸。

 

口述:黃景瑜

藝人供圖

註:該篇專訪原載於2018年3月12日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吳冬妮 徐美琳 校對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