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宣布隱退,德國「鐵娘子」時代即將終結?

當地時間10月29日,德國總理安格拉·多羅特婭·默克爾(Angela Dorothea Merkel)正式宣布,自己決定12月不再競選基督教民主聯盟的黨首選舉。因此,目前是這位在德國政壇馳騁13年「鐵娘子」的最後時刻。默克爾將不會在2021年繼續參選德國總理一職。

默克爾自2000年起任基民盟主席以來,這位64歲「鐵娘子」已經擔任該職位18年。然而這一結果的宣布正好印證了之前德國政壇的風向標——德國兩大重要聯邦州—黑森州和巴伐利亞州的州議會選舉結果。

在過去的半個月裡,長期執掌德國政權的基民盟在10月28日的州選的得票率預計只有28%,比2013年選舉下跌了10%,創下了該黨自1966年以來得票新低。

這一結果的出現對默克爾在民盟黨中的地位造成了不小的壓力,更讓全國執政聯盟面臨解散的危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給默克爾敲響了警鐘。

得票率重挫後,默克爾在10月29日表示,她將此結果視作「不能再如預期繼續下去的明確信號」。「政府呈現的形象是無法接受的,」默克爾在柏林舉行的新聞記者會上說「我做出這個決定,是想盡我之力讓聯邦政府重新運作良好。」

默克爾還強調,如果德國提早舉行議會大選,她也不會參選了。默克爾表示,在這一個總理任期結束後,她將徹底退出政壇,不再參與政治。

默克爾在執掌德國期間雖然德國的經濟發展依舊強勁,但從2015年以來執政呼聲開始由勝轉衰,尤其是宣布開放邊界並促成歐盟多國接收難民的政策後,「善良」默克爾在歐洲一度成為最受好評的歐洲主管人,但隨著大量移民造成的社會動亂等問題,默克爾在德國的執政開始不斷出現危機。

加之黨內矛盾的累積,在2017年德國聯邦大選中,基民盟、社民黨的支持率都出現下滑,今年3月與社民黨聯合組成現政府,由於內部矛盾沒有得到有效解除,基民盟與基社盟的支持率取得了近10年新低。

作為默克爾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面對重重危機此時的默克爾希望用自己的主動離任換得政黨「開啟新的篇章」。

在聯盟黨內部,默克爾的支持率和權力正在被消解。加之兩黨內部就難民政策的分歧,沒有贏得預期中的選民支持。在外部,據調研機構輿觀(YouGov)在今年9月末的民調數據,對默克爾當前的表現,只有17%的德國人仍然「非常滿意」或「滿意」, 21%和33%的人「相當不滿意」及「很不滿意」。

內外交錯,很多人即便認為默克爾的時代即將終結,但他們卻沒有找到令他們振奮的接替者。畢竟,在過去10多年間,默克爾的主管能力、危機處理能力有目共睹。即便她以失敗而告終,她留給人們的仍舊是一個傳奇。

在接班人的問題上,默克爾一直緘口不言,但就目前可能接替默克爾的人選,她最心儀的人選被公認為目前擔任基民盟秘書長,一位被稱為「縮小版默克爾」的女性,克拉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她在政治上的實用主義與默克爾很相似。還有德國衛生部長施帕恩(Jens Spahn)。自2015年秋季的難民潮爆發後,默克爾的威望持續性受到挑戰。

在基民盟黨內,施帕恩從一開始就反對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每次批評都以保守派代表自居,這讓他在基民盟獲得很多好評及支持。

其他的競爭者還包括,默克爾的黨內對手,前基民盟、基社盟議會主管人梅爾茨,以及默克爾黨內的盟友,北威州州長蘭斯琪。

作為掌權13年的德國鐵娘子,默克爾執政下的德國在歐洲擁有絕對的地位,他本人同樣也成為歐洲「不可或缺」的核心主管人,默克爾的去留牽動著整個歐洲的神經。

在今天德國及整個歐盟,都比以往更需要一位有遠見和能力的主管者—特朗普主管下的美國不斷挑戰歐洲傳統盟友的利益;英國脫歐以及整個歐洲大陸極右勢力興起;

法國總統馬克龍希望在歐盟改革上大展身手,但他需要德國的幫助來共同推進。這些原本都是默克爾留下的理由,也是她的救生索—但問題是,她是否還有餘力能夠抓住它們?

面對權力的消解,默克爾也曾一度正面反駁,但這次面對選舉結果,讓「默克爾時代即將終結」的聲音,從質疑變為肯定。

有關默克爾權力已經消解,甚至「一無所有」的留言在近幾個月來高漲。默克爾在今年9月底曾正面反駁,但不到一個月,巴伐利亞的選舉結果,讓「默克爾時代即將終結」的聲音,從質疑變為肯定。毫無疑問,下一任德國總理仍會出自基民盟,因為該黨是德國唯一一個獲得超過25%選票的黨派。

編輯:魏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