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向改革要動力

原標題:2019向改革要動力

    導讀:三年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房地產去庫存成效明顯,煤炭、鋼鐵去產能任務已經超額完成,宏觀杠桿率基本穩住,2019年相關工作仍將「鞏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另一個重要方面補短板、降成本有望得到強化。

    本報記者 肖明 北京報導

    「(2019年要)進一步加大交通基礎設施補短板力度,深入查找薄弱環節,協調好各種運輸方式,推動更高水平的成網,提高綜合交通運輸網路效率。」12月26日,交通部黨組書記楊傳堂在2019年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上談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鞏固」方針時表示。

    回頭來看,從2015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三去一降一補」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至今已3年。

    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更多採取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在「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個字上下功夫。

    記者採訪了解到,三年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房地產去庫存成效明顯,煤炭、鋼鐵去產能任務已經超額完成,宏觀杠桿率基本穩住,2019年相關工作仍將「鞏固」,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方面補短板、降成本有望得到強化。

    民生銀行研究院首席分析師溫彬指出,明年穩投資的資金將更有保障,投資增速有望保持平穩。此外,各種減稅措施也在出台,特別是所得稅的專項附加扣除將增加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進而促進消費,對經濟穩定增長形成支撐。

    去產能目標超額完成

    2015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任務為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

    2016年初,鋼鐵、煤炭兩個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指導意見公布,並在2017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列入去產能的目標。相關文件顯示,去產能目標為,到2020年,煤炭行業去產能要達到5億噸,減量重組5億噸;鋼鐵行業去產能目標為1億-1.5億噸。

    2017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在於「破」、「立」、「降」三項措施。

    經過2016-2018年的持續推進後,去產能目標超前完成。數據顯示,2016-2017年累計去除煤炭產能約5.4億噸,去除鋼鐵產能1.2億噸以上。2018年1-7月,繼續退出煤炭產能8000萬噸左右,壓減粗鋼產能2470萬噸。

    中國鋼鐵工業聯合會副會長遲京東最近表示,2016年以來,中國鋼鐵行業已化解鋼鐵產能約1.5億噸,全面取締了1.4億噸的地條鋼產能,中國鋼鐵行業去產能任務基本完成。

    去庫存方面,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 11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積52627萬平方米,相比2015年末下降26.8%。

    杠桿率方面,央行行長易綱今年10月表示,目前宏觀杠桿率穩住了,國有企業的杠桿率持續下降,地方政府的負債可控。中國經濟在穩杠桿的同時,更做到了經濟結構的持續優化。

    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報告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包括居民、非金融企業和政府部門的實體經濟杠桿率由2017年末的242.1%增加到242.7%,上升了0.6個百分點,但基本保持穩定。

    在此背景下,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八字方針」,即「鞏固、增強、提升、暢通」。

    具體而言,「鞏固」是指鞏固「三去一降一補」成果,「增強」是要增強微觀主體活力,「提升」是要提升產業鏈水平,「暢通」是指要暢通國民經濟循環。

    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瀏海民表示,去年以及今年上半年鋼鐵行業價格上升過快,是鋼鐵領域行政去產能的結果,而非「市場配置資源」的結果。下一步要根除「僵屍企業」和市場失靈的土壤,在鋼鐵行業建立高效、靈敏的市場化資源配置機制。

    補短板、降成本有望強化

    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鞏固」部分特別提出,降低全社會各類營商成本,加大基礎設施等領域補短板力度。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分析師唐建偉指出,這意味著2019年去杠桿的力度比2018年要弱一些,同時財政和貨幣政策有望比2018年要偏松一些。2019年財政赤字率可能提高,另外廣義貨幣M2以及社融增速比2018年要高一些。

    溫彬指出,明年去杠桿是結構性的,就是有所側重和選擇,更好地按市場規律辦事。

    「2018年上半年以來,去杠桿力度比較大,2019年去杠桿節奏可能將邊際偏松。」溫彬指出,「今年中國經濟增速將在6.5%以上,明年要確保經濟增長在合理增長區間,需要增強內需對經濟的促進作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到,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相應通過補短板加快投資,進而促進經濟平穩增長。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1-11月基礎設施投資(不含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同比增長3.7%,處於歷史低位。這也帶動投資增速在低位運行,對經濟的拉動作用降低。

    楊傳堂表示,2019年要進一步加大交通基礎設施補短板力度,深入查找薄弱環節,協調好各種運輸方式,推動更高水平的成網,提高綜合交通運輸網路效率。

    劉學智認為,加快基建投資需要貸款,這可能會因為資金缺乏而導致項目進展偏慢。因此,地方政府要解決好防范金融風險和加快投資的關係。

    此外,降成本力度也有望進一步加強。國家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11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主營業務收入中的成本相比2016年同期減少了1.57元,降幅2%左右,但仍為84.19元。

    「下一步想降低企業成本,還是要解決多年積累的深層次問題,比如解決高房價對實體經濟的擠出效應,這尤為急迫。同時,降低企業成本,也要少干預企業,多給企業發展空間。」唐建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