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對撞Lady Gaga,頒獎季兩部音樂電影孰優孰劣

作者 | X

編輯 | 小影

很巧的,今年頒獎季里,同時有兩部音樂電影風頭很盛。一部是華納老牌IP、已經翻拍到第四個版本的《一個明星的誕生》,另一部是英國傳奇搖滾樂隊皇后樂隊的音樂傳記片——《波西米亞狂想曲》。

在此前已經結束的各個獎項上,兩部電影都有相當可觀的斬獲。前兩天公布的奧斯卡提名名單里,這兩部電影的情況也蠻不錯的:《一個明星的誕生》有7項,《波西米亞狂想曲》有5項,且兩者都列在了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這樣的大獎的競爭行列里。

和在頒獎季的成績一樣,兩者在話題度、票房成績以及目前的獎項表現上有上有下,一些比較也還蠻有意思的。

在IMDB上,《波西米亞狂想曲》的8.3分要比8.0分的《一個明星的誕生》略高一些,爆米花指數也是前者比後者強出一點,89%對81%。

然而在爛番茄新鮮度上,《一個明星的誕生》卻以90%的新鮮度強勢壓倒了只有62%新鮮度的《波西米亞狂想曲》,比豆瓣評分的7.2對8.8的差距還要懸殊,不同的是,豆瓣上兩者評分的高低和爛番茄上正好反過來。

很顯然,國內觀眾明顯對《波西米亞狂想曲》有著更高的評價,而對《一個明星的誕生》的接受度則遠遠要低於北美。

票房上也有所顯示,《一個明星的誕生》在美國國內儼然是爆款,然而其在海外的票房卻比通常情況下同類影片海外票房在全球總票房所占的比例要低。相比之下,《波西米亞狂想曲》在海外的票房則後勁足得多,在總票房成績上也要大大優於《一個明星的誕生》。

這大概可以解釋為文化差異,作為翻拍到了第四個版本且前作獲獎累累的華納老牌ip,美國觀眾也許存在著一些不言自明的情懷,男女主角在美國的咖位和知名度有著不俗的票房號召力,加之映照的那一點點屬於美國娛樂圈的內容,再配上音樂,影院觀影感受也許確實不錯。

而無法感知到以上大部分的國內觀眾,對《一個明星的誕生》的好評度並不算高也就很正常了。退一步說,即使拋開這些來講,《波西米亞狂想曲》也比《一個明星的誕生》在質量上要好得多。

對於音樂電影來講,音樂在其中擔任的位置以及起到的作用毋庸置疑。但電影畢竟是電影,如果連基本的劇情連貫和立住人物都做不到,那即使音樂再出彩,片子也只能淪為大型mv。

《一個明星的誕生》就有這個毛病,而且不僅是mv,還是比較狗血的那種。

雖然片名是《一個明星的誕生》,但是用「過氣男歌手和新星女歌手的狗血愛情故事」來做內容梗概卻更合適。

男主角傑克遜由布萊德利·庫珀飾演,是一名才華橫溢且有著極高知名度的歌手,但是事業巔峰已過,已然走在了下坡路上。在某次去酒吧借酒澆愁的時候,結識了天分極佳但懷才不遇的艾利,被才華打動,也被愛情驅使,傑克遜邀請艾利去他的演唱會上台表演,艾利由此獲得了被業內聽到的機會。

本來是巨星誕生歷程,但整部片子很重地壓在了兩個人的情情愛愛兜兜轉轉上,艾利如何從無名之輩踏上巨星之路,進入圈子後如何掙扎適應奮鬥,這所有的過程倒更像是附屬品,即使有描述的部分,也空泛表面又過於夢幻,絲毫沒有任何可以落到實處打動人的氣息。

如果說電影片名帶有拋出問題的性質,在引導大家見證一個巨星因何誕生,電影內容給出的答案則好像在回答——「靠天賦、男友和一帆風順的運氣。」

當然,愛情故事如果講得夠好的話,一切也完全可以成立,但不幸的是,片子里的愛情故事也極盡狗血和庸俗。

女主角遇到男主,因際遇得到機會,男主意料之內地在這個當口開始萌發醋意,沒事,正常小情緒小摩擦而已嘛,和好,女主事業發展,男主鬧別扭,再合好,如此反反復復重復一些有的沒的表意不明的,最後女主角走上事業巔峰,蕩到谷底的男主角作了一個最大的死,毀了女主角的頒獎場合,電影在女主角在對男主角的不離不棄里,完成了人物的最終塑造。

其實在看電影的過程中,是能夠感受到故事原本想要怎麼講,主題是什麼的。

一邊是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一個有天分的新人,憑天賦和際遇進入娛樂圈,因為有所堅持所以必然會感受到和規則的摩擦,其間必然有掙扎、妥協、對峙、周旋,最後會有和解;

另一邊是日益跌落的昨日巨星,力不從心、被取代,伴隨有陳年未愈的痛苦家庭創傷,黯淡下場。

兩條線其實原本可以很明朗,加之這樣的兩個人還是可以產生巨大衝突和對比的愛情雙方,所以即使是在安全保守的範圍內,這原本可以是一個很清晰完整的故事。但因為一切都沒有被交代清楚,片子除了含糊其辭就是深情對唱,人物心境語焉不詳,情節轉折生硬站不住腳,因此落入空洞俗套。

《波西米亞狂想曲》的一切則更流暢合理得多,當然,這其中人物原型本身傳奇經歷和傳世作品的功勞必然占著很大的功勞,但對於一部傳記片來講,創作者的對於劇情的處理至少是合格的,有沒有功也許見仁見智,但肯定是無過的。

死忠歌迷,或者說對於皇后樂隊的生涯和故事特別了解的人,也許容易對內容選取和人物塑造不太滿意,這也完全可以理解。

但如果以路人角度只看劇作的話,電影的主角——也就是樂隊主唱Freddie的人生走向和心路歷程都還算是蠻完整的。即使因為電影篇幅有限,只能從人物幾十年的生命歷程里擷取片段,這些片段也並不顯得過於碎片化。

他張揚的天分,和家人、愛人、隊友之間複雜的感情,因為性取向感到痛苦的身份認同……片子都有細微之處可以做出照應,這些東西也構成了他整個人生的愛恨和起落。作為普通觀眾,其實完全可以從中看到一個音樂天才的自我、孤獨、迷失和傳奇。

有很多相當動人的情節,比如還籍籍無名的樂隊成員們在砸鍋賣鐵租來的錄音室里自由地做著大膽跳躍的音樂,比如弗雷迪向女友瑪麗求婚,比如樂隊成員們砸碎要求他們向市場妥協的製作人的窗戶。

再比如,弗雷迪在Live Aid 之前的排練舞台上向成員們宣布他得了愛滋,但依然狂放地嚴辭拒絕安慰和同情。

這個人物能夠立起來,跟飾演者拉米·馬雷克的精彩表演也是分不開的,他對人物原型台風的還原程度非常之高。找了兩張相似度很高的對比圖。

(上圖為《波西米亞狂想曲》劇照,下圖為佛萊迪·摩克瑞現場表演圖片)

這位音樂史上天才巨星的獨特氣質,那種強悍的自我和感染力被展現得很淋漓盡致。末尾處對於大名鼎鼎的Live Aid的復刻就不必說了,這個片段擁有即使不愛這部電影的人也能夠感受到的巨大衝擊力。

就算是籍籍無名之時的第一次登台表演,在狹小的、一開始並不被認可的酒吧舞台,也擁有一進入表演狀態就無法被掩蓋的獨特光芒。

拉米·馬克雷憑借這個表演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一個明星的誕生》則男女主雙提,但個人覺得,如果拉在一起比較,後者的表演只能算中規中矩的合格演出。不過,在話題度上,Lady Gaga的入圍,也許會是更多人關注的點。但比起最佳女主角,她也許在最佳原創歌曲這一項上更有衝擊力。

以上的比較建立在兩者同為音樂電影的基礎上,但其實它們還是有比較大差別的,畢竟一個是人物傳記片,一個是虛構類劇情片。

至於這兩部片子最終能在奧斯卡上斬獲什麼,現在也只能是大概的預測。盡管今年是公認的奧斯卡小年,但在例如最佳影片這樣的獎項上,還是有像《羅馬》和《綠皮書》這樣目前看來獲獎概率更大的作品。比起這個,這兩部片子也許在它們的長項,音響音效原創歌曲上更容易有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