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黨活躍的二手平台悄然興起 票務市場如何規範?

重慶沙坪壩市民林先生說:「官方售票只出了那麼一點票,‘黃牛’手裡卻有大量票源。」兩江新區王女士表示,即使再喜歡李健,也不會去買「黃牛」票去聽他的演唱會。

客觀來看,全世界的演出市場都有「黃牛」。但在國內,「黃牛」市場似乎越來越規模化,「黃牛」市場與演出市場活躍度值呈正比,這也在很大程度衝擊著官方正價市場。

實際上,無論是電影票務市場,還是演出票務市場,抑或是旅遊票務市場,均難以擺脫黃牛黨這一擦邊群體。業內人士呼籲,除了有關職能部門加大票務散兵遊勇打擊力度外,文旅娛產業鏈升級也勢在必行。

票務平台亂象頻發

前不久,一則新聞曝出上海迪士尼票務售賣市場亂象滋生:遊客通過中介購買的低價門票實際上是經過層層轉包而來,最後票方跑路給遊客造成不小的損失。迪士尼門票被層層轉包事件也逐漸被公之於眾。

一般情況下,遊客可以通過景區官方直營的網站或者APP這兩種方式購買門票。購買景區直營門票可信度高,並且價格合理,成為許多遊人購買門票的首選。

不過,隨著旅遊電子商務行業的發展,景區門票逐漸被電商截流。景區門票的售賣管道被三分天下,一種是傳統旅行社管道分銷,一種是第三方開設的直營店,還有一種便是OTA平台。景區和OTA電商平台合作,OTA平台同景區進行利益比例分成,或者以賺取門票的利潤差價獲得回報,以同程、驢媽媽、攜程為首的三大OTA平台和景區普遍採用這種合作方式。

盡管巨頭雲集的OTA平台大多做到了盈利,仍難逃被網友詬病的厄運。由於平台自身存在的漏洞,其所帶來的行業亂象不僅給自身帶來不利影響,也給景區帶來不小的麻煩。

例如,消費者在購買機票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自動勾選的酒店優惠券等不必要的服務項目,不經意間就多花了比票價還多的錢,這種被動的選擇服務不僅侵害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給消費者造成不必要的損失,同時也容易使得票務平台的口碑下滑。

再比如,不少非官方授權的票務方利用政策漏洞,在攜程、淘寶網等網路行銷平台變相售賣景區門票,使得景區接待遊客數量超出負荷,給景區的管理帶來不小的麻煩。

業內人士坦言,黃牛黨之所以能夠長期存在於票務市場,與票務所有者的囤票行為不無關係。以一場演唱會的門票售賣為例,主辦方如果把票扔給二級市場,從中賺取的利潤會更多。因此,門票所有者普遍採取饑餓行銷的方式囤票,後期再把門票轉讓到二級市場,二級市場再層層分銷下去,門票就到了「黃牛」手中。旅遊票務市場也同樣存在這種現象。「黃牛」不僅破壞了票務市場的平衡,同時也成為了主辦方的圈錢利器。

二手票務平台會是破局良藥嗎?

作為近年來流量居高不下的明星,薛之謙上海演唱會門票在5月8日預售時,就造成大麥網網站癱瘓;6月1日,演唱會門票正式開售,不到5分鐘即宣告售罄。

面對高熱度的明星,「黃牛」們的加價行為絕非個案。2016年年底,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的門票就曾炒出「天價」,原本定價為7800元的門票,更一度被炒到數十萬元到上百萬元。

在「黃牛」大量活躍市場的同時,二手票務平台悄悄興起。

專門做二手票務市場的牛魔王CEO崔傑夫稱,目前牛魔王票務在很多熱門演出上已占據了10%以上的票房。不過百度搜索牛魔王和西十區,首先跳出的是「真假」「和‘黃牛’有什麼區別嗎」「安全嗎」「靠譜嗎」這類關鍵詞,可見二手票務平台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依然還未得到消費者的認可。

按照目前的商業模式,二手票務平台只是對傳統票務平台的補充,比如牛魔王只從二手票務公司拿票,並不能直接從一級票務平台截流,如何擴大市場占有率呢?崔傑夫認為:「我們要做的是提高服務標準。」

據了解,牛魔王的盈利模式就是從每張票抽取5%~10%的傭金。崔傑夫表示,目前平台的毛利率遠高於他們的獲客成本,一直保持著一個良性的經濟模型。

資本市場似乎也盯上了這股新興力量。據了解,C2C二手票交易平台「有票」在今年6月完成了500萬元的天使輪融資,而其他二手票務平台比如牛魔王、西十區,也都取得了融資。

「大多數人對演出的理解不到位,需要一個真正理解演出和互聯網精神的人,從客戶體驗出發,在資本支持下,做一個二手票務平台。」即將上線新的二手票務平台的重慶創業者劉傑說,「要做好這個平台取決於兩點,一是對互聯網的理解,二是對票務市場和粉絲經濟的理解。新一代的演出票務產品,一定是會像貓眼、微票顛覆院線售票一樣的模式。」

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認為,二手票務交易平台是在線票務銷售市場中的重要一環,不僅體現了市場經濟的特性,也有利於靈活機動地調整演出票務的資源分配。

票務市場經營秩序加緊規範

最近,文化部針對各種演出票務亂象出招,發布了《文化部關於規範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對當前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存在的突出問題提出了一系列針對性、操作性很強的管理措施,以期進一步規範大陸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切實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無疑,票務散兵遊勇可能將越收越緊。

記者粗略統計發現,在網路平台上,比起官方管道,更多消費者會到有價格優勢的第三方購買門票。截止到8月15日下午,淘寶平台上一個名為「樂在旅途旅行網」的店鋪銷售的上海迪士尼「一日票」門票月銷量高達49429筆。相比之下,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天貓官方旗艦店以及授權合作夥伴中國國旅旗艦店相同商品的月銷量則僅為5012筆和6325筆。由此足見,第三方平台對景區景點售票的貢獻率。

眾所周知,許多旅遊景區主要依靠售賣門票所得生存,正是這種單一的收入模式,使得這些景區容易陷入過度依賴門票生存的怪圈。

此間專家坦言,為了避免被單一的「門票經濟」拖累,景區應該從產業鏈上考慮生存問題,線下探索個體差異化模式,從門票經濟轉向產業經濟方向發展。此外,旅遊票務市場也可以從僅銷售旅遊門票的單一模式,轉向旅遊的「一站式」門票全包服務。

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