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年的今天,多爾袞去世,旋即遭到清算


16501231日】清朝入關的決定性人物多爾袞去世,年僅39歲。

撰文|趙立波

順治七年(公元1650年)的12月31日,滿清攝政王多爾袞在外打獵時突然去世。官方措辭極為簡練,「攝政睿親王多爾袞夢於喀喇城,年三十九。」【1】對攝政王的死因語焉不詳。

多爾袞畫像

當時的一本《北遊錄》的書對此事進行了還原,大意是:多爾袞膝蓋受創,塗抹涼膏,太醫認為他不該這樣使用,按照現在醫學術語范疇就是這樣治療引發了感染。在當天,多爾袞舉行圍獵活動,恰好遇到老虎,按照規矩需要由地位尊貴的人帶著大家射箭。當時多爾袞傷勢很重,勉強射出三箭。最後支撐不住迅速召見他的大哥英王阿濟格交代後事,至於說了什麼外界無從得知。多爾袞的猝死,讓其命運在三個月後急轉直下,在孝莊和順治強勢主導和眾大臣的決議下,徹底將多爾袞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直到百餘年後,乾隆僅憑借官方檔案記載為其作出了翻案平反。

(一)多爾袞確實有功,入關定都,完成了努爾哈赤、皇太極未曾完成的大業。

萬歷四十年多爾袞出生,是皇太極異母弟弟,排行十四。天命十一年(明天啟六年,1626年),努爾哈赤病逝。多爾袞的母親竟然被逼殉葬,剛剛十五歲的多爾袞成了孤獨少年。天聰二年(明崇禎元年,1628年),在其母死去的翌年,多爾袞就隨其兄皇太極進軍蒙古察哈爾部。此後,多爾袞隨同皇太極四處征戰,戰場成了他人生的第一堂課,因此對戰爭相當專業,為此後的入關做好了堅實的準備。

皇太極畫像

出色的才能和對皇太極的效忠,數次在關鍵戰役中發揮了良好表現,皇太極賜給他「墨爾根戴青」的美號,此後對其不斷重用,先後被封為睿親王,領正白旗,參與決策軍國大事。皇太極去世後清朝陷入一次最為激烈的皇位競爭,多爾袞與侄子豪格之間展開了勢均力敵的爭奪賽,最終經過五大臣斡旋,雙方各退一步,由皇太極第九子年幼的福臨繼位,由他和鄭親王濟爾哈朗共同輔政。

相關影視畫面

此後多爾袞展現了出色的戰略布局能力,在關鍵時刻接受山海關總兵吳三桂的請求,親率大軍入關,擊敗了李自成20萬農民軍。六月,「攝政王和碩睿親王多爾袞與諸王貝勒大臣定議,建都燕京。」【2】很大程度來講,沒有多爾袞的決策,滿洲能否入關還是一個問號,對清朝能夠最終平穩過渡,多爾袞的功勞確實是最大的。

順治元年(1644)的九月,在多爾袞的主導下,完成了努爾哈赤、皇太極未能做到的夙願。他分兵南下繼續征戰的同時,開始構建清朝最初的內部機制,多爾袞此刻走上了事業的巔峰。隨著權勢越來越大,從「叔父攝政王」變成「皇叔父攝政王」,最後又變成「皇父攝政王」,由此成了實際上清朝入關的「第一位皇帝」。

相關影視畫像

作為努爾哈赤第十四子的多爾袞,生前戰功顯赫,尤其在帶領滿清入關之際發揮了重大作用,是明亡清興的關鍵性人物。生前他強勢主導大清政務,以攝政王的名義君臨天下,然而在三十九歲年富力強時猝然而死,由此導致了孝莊太后和順治的最嚴酷清算。直到時光進入乾隆四十三年,在多爾袞身後的一百多年,他得到了乾隆帝的最大同情,「撫定疆陲,一切創制規模皆所經畫。尋即迎世祖車駕入都,定國開基,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3】

乾隆甚至說每次看到《實錄》所記載多爾袞的言行時「未嘗不為之墜淚,則王 之立心行事,實能篤忠藎,感厚恩,深明君臣大義。」最後認為多爾袞是歷史上罕見的英雄人物。拋卻乾隆對多爾袞過於感性的評價外,多爾袞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在歷史的轉折時期,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多爾袞身上的關鍵詞:定都北京、創立制度、重用漢官、誅鋤異己、剃發易服,這些符號無一不是留在那個劇烈轉換,痛苦撕裂時代的符號。

剃發易服示意圖

(二)多爾袞殘酷清算侄子豪格,並將侄媳婦據為己有,傷害了內部感情。

崇德八年(1643)的八月,清太宗皇太極猝然去世,引發了一場重大危機。掌握實權而又覬覦皇位的多爾袞迅速召見內大臣SONY等人討論皇位繼承人。SONY首先發表令多爾袞非常憤恨的言論說:「先帝有皇子在,必立其一,他非所知也。」明確提出除了皇太極的兒子可以繼承外,其他人都沒有資格。原由皇太極直接掌握的兩黃旗的將領,主張擁立豪格繼承大位。圖爾格、SONY、等朝廷重臣,相繼來到肅王府上,表示擁戴豪格為君。德高望重的、掌握鑲藍旗的鄭親王濟爾哈朗,也傾向於擁立豪格登基。論實力,豪格有正黃、鑲黃和鑲藍三旗的支持,再加上自己所領的正藍旗將領的擁護,在軍事上占有絕對優勢。當時威望最高的是皇太極的二哥禮親王代善,他認為豪格是「帝之長子,當承大統」。

豪格畫像

當時爭奪皇位最為激進的是左睿親王多爾袞,和肅親王豪格叔侄之間展開了較量。雙方實力相當,支持力量也大多平衡。眼看一場火拼不可避免,在此關鍵時刻,孝莊展現了她高超的協調能力。首先她得到了八旗旗主最具權威的禮親王代善的支持,繼而又得到濟爾哈朗的同意,最終雙方只能接受孝莊親生兒子福臨被「立皇子」的意見。豪格主動退出,再無爭奪的意圖後多爾袞也只得說:「汝等之言是矣,虎口王既然而出,無統之意,當立帝之九子,而年歲優質,八高山(固山)軍兵,吾與右真王(濟爾哈朗)分掌其半,左右輔政,年長之後,當既歸政。」【4】但是多爾袞並不甘心,甚至說出「若以我為君,以今上居儲位,我何以有此病症」?同時又直言不諱說:「太宗文皇帝之位,原系奪立。」【5】覬覦之心,可謂路人皆知。

相關畫面

在局勢穩定後,豪格回京不久,就發生了希爾艮冒功事件,最後變成了豪格罪狀。在多爾袞的操作下,召集了諸王、貝勒、貝子、大臣們的一次集會,最後以豪格「枯惡不俊」為名,判決他「應擬死」。歸根結底,還是豪格與其爭奪大位埋下了仇恨,當多爾袞權力穩定後,對其進行的一次殘酷清算。豪格在囚禁中不久便死去,時年三十七歲。有關豪格的死,清代權威官方《清實錄》中並未詳細說明。《八旗通志?豪格傳》中簡單說:「為睿王多爾袞構陷,薨。」也就是說豪格在多爾袞的陷害下僅僅幽禁一個月便於獄中死亡。豪格死後不到兩年,多爾袞「納和碩親王豪格福晉博爾濟錦氏」,名義上,多爾袞是豪格的叔父,他竟公然把侄媳婦納入王府據為己有,可見此時多爾袞已膨脹到任意妄為的地步。

孝莊畫像

(三)孝莊和順治聯合發起的嚴酷的清算,順治自己說出多爾袞如何欺凌他。

據野史記載,多爾袞總覽朝政後「出入宮禁,時與嫂侄居處,如家人父子,」按照野史演繹,孝莊正當盛年,寡居落寞,多爾袞權勢熏天,自然成了她心儀的男人。甚至由小皇帝順治親自下發諭旨將他母親「嫁給」多爾袞「太后盛年寡居,春花秋月,悄然不怡。朕貴為天子,以天下養,乃獨能養口體,而不能養志,使聖母以喪偶之故,日在愁煩抑鬱之中……皇叔攝政王現方鯀居,其身份容貌,皆為中國第一人,太后頗願紆尊下嫁。」清朝皇帝諭旨措辭均十分嚴肅、規範,如此曖昧措辭,顯然出自民間文人之手,如此筆法水平竟然將此事件渲染成「疑案」,亦奇事也,真是「殊不可解」。而真正的事情本質是,多爾袞對順治的有意取而代之,由此也解釋了在多爾袞死後三個月,就迅速開啟了最殘酷的清算,而孝莊的意志和立場尤為堅決。

相關影視畫面

順治十六年,年輕皇帝與木陳忞僧人聊天,順治還在感嘆說:「朕極不幸,五歲時先太宗早已晏駕,皇太后生朕一身,又極嬌養,無人教訓,坐此失學,年至十四,九王(多爾袞)薨,方始親政,閱諸臣奏章,茫然不解。」【6】督察院長官滿達海等人上書,建議多爾袞對福臨進行讀書教育:「今皇上聰明天縱,年尚幼沖,若不及時勤學,則古今興廢之道,無由而知,宜慎選博學明經之端人正士,置諸左右,朝夕講論,以資啟沃」多爾袞雖未明確拒絕,卻推脫說:「上(福臨)方沖幼,尚需遲一二年。」順治元年(1644),小皇帝同多爾袞入京的不久,戶科給事中郝傑又上疏為福臨開設經筵講學,「擇端雅儒臣,日譯進《大學》衍義及《尚書》典謨數條」讓福臨接受正規教育。

順治接見五世達賴喇嘛

多爾袞再次以順治的名義降旨:「請開經筵……有裨新政,俟次第舉行。」就是借故拖延,不讓福臨讀書。名義上成為清朝的皇帝,卻連基本的「入學」問題都解決不了。第二年大學士馮銓、洪承疇等有奏請順治讀書,認為自古帝王「必以修德勤學為首務」,而且「必習漢文曉漢語,始上意得達,而下情易通。」福臨的入學問題成了新朝廷的焦急之事,多爾袞對他們的奏章不予理睬,以此可知,多爾袞對福臨教育拖著不辦掩藏著最終取而代之的目的。

相關影視畫面

公元1650的年12月,39歲的攝政王多爾袞因狩獵墜馬受傷,不久河北灤平縣附近死去。順治下詔給其最高身後哀榮的幾個月後,多爾袞的身後命運急轉直下。宣布多爾袞的十四條罪狀,取消一切封典,挖墓掘屍。13歲的順治帝表現強勢,清算手段十分冷酷。義大利傳教士記載了這一場景:「順治帝福臨命令毀掉多爾袞華麗的陵墓,把他的屍體挖出來,用棍子打,又用鞭子抽,最後砍掉腦袋,暴屍示眾,他的雄偉壯麗的陵墓化為塵土。」

多爾袞維持三個月的「追謚」

順治帝對多爾袞的清算更多源於個人情感上對他的的憎惡。在成長的環境下,這個孩子目睹了種種多爾袞在他面前是如何耀武揚威的張揚。多爾袞在順治七年時,利用自己的權力追封他的生母為太皇太后,儼然是皇帝追封自己母親一般,多年後,順治對諸王大臣回憶這段往事曾憤恨地說:「那時的墨爾根王攝政,朕只是拱手做點祭祀的事,凡是國家的大事,朕都不能參與,也沒有人向朕報告。」【7】對多爾袞的清算,通過這些「傷感情」的事都足以說明順治對其清算屬於人之常情。

(四)乾隆靠著讀多爾袞檔案就為其翻案,由此掀起清代有史以來的翻案狂潮。

乾隆四十三年,已經進入老年的清高宗乾隆將目光多次放到塵封百餘年的舊案當中,由此掀開了清朝最大規模的平反,並將其父雍正也未敢翻案的多爾袞案進行推倒重評。

乾隆老年畫像

乾隆親自參與大清歷來備受爭議的重大案件檔案的審閱工作。不僅對當年明朝將領投靠清朝進行重新定義評估編纂了《貳臣傳》後,又著手進行一次全方位的「翻案」。這些案件涉及整個清朝位置最高的數位親王。其中尤其以平凡多爾袞為最為重大一案。在翻案時乾隆有必要對「三年無改父之道」這一信條做出必要的輿論解釋:「我皇考(雍正)晚年屢次和我談論過去的這些案件,每次提到都非常遺憾,就是有意將這些事情留給我做。」

他提出給多爾袞翻案的理由時說:「夫睿王果有異志,則方兵權在握,何事不可為?」又進一步解釋說:「攝政幼年, 威福不無專擅,諸王大臣未免畏而忌之」,就是說謀反肯定不存在,但專擅不排除。接下來,乾隆對多爾袞的獲罪和削爵自己給出了分析,並將責任都推給蘇克薩哈等大臣身上,為自己的曾祖父順治降罪多爾袞進行開脫:「顧以攝政幼年,威福不無專擅,諸王大臣未免畏而忌之。」按照乾隆的設想,這樣就導致了蘇克薩哈等人對其的構陷。【8】

乾隆影視形象

第二認為多爾袞的功勞太大了,「定國開基,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一個「最」字凸顯了多爾袞在乾隆心里的地位。第三個原因是乾隆同情多爾袞的遭遇。在上諭中說:「睦親彰善,王政宜先;繼絕昭屈,聖經所重。」用非同情的口氣說:「乃令王之身後,久抱不白之冤於泉壤,心甚憫焉。」最後乾隆又耍起了文字聰明,為多爾袞案件定調。意思就是多爾袞案件與順治無關,是一群小人構陷所致:「當時我世祖(順治),尚在沖齡,未嘗親政」,並信誓旦旦地說:「假如當時多爾袞真的敢於挑戰世祖權威,對其進行懲罰,朕也不敢給他翻案」。值得注意的是乾隆擔心多爾袞意圖取代順治的檔案比比皆是,為此乾隆在上諭中說:「為後世徵信計,將從前關於此事之上諭,均不得載入國史。」【9】可見乾隆所見的《清實錄》很大程度並非能夠還原真相,為多爾袞翻案也只是他的一廂情願。

相關資料畫面

其中乾隆為多爾袞翻案,提到的「朕自臨禦以來,間日恭閱列祖列宗實錄一冊,因得知祖宗創業艱難。」以此可知乾隆是靠著《清實錄》的單方面記載就作出了對多爾袞的翻案決定,並將不利於多爾袞的多方面史料進行銷毀,以此成全他低成本運作大幅度收獲美名的目的。雖然多爾袞的專橫和野心已經被順治清晰描寫,但是多爾袞作為清代入關的決定性人物,在歷史的轉折中,地位不容小覷。在清朝開國史上,攝政王多爾袞無疑是決定清朝命運的關鍵人物之一。他在明清興亡的關鍵時刻,毅然決策進關奪權;又在關鍵時刻,指揮關鍵的山海關決戰,一舉擊敗李自成,清朝順利進關;再決策,定鼎北京;遣師戰西北,李自成逃遁,至九江口而覆沒;揮師下江南,掃蕩殘明勢力;進軍西南,盡收全蜀,張獻忠授首…… 清朝入關僅7年,其勢如風卷殘雲,國家初成一統!從一定意義上說,多爾袞之開創清朝歷史新紀元,與努爾哈赤之開國奠基一樣,同具深遠的歷史意義。【10】

註釋:

【1】《清實錄》

【2】《清實錄》

【3】《清高宗實錄》

【4】【瀋陽狀啟】癸末年八月

【5】(《東華錄》卷6)

【6】《北遊集》

【7】《順治寫真》

【8】《清高宗實錄》

【9】《清高宗實錄》

【10】李治亭《清史鏡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