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訪民在京被截訪活活打死 縣政府:跟我們無關

原標題:上訪者之死續:上猶縣政府稱陳裕鹹被毆打致死與其無關

新京報訊(記者 盧通)今天(12月7日)下午,新京報此前報導的江西上猶上訪者陳裕鹹死亡事件傳來進展。陳裕鹹長子陳維樹告訴新京報記者,上猶縣政府於12月5日就陳維樹此前提起的行政賠償訴訟向贛州中院遞交了《行政訴訟答辯狀》,他於今天下午從律師處獲取了該文件。答辯狀稱,陳裕鹹死亡系牛力等人個人違法行為所致,與上猶縣人民政府無關,上猶縣人民政府不應當承擔行政賠償責任。

63歲訪民被毆打致死

2018年11月14日,新京報刊發《上訪者陳裕鹹之死》、《截訪公司的「火熱生意」》兩篇調查報導,引起強烈反響。

報導稱,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猶縣63歲的陳裕鹹因一起塵封十餘年的偽劣種子案進京上訪,期間,陳裕鹹在北京豐台、大興等地多輛車內遭截訪人員的恐嚇、拘禁、捆綁和毆打,直至送醫時搶救無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2017年8月23日出具的《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陳裕鹹符合他人用鈍性外力反復多次作用於頭頸部、軀幹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經過北京警方1個月調查,包括截訪公司負責人牛力在內的12名主要嫌疑人全部抓獲,隨後牽出江西省贛州市上猶縣信訪局雇傭截訪人員遣送訪民的事實。陳裕鹹長子陳維樹提供的一份視頻資料顯示,事發當天,時任上猶縣信訪局長賴學文開價2.5萬元,讓牛力等截訪人員將陳裕鹹送回上猶。

報導還披露,陳裕鹹死亡後,牛力公司開展的截訪生意浮出水面,其自2012年從事截訪以來,抓住截訪的巨大商機,在2014年自立門戶,直至2016年註冊成立北京神州暢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構築起一條包括地方政府、信息員、截訪司機、黑保安在內的截訪利益鏈條。

目前,牛力等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分別以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由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訴,案件於2018年5月24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至今尚未判決。

死者家屬索賠497萬餘元

牛力等人落網後,時任上猶縣信訪局長賴學文在此案中是否承擔刑事責任,成為陳裕鹹家屬關切焦點。在2017年7月6日的案情通報會上,時任上猶縣政法委書記劉曉龍稱,賴學文未曾授意牛力公司人員毆打陳裕鹹。

據上猶縣政府官網信息,上猶縣委於2017年9月11日作出決定,免去賴學文中共上猶縣委、上猶縣人民政府信訪局局長、中共上猶縣委辦公室副主任職務。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賴學文現為上猶縣新城鎮化辦公室職員。上猶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曾薇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縣委對賴學文作出免職處理主要是考慮社會影響問題,對賴學文的進一步處理,將根據牛力等人的判決結果而定。

2018年10月14日,陳裕鹹家屬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國家賠償行政訴訟起訴狀》。起訴狀稱,2018 年 6 月 22 日,陳裕鹹家屬向上猶縣人民政府提交《國家賠償申請書》,上猶縣政府在兩個月的規定期限內未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特依據《國家賠償法》第十四條之規定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起訴狀表示,應由上猶縣人民政府向陳裕鹹家屬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各項賠償金共計4,970,089.48 元。

2018年11月7日,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立案。

政府稱訪民被毆打致死與其無關

陳維樹提供的答辯狀顯示,上猶縣人民政府認為,從陳裕鹹死亡案件的刑事偵查審理情況來看,並無關於上猶縣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員違法行使行政職權的認定,足以證明陳裕鹹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個人違法行為所致,與上猶縣人民政府無關。

此外,上猶縣人民政府工作人員授意牛力等人將陳裕鹹安全護送回上猶,並不是對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權。上猶縣人民政府工作人員與牛力商討了護送陳裕鹹回上猶的對價,顯然,該行為僅僅是一種民事委托行為,「僅限於勸導、護送,不存在截訪、押送的表示和意願」。

因此,上猶縣人民政府認為,陳裕鹹死亡系牛力等人毆打傷害所致,與上猶縣人民政府授意牛力等人將陳裕鹹送回上猶的行為之間沒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因果關係,上猶縣人民政府不應當承擔行政賠償責任。

上猶縣人民政府在答辯狀中表示,考慮到政府工作人員在工作過程中有一定失誤,「可以結合本案實際給予被答辯人(家屬)適當的補償」。



上猶縣政府《行政訴訟答辯狀》。 受訪者供圖上猶縣政府《行政訴訟答辯狀》。 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記者 盧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