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中國兵打退5000日軍,敵人鞠躬致敬,誰這麼牛?

1939年9月希特勒進攻波蘭時,遠在亞洲的日本欣喜狂躁起來,新上台的阿部信行內閣提出,趁二戰爆發歐洲無暇東顧之時,「決以全力解決中國事件」。

9月12日,華中派遣軍變中國派遣軍,9月14日,派遣軍下屬的11軍下達長沙作戰命令,計劃從贛西、鄂南、湘北3個方向進攻長沙。

在湘北新牆河北岸的筆架山戰場,上演了令日軍驚愕的一幕,一個500人的陣地攻守戰,讓日本軍隊重新認識了中國兵。

(電影戰長沙)

在日本部隊看來,他們只要想進攻某處,劍所指,攻必勝,地穩拿,而且大戰不肖一周,小戰不出1天,但草鞋嶺一戰讓他們改變了看法。

草鞋嶺,筆架山以北5公里一山險,兩側為高山,中間一峽谷,經嶺南下可抵新牆河,過新牆河再過汨羅江便到長沙外圍。

固守此嶺者,乃第9戰區52軍195師1131團3營,營長為少校史恩華,他帶領500多兄弟在此阻擊南下的日軍。

攻此線者,是岡村寧次11軍的13師團奈良部隊,他帶領2個聯隊5000人要過此嶺。

(作戰圖)

9月20日,戰鬥打響。

草鞋嶺地勢不很高,但山澗石縫草木旺盛,利於隱藏,我軍利用這一地理優勢據險猛擊,打退奈良部幾次進攻。阻擊5000日軍2日不得前行。

為此,史恩華部也傷亡慘重,半數弟兄陣亡此嶺。

打2天打不下一個500人的小陣地,對日軍來說簡直不可思議,對擁有2個聯隊5000人的奈良來說更是恥辱。

奈良分析,從交戰火力上判斷,對方也就頂多1個營,為何一直拿不下呢?他決定重新調整進攻部隊。

(草鞋嶺戰役中的我方軍隊)

奈良哪會知道,這邊的營長史恩華是下定了以死守地的決心。

29歲的史恩華是黃埔八期畢業生,湖北鈣陽人,一畢業即投入抗日戰場,從排長到連長再到營長,都是師長覃異之提拔。

覃回憶,史恩華為人正直,作戰勇敢,他的一個哥哥史榮華是黃埔七期,也是覃異之的部下,在台兒莊戰役中犧牲。

此時,史恩華正以死保衛草鞋嶺,「只要我人在,絕不容許日寇從我這裡經過!」

(史恩華,1910-1939)

史恩華想,為啥日寇侵略能勢如破竹?為啥在南京敢如此兇殘地欺凌中國人?我們人不如人,槍不如人,只有以死相拼才能打退日軍。

再者,此戰我500兄弟一半都已長眠此處,我何顏茍且活命?!

抱著這一決心,史恩華與奈良死磕到底,戰鬥中親自一線指揮,肩部被敵人擊中,團長讓他撤後面,他堅決不聽,當場裹傷再戰。

次日傍晚,師長覃異之打來電話:

「史營長,你們已按預定任務阻擋了敵軍攻勢,為全師調整部署爭取了時間,現在任務已經完成,如無法堅持,不得已可向東撤退……「

未等師長說完,史恩華就打斷了他:

「師座,軍人沒有不得已的時候!既然你把陣地交給了我,只要還剩一兵一卒,都要與陣地共存亡!」

(戰長沙電影圖)

覃師長沉默了,不知該如何向這幫兄弟致敬,最後說:「史營長,向全營官兵表達我的敬意!」

放下電話,史恩華大聲對兄弟們說:

「弟兄們,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師座說我們可以撤退了。但是,我們一大半的弟兄已經永遠撤不了啦!我身為一營之長,不想生還,決心與陣地共存亡。你們中有願意撤的,現在可以走了,我不阻攔。」

滿野的寂靜,沒有一個人走。

當日黃昏,3營官兵全部壯烈犧牲……

戰後,日軍令附近村民到嶺上清理屍體,附近村民上千人趕來,都想看看與日寇血戰三天三夜,打得5000日軍無法靠近草鞋嶺的中國勇士到底什麼樣。

(史恩華革命烈士書)

當看到山嶺上碎屍遍野,沒有一具完整的遺體時,老百姓忍不住跪地大哭。

草鞋嶺中國軍隊的英勇令日軍震撼,日方史料載,3營官兵壯烈犧牲後,奈良少將率日本官兵「畢恭畢敬鞠躬致敬」。

戰後,政府在激戰地為3營專門修建了紀念碑。

對史營長,黃埔軍校史館有這樣的記載:

「史義士恩華,湖北省人。剛正嚴厲,不茍言笑,有超凡之壯志。」

(電影戰長沙)

而據史家後人的回憶更令人落淚:

「你二伯恩華,抗日的,在長沙。」史恩華的母親常對他的孫輩嘮叨,「恩華新婚3天就走了,一直沒回來。」

==================

文獻參考:

李德福《侵華惡魔岡村寧次》(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

鄒容《發現另一個湖南:抗戰紀》(湖南科技出版社 2009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