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H48姐妹團解散,風口上的偶像產業迎來「重男輕女」的巨變

作者:梁嘉烈

《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的出現,開啟了偶像元年,也讓國內的偶像產業,開始加速變革。曾經在偶像市場叱吒風雲的玩家,也被卷入了這場變革的漩渦中。

第五屆SNH48金曲大賞上,SNH48背後的公司絲芭傳媒宣布戰略大重組,將正式解散SHY48 TEAM SIII、SHY48 TEAM HIII、CKG48 TEAM C、CKG48 TEAM K、SNH48 TEAM FT五支隊伍。此外,絲芭傳媒也公布了將赴海外訓練的成員名單。

五支隊伍的現有成員,將部分移籍SNH48 GROUP其餘隊伍,剩下的則將進入絲芭傳媒新成立的IDOLS FT女團,此後將主要通過口袋48等自有管道,及第三方合作的互聯網互動平台與粉絲朋友們互動,說直白了就是去做主播。

偶像變主播的操作,讓不少粉絲在網路上為小偶像鳴不平,怒懟絲芭傳媒,並斥責絲芭傳媒旗下「軟飯團」D7少年團。但對絲芭傳媒而言,此次的戰略重組整體來看「利大於弊」,通過縮減規模、集中資源,絲芭傳媒進一步平衡了北上廣三地的隊伍實力,也為絲芭傳媒的多元化造星戰略做足了準備。畢竟對當下的絲芭傳媒來說,SNH48仍是公司最為核心的收入來源,SNH48不倒,絲芭傳媒才有機會在新偶像市場占據一席之地。

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改變了造星的方式和管道,也加快了偶像產出的周期,對絲芭傳媒而言,其主打的「線下」模式已經有點跟不上時代了。火箭少女的出現,衝擊著SNH48原有的市場,NINE PERCENT 的成功,讓絲芭傳媒打造男團的欲望更加迫切。

選派練習生赴海外訓練、將D7少年團推上《以團之名》,都是絲芭傳媒在多元化造星上做出的突破。不過,被絲芭傳媒寄予了厚望的D7少年團,想要出圈並沒有那麼容易。2019年,《以團之名》《青春有你》《創造營2019》三檔男團選秀節目狹路相逢,市場競爭壓力和2018年已經不能同日而語了。

從小偶像淪為主播

絲芭傳媒「線下」玩法受衝擊

絲芭傳媒旗下SNH48的經營模式脫胎於日本的AKB48,起初絲芭傳媒是與日本的AKS公司共同進行經營的,但最終二者分道揚鑣。不過,即便絲芭傳媒獨立了出來,卻依然沒有改變AKB48這種面對面,以劇場演出、握手會、交流會為主的偶像經營模式。AKB48屹立十餘年不倒,似乎已經成為了日本娛樂圈的一個傳奇,但十多年來,AKB48推出最成功的偶像也就僅有前田敦子和大島優子。

絲芭傳媒旗下塞納河的處境也如出一轍,七年來,塞納河真正出圈的不過鞠婧禕一人。「四千年美少女」鞠婧禕近一兩年來接連通過《熱血長安》《遊泳先生》《蕓汐傳》等劇集以及綜藝《國風美少年》增加曝光度,但是人氣和話題度相比當紅小花卻依舊乏力。即便如此,SNH48里想要再出一個鞠婧禕,也是難上加難。

此次,絲芭傳媒解散的SHY48 TEAM SIII、SHY48 TEAM HIII、CKG48 TEAM C、CKG48 TEAM K、SNH48 TEAM FT五支隊伍里有百名小偶像,其中雖然有如楊惠婷、張昕等擁有較高人氣的成員,但90%左右其實仍是邊緣人物。解散的五支隊伍中,四支隊伍是瀋陽與重慶的分團,這兩個地區現在的劇場公演上座率已經持續低迷,被解散也是意料之中。

此次解散瀋陽、重慶的分團,絲芭傳媒是要集中精力發展北上廣地區,將原來瀋陽、重慶分隊中的中堅力量或者是潛力人員如趙佳蕊、韓家樂等加入到SNH48 GROUP在北上廣的其餘隊伍,其實也是對北上廣隊伍實力的一次補充和平衡。

金曲大賞上,絲芭傳媒宣布成立IDOLS FT女團,吸納部分被調整成員,以口袋48及第三方互聯網平台等線上管道做到「完全基於互聯網的偶像養成經營模式」,說直白了除了進入到北上廣分隊的成員外,五支隊伍中其餘成員都淪為了主播,基本上已經被絲芭傳媒淘汰了。

絲芭傳媒重組的核心不難理解,那就是縮減規模、集中資源。但是在這背後,絲芭傳媒或許也有更深的用意,對主打「線下」模式的絲芭來說,北上廣地區的線下劇場演出收入仍是核心收入來源,只有穩住「線下」,絲芭傳媒才能在當下的偶像市場有更多作為。

偶像市場加速刷新,絲芭傳媒只走「線下」模式已經行不通了。SNH48的面對面偶像養成模式,一直都以線下為核心,線上為輔助,但是線下傳播的局限性還是太大了,小偶像通過頻繁公演增加曝光度和粉絲黏度,或許仍敵不過火箭少女在微博的一次熱搜。此外,這種模式推出偶像的速度也太慢了,七年誕生一個鞠婧禕,現在的絲芭傳媒已經等不起了。

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紅遍大江南北,互聯網養成偶像在短時間內迸發的聲量無疑是對絲芭傳媒的一記重擊。《2018今日頭條娛樂白皮書》顯示,2018年,五位頭部藝人占據了新生代藝人熱度總量近一半,除朱一龍之外,其餘四位蔡徐坤、陳立農、楊超越、吳宣儀都誕生於偶像養成節目。

互聯網造星,縮短了偶像產出的時間,偶像更迭速度加快後,塞納河的「線下」模式似乎已經跟不上時代了。所以,除了重組之外,絲芭傳媒也在不斷公布新的布局,如成立全新的7人小組合,選送部分16-18歲年齡段的新生代成員往海外接受為期二年的才藝培訓,金曲大賞上,高崇、李佳恩、王秋茹、徐佳音、周睿林五位成員就被選為海外練習生。對此,絲芭傳媒稱是為了「做到偶像養成和造星模式多樣化和國際化」。

至於此次重組中被降格的小偶像,她們雖然夢碎,但在宣布解散後仍在舞台上鞠躬致謝,但是可能這個致謝,是送給一路走來陪伴自己的粉絲,而並非絲芭傳媒,畢竟粉絲一直都在辛辛苦苦花錢送小偶像出圈。在《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的遊戲規則里,偶像出道全靠粉絲砸錢,但在塞納河的遊戲規則里,卻並沒有這一條。

女團賺錢男團花

誰讓資本更青睞男團

SHY48 TEAM SIII、SHY48 TEAM HIII、CKG48 TEAM C、CKG48 TEAM K、SNH48 TEAM FT五支隊伍的解散,也將絲芭傳媒旗下的男團D7少年團推上了風口浪尖。因為這支男團在絲芭傳媒女團粉絲的眼中,一直都是軟飯團。

優酷的《以團之名》上,D7少年團在回答關於「沒有實力、沒有顏值、還占據公司資源」的質疑時回應:「因為他們沒有見過我們,也沒有看到過我們,然後也不知道我們姓名是誰,就開始質疑我們。」

但是,這在女團粉絲的眼中無疑就是賣慘。在知乎上,絲芭傳媒女團粉絲整理了女團成員的悲慘經歷,如開拓初期街上發傳單、東北零下三十多度穿短裙跳舞、薪水僅有三四千且沒有五險一金、住廢舊工廠改造的郊區宿舍、邊緣成員發不起薪水、想要得到專業的訓練必須自費學習舞蹈和唱歌、粉絲集資四十萬卻拍出PPTMV等。

對比之下,男團D7少年團的待遇顯然要比女團好很多。住在上海市中心、有專業的訓練老師帶、搭配了營養師、上海梅奔出道、出道不久便與陳學冬搭戲等,這些待遇,在女團粉絲的眼中無疑都太奢侈了。有女團粉絲就表達了自己討厭D7少年團的原因:「這些人,蹭著女團的熱度、花著女團賺的錢,帶著女團的名頭,上了女團做夢都上不了的選秀節目,在舞台上偶像親自diss給自己白白送錢的女團粉絲們。」

對粉絲而言,即便小偶像們為夢想嘔心瀝血,但最終面對的卻是被解散的命運,自然不公。其實,絲芭傳媒對男團資源的傾斜,並不難理解,當下男團在市場上確實比女團更吃香。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開啟了「偶像元年」,同時推出了NINIE PERCENT和火箭少女。2019年,偶像選秀綜藝高燒不退,但女團卻在逐漸淡出大眾視野,三大視頻網站的偶像選秀綜藝《以團之名》《青春有你》《創造101》清一色都是男團的舞台。

優愛騰不做女團,不是因為國內缺乏女團練習生。2018年,《創造101》給出了一組數據,舞台上的101位練習生是從457家公司以及院校的13778名練習生中選拔出來的,由此不難看出中國女團規模的龐大。2019年,優愛騰之所以「重男輕女」,是因為男團在資本市場確實更受青睞。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此前曾在《周杰倫尚雯婕公司藝人參賽《偶像練習生2》,男版《創造101》能否「逆風翻盤」? 》一文中詳細論述了2018年1-10月份火箭少女和NINIE PERCENT的成績,點擊回顧。在商業代言上,男團成績可以稱是吊打女團,而從商業價值來看,據艾漫數據顯示,NINIE PERCENT組合中蔡徐坤、范丞丞、陳立農三人挺進了2018年前三季度藝人商業價值前50榜單,而火箭少女未有一人上榜。

男團之所以受歡迎,商業價值更高,主要是因男團的主力粉絲為女性群體,女性的購買力更強,在消費習慣上也更衝動、更感性。誠然,當下女團的主力粉絲也是女性群體,但是,自然還是「小奶狗」更能刺激女性消費欲望,帶動男團的粉絲經濟。

現在,整個市場都想培養出下一個蔡徐坤,絲芭傳媒將資源向男團傾斜也無可厚非,其實,絲芭傳媒培養男團的野心也不是一日兩日了。早在2017年,絲芭傳媒便公布「青春進化系男團」全球招募計劃,提出將投入數億元人民幣打造精品男團。男團,對當下的絲芭傳媒來說,是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布局。

解散重組、男女團齊頭並進

會是絲芭傳媒的靈藥嗎?

回顧絲芭傳媒旗下SNH48組合以及塞納河出圈第一人鞠婧禕近幾年在螢幕上的曝光度,其實並不低,但是塞納河的出圈之路,卻依舊沒有打開。塞納河每年的「金曲大賞」和「總選」這兩大盛典,至今仍只是一場圈內自嗨。

對絲芭傳媒而言,當下最為核心的問題,其實還是出圈,當受眾群體逐漸固化,絲芭傳媒急需突破線下的瓶頸,而並非圈地自萌。從商業模式來看,雖然絲芭傳媒5年來僅靠粉絲總選集資便收入近3億元,但在偶像產業風雲變幻的當下,絲芭傳媒不能僅僅依靠粉絲供養,而是要做到圈外的商業價值突破。

如何出圈,對絲芭傳媒而言便成了一個問題。塞納河的戰艦過於龐大,僅選送一兩名成員去參加《創造101》這種偶像選秀節目,對絲芭傳媒的助力效果並不顯著,但是想要如同AKB48一般,在韓國的《PRODUCE 48》中占據一半的席位,對絲芭傳媒而言也不現實。《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火爆後,入局偶像產業的公司越來越多,這塊蛋糕現在分而食之尚且不夠,又如何會為絲芭傳媒讓路。

所以,絲芭傳媒當下才選擇了陸續推出小體量的團體組合,並選送優質成員赴海外訓練。對絲芭傳媒而言,只有這些小體量團體通過大型選秀綜藝曝光並吸引到「村外」的粉絲,並進一步得到資本市場認可,才能真正為絲芭傳媒背書,讓其在當下的偶像市場擁有更高的話語權。所以,絲芭傳媒將D7少年團推向了《以團之名》,因為得到了專業的訓練,組合成員表現尚可,熱亞提留下了袖標,其餘成員全部都拿到了四顆星的評級。

不過,今年男團選秀市場顯然比2018年更加激烈,《以團之名》播出後,《青春有你》接連上線,騰訊的《創造營2019》也即將播出。論導師團體,《青春有你》是張藝興+蔡依林+李榮浩,《創造營2019》是迪麗熱巴+張傑+吳青峰,導師陣容流量熱度顯然都強過《以團之名》中任家萱+袁婭維+王霏霏的組合,後續《以團之名》能否保持熱度令人擔憂。

假設D7少年團的部分成員可以通過《以團之名》出道,面臨的壓力也不小。2018年《偶像練習生》成功後,出道的僅NINE PERCENT、樂華七子、ONER幾個男團人氣較高,但今年三檔節目誕生的男團數量絕對空前,D7少年團即便成功通過節目出道,想要分羹也並不容易。而從組合經營上來說,經歷了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之後,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在偶像經營上已經積攢了經驗優勢,優酷對團體的經營能力還有待考證。

假設D7少年團最終不能出道,像坤音娛樂的ONER一樣自行發展也未嘗不可,但問題在於,如果絲芭傳媒後續的資源和經營跟不上,D7少年團也很難有一搏之力。絲芭傳媒向來都被粉絲稱為草台班子,當然,TFBOYS背後的時代峰峻也有同樣的稱號。但是同樣是復制日本的偶像打造模式,如今TFBOYS隨便一個成員商業價值或許都可以匹敵整個SNH48,不是沒有原因的。

TFBOYS的成功,主要還是因為時代峰峻一開始的定位就是螢幕曝光路線,且抓住了互聯網行銷的風口。此外,時代峰峻對TFBOYS的管理一直是精英培養模式,和絲芭傳媒一樣,時代峻峰手中的資源同樣有限,故而在TFBOYS成年之際,為了成員更長遠的發展,時代峰峻將部分經紀約外簽,王俊凱簽約了李冰冰工作室和The H Collective公司、王源則簽約了范冰冰工作室。但是縱觀絲芭傳媒,對塞納河一直是粗放式經營,且相對於TFBOYS,絲芭傳媒在SHN48身上投入的精力顯然不值一提。

絲芭傳媒雖然也成立了小體量女團,且往海外派送了練習生,但目前海外訓練生學成歸來尚需時日,2020年,三大視頻網站如果將重心傾斜在女團身上,絲芭傳媒勢必也會將女團送上節目,但2019年的看點還是在男團身上。雖然女團粉絲們迫切希望D7少年團「糊到地心」,但D7少年團的成敗,對絲芭傳媒來說確實是至關重要的,這不僅關係著D7少年團的未來,也是絲芭傳媒轉型成果的一次驗收。

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火爆之後,節目背後的玩家麥銳娛樂、AIF、坤音娛樂都宣布了融資消息,資本的嗅覺,向來是最靈敏的。早在2017年便完成了數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的絲芭傳媒,至今尚未傳出新一輪的融資消息,在新造星模式的衝擊下,絲芭傳媒的「線下」模式對資本來說想像空間已經不夠大了,想要在當下的偶像市場立足,絲芭傳媒顯然需要講出更好的故事。

原創文章,轉載請標註來源和作者,違者必究!

ID2:CourserLee