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新片首波影評:上映15個小時票房破3億,用白酒和外星人建交

對於我們影迷而言,春節假期再怎麼長,第一天是注定要在電影院里過了。

今年春節檔被許多網友譽為「神仙打架」,有韓寒的新片《飛馳人生》,有被譽為國產科幻希望的《流浪地球》,有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還有黃渤沈騰主演的《瘋狂的外星人》。

有時間有錢有興趣,2月5日,國內院線的總票房屢屢飚出新高度。截止2月5日15時,單日總票房已經突破11億了。

這一次,我們就帶來寧浩新片的首波影評:

《瘋狂的外星人》

這個電影在上映之前就給了許多值得期待的亮點:

第一,這是寧浩繼《瘋狂的石頭》《瘋狂的賽車》之後瘋狂系列的第三部作品。

多線敘事,戲謔搞笑之後營造出的荒誕感,這種寧浩特色越來越受到影迷的認可。

第二,黃渤主演,作為一個在影視作品和綜藝節目都能玩出自己高度的人,黃渤在這幾年的火熱程度不亞於任何一位當紅明星;

第三,喜劇界的當紅炸子雞沈騰,這次和黃渤搭檔飾演gay氣十足的好兄弟,無疑就是強強聯手。

在許多強調電影就是解壓的影迷看來,寧浩、黃渤、沈騰,這樣的組合對於熱衷用喜劇片賀歲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王炸組合。

2月5日上午9:30,青石看的影院第一場,里面有5、60歲的老影迷,也有5、6歲的小朋友。

前期沒有經過點映,沒有大規模的媒體轟炸,從青石看的場次來看,王炸組合的票房號召力簡直讓人瑟瑟發抖。

截止青石發稿前,該片穩居單日票房榜冠軍。上映後僅僅15個小時,票房就已經突破3億,以目前的趨勢來看單日破4億完全不在話下。

而電影講的故事大概是一個外星人版的「悟空大鬧地球」。

黃渤飾演的角色還是叫耿浩(諧音更好),是一個遊樂園里的耍猴人,但是耍猴節目屢屢被冷落,耿浩面臨失業,國粹耍猴技藝面臨失傳。

耿浩頭痛不已。

沈騰的角色叫大飛,開著一家煙酒代理店,老是跑到耿浩的猴園里賣酒,也是面臨著失業的發展瓶頸。

大飛也頭痛不已。

此時,漆黑的夜空突然砸下一只長得像猴子的外星人,兩人從中看到了新的商機。

由此展開了把外星人當猴子耍,間兒外星人超能力爆發又把人當猴耍的歡喜鬧劇。

地球的另一邊,某一自詡人類最優秀基因的大國派出特工,要來尋找這只外星猴子,完成優秀人類代表與外星人的和平建交。

鬧上加鬧,喜劇包袱片頻繁抖出,把全場影迷逗得前仰後翻。

從春節檔賀歲片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無疑是合格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笑點極為密集,笑點低的同學們可以笑到胃抽筋。

這種笑點的營造,還是一貫的寧浩風格。

寧浩喜歡對人物的立場進行翻轉,從而以反flag的方式營造幽默感。

開場外星人沒有黑科技,完全被耿浩大飛壓制,完全被他們當成猴子來玩弄。

再加上外星人自詡高貴,卻被捉弄的形象反差來突出喜劇效果——一個高傲的外星人為了生存不得不騎自行車、耍花槍、諂媚主人來保命;

但如果受害者一直是外星人,那觀眾難免疲勞。於是很快反轉就來了,隨著外星人超能力的恢復,耿浩大飛馬上就成了自行車上的「猴子」。

第二波通過人設打臉的搞笑就再次產生了,這里不得不佩服黃渤和沈騰了,寒冬短褲騎自行車、吊著威亞滿天飛,為了搞笑可謂被寧浩虐得體無完膚。

此後的幾處外星人、耿浩大飛、外國特工的人設反轉基本都是沿用這種思路來營造笑點。

對於只尋求暢懷一笑的影迷而言,這部電影絕對是可以滿足的;

但如果從寧浩作品的維度來看待這部電影,多少是有點遺憾的。

他以往的作品里,總是能從戲謔搞笑的根本,挖掘出巨大的自我反思空間,而這部影片或許是為追求合家歡,僅僅只停留於淺嘗輒止的摸索;

甚至是最為擅長的就是精巧的多線敘事,在這部影片里也被極大的削弱,沒了炫技的功夫,以至於用多重笑點包紮的單線故事看起來就略顯單調冗長了。

整體而言,寧浩在這部電影里的野心明顯就沒那麼大了,他只希望能夠達到一個笑口常開的效果,即便是笑點的設置趨近於平民化。

但不得不承認,它也是比一般電影要優秀的,特別是有4大亮點值得讚賞:

第一,影片開場的片頭雖然沒有劇情,僅僅是主創的動畫展示,但就是這個片頭讓青石驚喜不已。

中國風的配樂和富有節奏感的動畫,每一處配樂落點仿佛是敲打在影迷的心頭上,讓人有一種回到昆汀電影的驚喜。

第二,影片中人物的穿著打扮、舉止行為都有著濃鬱的煙火氣,這是寧浩電影一直以來的可貴之處,不玩文藝不會粉飾不加濾鏡,讓人有親近感。

第三,無論是國粹耍猴的雜技,還是敲鑼、泡藥酒、白酒建交等,中國元素的巧妙應用製造了不少笑點,使得影片極為接地氣;

第三,耿浩開始被人家嘲笑不會耍猴,卻在後期某強勢國家的眼皮底下,完成了人類史上最為驚艷的耍猴戲,這樣的幽默+荒誕感還是寧浩最為擅長的。

而無論是《瘋狂的石頭》還是《瘋狂的賽車》,他都在試圖為小人物發出一種不平的吶喊:

底層個體再怎麼渺小卑微,只要有了舞台,有了話筒,有了指揮權,誰都可以完成一出精彩的表演!

這樣的浪漫主義情懷,不正是我們每一個小人物的主旋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