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瑞剛:文娛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青睞其中有技術驅動的項目

「現在的文化娛樂行業在深度調整過程中,大家都在觀望,誰都不希望過早出手,所以最近這個階段是有一些挑戰的。」華人文化集團公司(CMC Inc.)及CMC資本(CMC Capital)董事長、首席執行官黎瑞剛說。

最近,2018金雞湖創業大賽總決賽在蘇州工業園區落幕。黎瑞剛作為下一屆大賽的總評委登場亮相,並接受媒體採訪。圍繞CMC資本的投資策略、中國文娛行業的發展趨勢等話題,他分享了自己的觀點和洞察。

從文娛投資延伸互聯網、消費領域

據了解,CMC資本創辦於2009年,原中文名「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主要進行PE股權投資。成立近10年間,CMC資本先後投資燦星製作、IMAX中國、B站、愛奇藝、快手、等傳媒與娛樂類公司,及餓了麼、運滿滿、英語流利說等互聯網技術和消費類公司。

黎瑞剛談到,CMC資本成立至今的投資策略也有所演變。最早期,CMC資本主要偏向文娛投資,投資過燦星、東方夢工廠等內容公司。後來,CMC資本逐漸開拓互聯網、消費方向的投資。「但毫無疑問,我們在文娛方面還是有獨特優勢。」黎瑞剛說。

目前,CMC資本聚焦傳媒娛樂、互聯網科技、消費三方面的投資,其中傳媒娛樂方面的項目占到約一半左右。「對於其他領域,我們還沒有涉獵,但是我和我的團隊對於健康、工業硬科技方面也有非常濃厚的興趣。」黎瑞剛說。

在成立早期,CMC資本也進行過一些控股型收購,比如對燦星、東方夢工廠的控股。但近兩年,CMC資本以偏少數股權投資為主,沒怎麼做過控股型投資。

「事實上,之前有些項目我們是從控股的角度去談的,但後來因為價格、管理風險等方面的原因沒有做成。這不表示我們會排除投資控股型項目,它還是有價值和意義在那邊。」他說。

與CMC資本平行的華人文化集團公司成立於2015年底,是傳媒娛樂產業經營集團,也會通過投資、並購、孵化等起步手段在電影、電視、音樂、體育、戲劇、遊戲、互聯網、時尚、潮流消費等領域布局。今年7月,華人文化集團公司剛宣布完成近100億人民幣A輪融資,投後估值近400億人民幣。

「華人文化集團公司做投資的目的不是為了退出,而是最好100%全部買來,變成自己的部門經營,同時還要靠管理團隊,甚至對公司有結構性的調整。」黎瑞剛說。

對於CMC資本與華人文化集團公司的關係,黎瑞剛表示,兩邊完全獨立,決策上不會相互影響,但雙方也有業務協同。比如CMC資本投過美國的CAA,CAA的中國公司是CMC資本跟美國CAA合資的,但它有很多業務跟CMC集團公司進行合作。CAA大量歌手到中國落地演出,都是CMC集團公司下屬的企業經營操作。

文娛項目也需技術驅動

由於項目端、退出端兩頭的監管趨嚴,以及過去幾年行業快速發展所產生的泡沫,今年對文娛行業的創業項目來說是融資小年,項目融資金額和成交數量均有所下滑。

對此,黎瑞剛表示,文娛行業在深度調整過程中,包括政府監管、行業遊戲規則、很多公司的估值都在進行深度調整。一旦到深度調整期,大家就是在觀望,誰都不希望過早出手,所以最近這個階段是有一些挑戰的。

「今年以來CMC資本在內容方面基本上沒有投資,會更多看一些文娛行業中間有技術驅動的項目。」黎瑞剛對21世紀經濟報導說。CMC資本近幾年特別重視對技術驅動項目的布局,包括今年IPO的B站、愛奇藝、英語流利說、趣頭條,也都跟技術相關,不是純文娛項目。

在集團公司方面,黎瑞剛表示,團隊主要在做對現有項目的深耕經營。「前幾年有些公司,我們認為它的前景不是特別理想,我們在做處理。還有些優秀的公司,我們在不斷地加大支持力度和資源、資金,希望它能有更好的產出。」他說。

作為傳媒業的教父級人物,黎瑞剛還談到,行業中一直有很多問題,比如內容公司的稅收問題、收視率數據造假問題、票房造假問題等。同時,資本的追逐也造成了行業的泡沫問題。「過去這幾年文娛行業的項目估值嚴重背離它的價值,嚴重虛高。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幾年CMC資本很少投內容製作公司的原因,因為估值你沒法看。」他說。

黎瑞剛認為,這些問題都需要行業進行深度的調整。中國文化娛樂行業要從原來散亂、碎片化、低效率過渡到工業化,第一步是政府一刀砍下去清理泡沫,第二步還是要看行業自身能否形成自我完善的機制,這是很大的挑戰和問號。如果中國真正要成為大的文化國家,必須要建立這個機制。政府不可能每天在前台盯著節目和電影片酬,需要一定程度上推動行業機制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