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問專家:作案處於精神疾病發病期 案發後咋得結論

原標題:四問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專家:作案時處於精神疾病發病期,案發後如何得出結論?

摘要:專家們是如何「再現過去」,鑒定出幾天、甚至幾個月前的某個特定時刻,被鑒定人是否處在精神疾病的發病期呢?

「某某作案時處於發病期,屬於無刑事行為能力人······」如果你喜歡看刑偵劇或法制新聞,對這句話一定不會陌生。大陸每年發生的各類案件中,部分當事人患有精神疾病,他們作案時的精神狀態是法院定罪量刑的重要參考。因此,對他們作案時的精神狀態進行司法鑒定,成了一項必不可少的工作。

那麼問題來了:專家們是如何「再現過去」,鑒定出幾天、甚至幾個月前的某個特定時刻,被鑒定人是否處在精神疾病的發病期呢?記者採訪了上海某知名鑒定機構的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專家,對此進行解答。

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僅針對刑事案件嗎?

「精神疾病司法鑒定一般是受司法機關委托開展,主要是鑒定出被鑒定人患有哪種精神疾病,以及在某個特定時間段是否處於發病期。」這名專家告訴記者,精神疾病司法鑒定的範圍其實很廣,除了常見的刑事、民事案件外,當事人是否具備正常的應訴能力也在鑒定範圍之列,「這是從程序上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如果鑒定結果認為當事人不具備出庭應訴能力,法院就可以延期審理,給當事人治療的時間。」

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如何確保準確?

該專家表示,不論是哪種鑒定,都需要回溯到已經發生的某個時期,對被鑒定人當時的精神狀態得出結論。與物證、人身傷害等司法鑒定相比,精神疾病司法鑒定確實存在著較大的主觀性,更依賴鑒定人的經驗,技術手段只能是輔助。「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情緒、狀態每時每刻都在變化。說得誇張點,早飯吃得好不好都有可能對其產生影響。」

不過,一個人的精神狀態雖然是件主觀的事情,但從其客觀行為上依舊可以看出端倪。這就是考驗鑒定人經驗、能力的地方。該專家介紹,如果是刑事案件,司法機關會向鑒定人提供大量資料,這些資料包括案發前被鑒定人的人際交往、生活習慣,案發時的表現,到案後接受訊問時的表現以及在看守所期間的表現等等。如今視頻監控已經覆蓋了訊問的全過程,鑒定人可以通過觀看視頻,觀察被鑒定人的表現。

除了這些客觀資料外,鑒定人還要和被鑒定人面對面,對其進行精神檢查。「對我們這些鑒定人來說,精神疾病鑒定有一套完整的規範。精神檢查時周圍的環境應該是怎樣的,問話應該怎樣開始都有講究。」這樣的精神檢查往往要持續2到3個小時,期間鑒定人會不斷觀察被鑒定人的動作、表情等小細節。隨著科技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鑒定人有時也會使用腦電圖等技術手段。

相差幾個月,如何「再現現場」?

「很多人都很好奇,相差幾個月的鑒定,怎麼能還原出某個人當時的精神狀態?這裡面的關鍵就在於,通過大量的資料和觀察,捕捉其行為中出現的異常。」該專家解釋道,簡單來說,就是每個人精神疾病發作時都會有一定的特徵,客觀表現就是會出現某些特定行為。通過分析某個時間段前後的大量資料,以及一次甚至多次面對面精神檢查,鑒定人就能逐漸鎖定這些特定行為,從而判斷被鑒定人是否處於發病期。

「但不管怎麼說,精神疾病司法鑒定都是一項主觀性極強的鑒定工作。」該專家坦言,在司法實踐中,對同一人得出不同的精神疾病鑒定結論也是常有的事,「我們有時要出庭作證,解釋如何得出這一結論。」

患有精神疾病,犯罪可以免責嗎?

在一些人看來,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犯罪似乎可以「免責」,這樣的看法對嗎?

精神疾病司法鑒定專家和法律界人士都表示這是一種誤解。《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八條規定將精神病人犯罪分為三類情形: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經法定程序鑒定確認的,不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和醫療;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

間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而且,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時,刑法在從輕處罰的規定上用的是「可以」一詞而非「應當」「應該」,這意味著法院在審理時可以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如嫌疑人的作案動機、後果、到案後表現等內容進行裁量決定。

事實上,此前確有不從輕處罰的案例。2014年3月27日,北京懷柔王化村男子趙子輝因房產糾紛持刀傷人致6死12傷,後被司法鑒定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趙子輝實施犯罪時具有辨認能力,其所患疾病對其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影響甚微,其對18名無辜被害人實施的紮刺行為是在其主觀意識支配下進行的,由此,使被害人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給10多個家庭造成沉重的經濟和心理負擔,引起當地村民的極度恐慌,犯罪手段特別殘忍,罪行極其嚴重,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最終,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趙子輝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