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分,它需要我們永遠銘記在心,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記住

本文首發於腹黑電影微信公眾號fhmovie

提起又燃又熱血的主旋律大片。

可能我們只能想到近幾年的「戰狼2」「紅海行動」了。

可是如果老史必須要告訴你,有一部片子,比這兩部還要燃,而且真實程度可以碾壓這兩部。

最重要的它還是一部紀錄片。

怎麼,不信?

沒貨我就敢嘚瑟?——

《西南聯大》

豆瓣9.3的超高評分,以及評論區清一色的五星好評,足以說明這部片子的可貴。

說起西南聯大,就繞不開一個人,那就是張伯苓

在1889年,在天津城東八裡的北洋水師學堂。

招收了一名13歲的高個子男生,就是張伯苓。

而這個學校的總教習,就是畢業於英國格林尼治海軍大學的嚴復。

在這一年,光緒皇帝治下的中國,並沒有大事發生。

之後的一段時間,北洋水師學堂的學生們也得以順利學習西方的知識,鍛煉方法,甚至拳擊擊劍也被引進。

而到了1894年,甲午海戰爆發,隨著北洋水軍的全軍覆沒,所有的戰艦也沉沒大海。

還沒有來得及真正上軍艦實習的張伯苓和同學們,永遠地失去了實物實習的機會。

英國人繼德國和俄國之後,強租威海衛,而清廷無力抗拒。

威海衛在甲午海戰被日本人占據,在移交英國的儀式上,剛剛畢業的張伯苓親身參與。

眼見威海衛的國旗三次易主,親臨其事的張伯苓深受刺激。

下面的截圖中,一個梳著長辮的清朝官兵,跪在站在「萬國鹹喜」橫幅前面的大英帝國官員面前。

一個身穿馬褂的士紳階層,看著面前跪在地上的官兵,表情凝重而悲傷。

而他看著跪地官兵時的心境,是坐在圖片之外的我們永遠都無法理解和體會的。

也正是這種,親見國家因衰敗而受辱的屈辱場面,讓張伯苓認識到國人和國家自強的重要。

感念國家積弊已久,認識到自強才是唯一的出路。

而這自強之路,根本就在於教育。

創辦新教育,造就新人才成為了張伯苓最大的夢想。

張伯苓脫下軍服,回到天津,加入了嚴修開設的家館,教授額外的體育和英語課。

而這個家館,就是南開大學的前身。

蔣夢麟和張伯苓有著相似的經歷。

他前往日本參觀,在感慨日本工業先進之餘,還在一個展覽戰利品的博物館裡見到了甲午海戰中俘獲的中國軍旗、軍服和武器。

夜裡,整個公園幾萬盞燈光如白晝。

興高采烈的日本人提著燈籠在公園遊行高呼萬歲,慶祝著他們對俄國的勝利。

而蔣夢麟一人孤零零站在一個假山頂上,望著遊行的隊伍,卻黯然神傷,泫然涕下。

1905年清廷教育改革,廢止科舉。

相代替的是一整套抄襲日本的教育制度。

而從南開窪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的梅貽琦獲得赴美留學資格,在美國研究農業問題。

至今梅貽琦的名字還刻在校門前紀念碑的首位

一天清早,梅貽琦看到一群蹦蹦跳跳的美國小孩,興奮開心地去上學。

他也終於發現了最根本的問題:

為什麼要研究農業而不研究培育人才?

張伯苓、蔣夢麟、梅貽琦,教育事業到了這三個人手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中國,第一代辦大學的人都是進士、狀元之類的舊知識分子。

第二代是曾經到西方留學過的,嚴復、蔡元培。

而到了第三代,充分吸收了中西方的文化,空前的世界化和現代化。

清華、北大、南開在三個人的帶領下,搞起了現代書社,無線電飛機之類的現代技術都開始涉獵。

就在中國教育事業蒸蒸日上之時,盧溝橋事變爆發,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先後被日軍占領。

而南開則被轟炸到面目全非。

日本中學生在被轟炸後的南開圖書館垂釣的照片

在這種情況之下,北大清華南開的師資力量,書籍,物品,學生往南方轉移合併。

「戰時聯合大學」誕生(後改為「國立西南聯合大學」)。

當時,從東部戰場逃離的難民中,文化教育者占到了55%,比其他群體的總數還要多。

他們逃離這裡的目的不是茍且偷生。

一群有抱負有理想,願意為國家文化命脈獻出生命的人群。

一群崇尚「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豪邁人士。

怎麼會因為怕死就跑開?

要不然學校紀念碑上的從軍名單上也不會有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名字——

如果留在北平天津,需要生活需要經濟來源,就必須要去日本人的機構去工作,為日本人跑腿賣命。

這對於一群有傲骨的文人來說,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他們心情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他們所經歷的也是我們無法想像的,而他們做出的決定更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陳寅恪的父親陳三立,得知日本人張玲北平後,仰天高呼:

蒼天!何以如此對中國也!

便拒絕進食喝藥,終以死明志。

而失去父親後,陳寅恪還面臨一個重大的抉擇。

要逃離日本人的拉攏和脅迫,他就必須馬上離開北平。

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的右眼視網膜剝離,醫生叮囑必須立刻住院手術。

雖然選擇留下來,右眼恢復視力大有希望,可是終究需要長久時日,難免日本人的糾纏。

他毅然捨棄恢復視力的希望,迅速趕赴清華大學改遷校址。

而北京大學留下來的主事鄭天挺。

妻子剛剛意外去世,卻不得不在這個時候扛起北大的所有重擔。

除去應對日寇漢奸的壓迫之外,還得籌劃員工們的生活、校產的保管和教授們的安全。

我們小時候老史總是和我們說,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是有很多革命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

可我們終究只是喊一喊空洞的口號而已。

至於如何拋頭顱,怎樣灑熱血,放棄自我的家國情懷,我們從未想像,也無法想像。

我們每天沉醉於宮鬥權謀暢爽喜悅,沉湎於自私自利的自由灑脫。

對忠誠和無私信條,和那些忠誠無私的行為早就產生了懷疑。

站在人文的角度,我們不知道該說我們的社會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

只希望我們越來越多的人能夠牢記歷史,做到不偏激,不衝動。

強大自我,強大家庭,強大民族,強大國家。

就當作是對前輩幫我們挽救國家,存續文化命脈的報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